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齐欢 第三百八十七章 假慈悲

作者:云霓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4-01 12:28:09

慧净大师在此之前,就做过几次法事,前来参加的不止是附近寺庙的僧人,还有许多在家的居士、信徒,众人一同礼佛、祈福,规模和阵势可比拟法会。

僧人诵经的声音响彻整个寺庙。

慧净大师亲自打表升疏、施焰火、又向居士和信徒施了斋饭,然后端坐在众人面前开始礼佛许愿。

之前常州发生疫症,慧净大师就是如此为百姓们祈福,法事进行了两天两夜,结束时慧净大师体力不支差点就晕厥在地,也就是那时候,百姓们对慧净大师更多了崇敬。

今日慧净也做好了准备,他会不间断地礼佛,不论发生任何事都不去理会,因为所有的僧人、居士和信徒都在看着他,今天来的人仿佛格外的多,道场外围着的都是百姓,他要让他们观瞻高僧的凤仪。

每当这时候,慧净心中都会觉得格外的踏实,世人需要宣泄痛苦,而他会给他们最好的指引,现在就让他来指引众生,众生自然也会站在他这边。

慧净想到这里,继续低头礼佛,却瞥见门口站着的僧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有话要与他说。

慧净没有理会,大事已经安排妥当,徐清欢和韩勋会被前朝遗民围住,薛沉和安义侯知晓消息之后,也会赶去那里处置闫家事。

闫老太爷在逼问之下,将众人目光引向顺阳郡王,皇室宗亲出了差错,即便是薛沉也无法向朝廷交代,接下来他们自然要去寻顺阳郡王。

常州去往京城的驿站中,顺阳郡王一家人的尸身就在那里等着他们。

这样一桩大案,不止死了皇室中人,还引出当年先皇剿杀前朝遗民之事,谁还会有精力来在意他这样一个出家人。

即便徐清欢对他有所怀疑,也是有心无力。

慧净大师垂下眼睛,慢慢晃动着手中的法器,清脆的铃声仿佛将所有人的心思都引入了这场庄严的佛事。

“慧净大师。”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响起来。

法会上难免会有信徒突然激动口不择言,也会有不信佛法的人前来质疑,不过高僧的做法通常都是安静地对待和劝说。

可是这个声音十分熟悉,慧净大师差点就要抬起眼睛,不过多年参详佛法,还是让他的定力比寻常人都要更强些,他依旧没有动。

“大师曾告诉我,当放下一切烦恼时,就能够脱离苦海,心中尚存希望,那就能看到朝阳,我是来感谢大师的,这世间果然有朝阳。”

僧人依旧唱念着佛经,居士和信徒更加的虔诚,他们向那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个青年站在那里。

青年身材高大壮硕,整个人风尘仆仆,显然赶了不少的路,他脸上还有汗水,扬起的嘴角上漾着抹明朗的笑容,他就像世上大多数的年轻人,心怀希望,努力为将来而奔波,只要足够努力就能有所收获,世间对大部分人都是心存善意的。

这个青年也比任何人都要更努力一些,所求也很简单,不需要高官厚禄,不需要富贵荣华,只要踏踏实实和喜欢的人有个家。

青年抬起手臂来擦下颌上的汗珠,却将衣袖上那片暗红色的血迹擦了上去,多了那抹殷红之后,他黝黑的脸看起来不再单纯而赤诚,而是让他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血。”有人惊呼了一声。

然后就有更多人将目光都投向那青年。

崔颢低声道:“大师还记得我是谁吧?在去北疆的路上幸得大师救助,让我才能一路走到燕山卫,大师说的话我一直都记得,也就是因为这话,才让我从战场上熬过来。

大师说过世间一切都是公平的,凡事皆有因果,我从燕山卫回来寻找我的身世,也确然找到了线索,可惜……我的生父不肯认我,大师您告诉我,父母让我来到这世上已是恩赐,我不该对他们过多苛求,我觉得大师说的很有道理。

于是我回到了燕山卫。

世人对我以善意,我必以善意报之,可如果他们有恶意呢?大师告诉我该怎么办?”

崔颢的话说到这里,只听到有人笑了一声。

笑声中带着几分轻蔑。

慧净大师微微一动想要去寻那笑声,他抬起眼睛目光所及处却都是僧人和居士,他们虔诚地低着头,看不到他们的面容。

崔颢接着道:“大师说,这世上本就分善恶分黑白,我们必须心存善念,相信光明最终战胜黑暗,而佛陀也会为我们带来庇护,让我们不至于被黑暗侵蚀,免遭劫难。”

“慧净大师,”崔颢忽然道,“昨日我来寻您,问您这世上的黑暗太多,快要将我吞没了,唯一真心待我的人,若是也被恶所害我该怎么办?

大师跟我说,那就挥开那些黑暗,战胜他们也是我们该做的。”

崔颢说完这些伸出手来:“大师,你看我做的对吗?佛陀会庇护我的对吧?”

崔颢手中满是鲜血。

崔颢说完话,道场上的气氛为之一变,仿佛许多人受了鼓舞,有些僧人不自觉地唱诵佛经的声音更大起来。

“会庇护你的,会的。”那个声音又响起,不过很快被淹没在僧人的唱诵之中。

慧净大师皱起眉头,感觉到气氛有些异样,这崔颢应该是杀了顺阳郡王一家,可他不想着立即脱逃为何会找到这里?而且那人群中那尖利的声音又是谁的。

“慧净大师,”崔颢道,“现在我来找你了,我全都照你说的去做了,那么,我的朝阳在哪里?”

“在了,在了,很快就来了。”那个人又在说话了。

这次慧净看了清楚,就在那些居士之中,有一个女子,那女子是香翠。

香翠的神情狂热和癫狂,她想要起身却被一个人牢牢地攥住了手腕,攥住她的人是一个僧人。

不对。

慧净现在感觉到这场法事非同寻常,人群中好像有几个他不熟悉的脸孔,慧净心中忽然忐忑起来,他突然感觉,掌控这场法事的人不是他。

“可我觉得不对,”崔颢扬起脸,“我要的不是这个,我要的朝阳不是夺人性命,满手鲜血,我是被人所害,可我并不想去害人。”

说完这些,崔颢向后看去,两个人影缓缓走过来。

走在前面的少女,脸上挂着一抹笑容,见到崔颢立即冲过来紧紧地攥住了他的手。

崔颢的脸庞仿佛被光照亮了,所有的阴霾在这一刻全都消失殆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