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齐欢 第六百零六章 真相不怕看

作者:云霓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4-01 13:11:00

徐江知晓宋成暄是因为常州一战大获全胜,常州将士进京接受朝廷犒赏。

那些将士最后驻扎在西大营,朝廷赐宴,他们正好也见到那情形,听将士们说起常州战事的惊险,他们对那位年轻的宋将军十分尊崇、敬畏,宋将军来巡营时,他们远远地也看过一眼。

宋将军穿着一身甲胄,看起来十分英武,不过那时和现在不能相提并论,武将只有在对敌时才能看出真正的本事。

之前徐江不知宋成暄是什么样的人,现在他已经切实感觉到了这人的可怕,他这支队伍不是没有实力,否则他不会笃定会给亲军重创。

可现在,眨眼之间就被人拿下。

这一战他们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已经输了。

徐江心中涌出几分不甘,他怎能如此懦弱,他咬牙用尽全身所有力气,用那条没有受伤的手臂拿起地上的长剑冲着宋成暄挥舞而去。

“咣”地一声传来,徐江手中的长剑一分为二,寒芒砍断了他的剑并没有收势而是从他头顶直接落下。

徐江的头盔掉落下来,他耳边传来一阵“嗡鸣”之声,巨大的力气震荡到他的脑子里,眼前顿时一阵发黑,他感觉到卫娥上前搀扶他,却支持不住他的重量与他一起倒在地上。

宋成暄看了一眼徐江淡淡地道:“襄阳魏家满门忠义,当年不畏张家强权因而被陷害,族人拼死为魏氏留下血脉,若你一心为了复仇,不辨是非、被人利用,最终酿成大错,反倒辱没了先祖的名声。

如果他有意为你魏家伸冤,张玉慈已经被押入大牢,他可曾向朝廷提及当年张家为了排除异己陷害、冤枉朝廷忠良?”

徐江不禁一怔。

宋成暄接着道:“恐怕连你也忘记了伸冤,只想着他的安危,关键时刻助他谋反。

只因为他暗示你们向朝廷伸冤无用,只有他登上皇位,一切才会真的不同,所以他并非被迫反抗,都是早有准备。”

卫娥心中黯然,他们只知道王爷艰难,为了帮助那些被张家谋害之人脱离险境,一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

可现在想一想,王爷出现的时候危险已经过去,王爷招揽他们,只是任由他们仇恨滋生,就像慧净说的那样,告诉他们人世间有诸多不平,没有人能够帮他们,只有他们自己去抗争,他看过太多人萌生恨意,包括徐江在内,大家都在等着一个爆发的契机。

卫娥看着徐江:“方管事是不是早就透露消息给你,说朝廷准备要对王爷动手?”

徐江茫然地点了点头。

卫娥道:“成王离京谋反是假的,方管事吩咐人去杀成王。”

徐江听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卫娥道:“我说不清楚,但是有可能是王爷吩咐人抓了成王,嫁祸成王谋反,才会有今日京城之乱。”

卫娥话音刚落,就听副将禀告宋成暄:“成王爷找到了。”

徐江下意识地顺着宋成暄的目光看去,只见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的成王让人护着蹒跚走过来。

见到宋成暄成王老泪横流:“宋大人啊,本王没有逃离京城,更没有谋反之意,现在本王就要进宫,向皇上述清冤屈。”

徐江睁大了眼睛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徐江,”卫娥道,“方家已经知会的那些人,我们要去阻止他们……不能让他们糊里糊涂地送死。”

徐江看向卫娥,他觉得朝廷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开,他们聚在这里又与朝廷兵马有了争斗,已经形同谋反。

宋成暄看一眼身边副将,副将立即吩咐将士放开徐江那些人。

宋成暄带着成王离开,将徐江等人留在了原地。

“走吧,”卫娥搀扶徐江,“是真的假不了,你看看就会知晓。”这就是徐大小姐和宋大人敢于放走他们的原因。

亲眼看到的才是真的,真相从来不怕去看。

徐江等人快步离开,很快消失在街面上。

……

成王看到了宋成暄,忍不住伸手去拉扯宋成暄的手臂,方才回京的路上他坐在马背上腰背笔直,想着要维护皇亲国戚的脸面,进城之后看到京中的乱象,他不禁惊在那里,一切比他想的更加可怕。

成王不敢去想,如果自己就这样被人害死,背上这谋反的罪名会如何,就算死也不得安生。

“宋大人,一定要抓住那罪魁祸首,为大周除了那奸佞,”成王渴盼地看着宋成暄,“齐氏子弟不济,竟然会沦落至此。”

安王和魏王的案子,将整个齐氏都送上了死路。

他这个宗正卿太过失职。

宋成暄目光扫向徐江离开的方向:“徐江是襄阳魏家子弟,魏家被陷害谋反,他趁机笼络魏氏子孙,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果没有那些冤案也没有今日的祸端。”

成王连连点头,他也算尝到了被人诬陷的滋味儿,齐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要入宫面圣,除了请求皇上查明此案之外,还要将安王、魏王案彻底弄清楚,为那些被冤枉的官员正名。

宋成暄看向副将:“送成王入宫。”

副将应了一声。

宋成暄目光微敛:“我还要带兵出城,就不护送王爷了。”

成王忙道:“能不能解京中之危,都依仗将军了。”

他不是胡乱夸赞宋成暄,他一路走来,到处乱成一团,京卫的将军见到他也是神情茫然,如同无头苍蝇,完全失去了方向。只有宋成暄神情清明,带着这一队将士,行动迅速,一切仍旧井然有序。

见到宋成暄,他也才算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心中认定只有宋成暄才能平息此乱,这样的感觉仿佛很熟悉,曾几何时……先皇病重,朝廷乱成一团,他们都怕张家会夺权,然后迎回了魏王。

成王摇了摇头,看着宋成暄的背影怔愣,他怎么会将宋成暄比成魏王,他真是老糊涂了。

……

城外。

宗室的车马依旧在官路上奔驰。

“停……停下来……”

昭怀郡王身边的管事大喊:“歇一会儿,郡王爷的身子受不住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