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齐欢 第五百八十三章 互相依靠

作者:云霓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4-01 13:32:52

徐清欢接过宋成暄手中的书,仔细地翻看着。

这书是私印的刻本,上面注解的内容很多,到了书末留了两枚印,一枚是文溪先生印,另一枚是自在斋。

宋成暄方才看的就是这两枚私章。

文溪先生印不用说了,这自在斋……

徐清欢看向宋成暄:“这是王爷的藏书印吗?”

宋成暄的目光如同深井中的水,深蕴而内敛:“父亲和文溪先生私下里藏书,我只是见过其中的几册,其余的父亲都不曾留在王府之中,但是我知道父亲有这枚藏书印。

我寻找书册时,能确定那人是文溪先生,也是因为这自在斋的印。”

宋成暄面前还有只小盒子,他缓缓地将盒子打开,里面装着一本巴掌大的小册子,书册外皮用小块锦缎包裹,只是那锦缎上浸染了暗红色的污迹。

虽然那血迹十分陈旧,可依旧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宋成暄轻轻拨开书页,上面许多字迹因为鲜血的浸染,已经模糊不清。

“这是我开蒙时,自己私下里做的册子,当年家中出事,这本册子正好被我带在身上。

当年我被宋家长房救出王府,宋大老爷怕我带着这书册会有危险,替我保管起来,之后宋家长房被害死,宋老太太带人处置宋大老爷身后事,找到这本书册还给了我。”

宋成暄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这书册仿佛将他带回那个晚上。

他的语气淡然,心窝里却似有一团火烧起来,刚刚死里逃生的那几年,他不敢去回想,只要脑海中浮现出那一幕幕,身上的衣衫瞬间就会被汗水湿透。

那种感觉让他脊背不由地绷紧,即便他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心中感受的那份痛楚却一如从前。

宋成暄思量到这里,感觉肩头一软,身边的人靠了过来。

宋成暄低头看去,只见她依在肩膀上,正抬头望着他,目光中满是关切的神情,那柔软的手指轻轻地揉捻着他的手臂,想要给他些许的安慰。

宋成暄那仿佛被人紧紧捏在一起的胸口,慢慢地舒展开来,那团怒火也渐渐得以平息。

他的声音重新变得清澈:“在此之前,父亲见到我这本册子,特意拿走观看,还给我时,册底就多了这样一枚藏书印。”

宋成暄翻开最后一页给徐清欢看,上面的印已经模糊,不过仔细辨认还是能看到“自在”两字。

所以宋成暄说魏王爷有意请文溪先生做他的西席,将这书册给文溪先生看,也是想要先生起惜才之心。

魏王府没有出事的话,说不定文溪先生最终会答应下来,想找个如此聪慧的学生并不容易。

有这两枚印互相佐证,能够确定私下里与魏王爷一起整理藏书的人就是文溪先生。

宋成暄接着道:“我找到这些注解书仔细查看,自从魏王府出事之后,文溪先生就没有再注解新书,不过他的旧文册却一直都在刻印。”

徐清欢仔细地听着宋成暄的话,文溪先生没有新文册,也许是他换了名字,也许因为魏王的惨死心灰意冷隐居山中,不过最有可能的是文溪先生已经不在世。

宫中之人曾到过那院子送信,如果事情败露朝廷定然会前去那处院子查看,只有将所有线索抹掉,宋成暄才能安全。

更何况宋家长房离京之前已经发现危险,宋大老爷都怀有必死之心,那院子里的人自然也是如此。

为了能让魏王府留下血脉,那么多人付出了性命。

“我们会为他们洗清冤屈,”徐清欢道,“当年躲在暗处的人,这次也不能逃脱。”

魏王府的心思原本不在那张龙椅上,先皇的诬陷和谋害让宋成暄不得不手执利器,先皇父子最终要吞下自己种出的果。

宋成暄将手中的册子重新放回匣子中:“找到刻印文溪先生书册的人,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

十四年前发生的事,将要慢慢地被揭开。

……

一座坟冢前。

身体佝偻的老者将一炷香插在黄土之上,然后他用那布满了皱纹的手,将篮子里的贡品一一取出。

望着眼前的物什,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点燃了手中的冥纸。

“先生莫怪,”老者声音沙哑,“今天的贡品太简单了些。”

说到这里,老者不禁又摇头:“先生是不会在意这些事的。”

火光映着老者的脸颊,等到眼前的火燃烧殆尽,他这才颤颤巍巍地向那坟冢磕了三个头,

每次做完这些,他就会收拾东西慢慢离开这里,不过今天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缓缓地看了看四周。

这座荒山平日里就很少见到人,更何况在这样的冬天,打柴人也不会走这么远的路来到这里。

当年将先生安葬在此处,也是知晓先生喜欢清静。

老者叹了一口气:“先生,有些话我不敢与旁人说,也只好来到您这里……”

老者说完这话微微停顿,大风将树枝上最后的积雪带走,吹到他眼角上,留下了一片晶莹:“他又动手了,就像十四年前那样,您说我该怎么办?

当年您和王爷都阻拦不了,这次我又要去寻谁帮忙。”

老者说完这些紧紧地闭上了嘴,面前的香依旧燃着,他望着那被风吹散的袅袅青烟,仿佛想要从中得到答案。

可是很快他就放弃了,早已经逝去的人如何能再与他说话。

他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弯着腰提起了篮子,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

刚走了几步,老者发现一个青年带着护卫向这边行来,那护卫提着篮子,篮子里仿佛有香烛之物。

老者微微一笑,装作若无其事:“两位也来上香啊?刚下过雪山路不好走,你们仔细着些。”

青年目光内敛,眉宇中却仍旧流露出几分威势,老者不由地有些紧张。

青年走到老者不远处的荒坟前,停下了脚步。

老者心中更是一惊,他正想要快步离开,目光一扫却看到了那护卫的篮子里放着一本书册。

他虽然识字不多,但那书册他十分熟悉,因为那是文溪先生的书册,他曾亲手拿去刻印。

十四年了,他们找来了。

……

今天北京学习结束,返程路上不好掌控更新时间,今天就单更啦,明天一切恢复正常。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