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齐欢 第八十五章 不同

作者:云霓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4-01 12:39:37

安义侯和广平侯并肩向大牢里走去,走到门口时,与一个人擦肩而过,安义侯不禁皱起眉头,心中顿时生出几分警觉。

刑部今夜本来就请来了不少的官员,有人从大牢里来往也是正常。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让他不得不注意。

那人走路并不快,可是每一脚落地却都恰到好处,动作利落、干脆,离每个人的距离不远不近,让人轻易注意不到他的存在,他却能将所有人都看在眼里,随时保持警惕,又能掌控大局,这是多年才能养成的习惯,只有在战场上厮杀过的武将,才会有这样的本事。

安义侯转过头去看那人,那人穿着官靴,身姿笔直,站在那里不说话,让他显得格外冷漠。

似是发现了有人正在看他,他身影停顿了一瞬,但是很快就又向前走去。

“在看什么?”广平侯的声音传来。

安义侯摇摇头:“没事,我们进去吧!”

……

宋成暄走出大牢,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就像是早就料定他会出来,自然而然地在那里等着他,一切都显得那么顺理成章,没有半点的突兀。

好像两个人事先说好的一样。

几日不见,她的眼睛仿佛更加明亮了些,是因为破获了此案,心中欣喜吗?

“宋大人,这样算是结案了吧?不过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地方很奇怪。”

永夜已经牵马过来,如果他愿意的话,向前几步就能上马,立即消失在这些人面前。

宋成暄却只是牵住了永夜递过来的缰绳。

徐清欢看起来也不着急:“我觉得王允说了那么多,唯有两句话有用。”

宋成暄没有说话,转头看向她。

徐清欢道:“王允说,兴利除弊,废旧立新,这两个词不该是奸细说出来的,像是准备谋反的人口中的说辞。”

兴利除弊是对现在朝廷的不满。

废旧立新就是心中已经有了明主。

徐清欢接着道:“王允在朵甘思大牢里为了活下来做了那种肮脏的事,回到大周之后确实沉闷了许久,可突然有一天像是想开了般,将自己塑造成一个被百姓交口称赞的好官,他也从掌控人心和生杀大权上得到了回报。

如此看来,他像是被人点拨过,或者说有人让他找到了新的希望,所以即便是现在他也不认为自己有错。

不过本案看起来也就如此了。”

宋成暄透过徐清欢的眼睛读懂了她的意思,她留在这里,只是要向他说明对这桩案子最后的看法。

因为他们曾约定一同查案。

王允的案子到这里一切都告一段落,即便还有秘密王允也不会说出来,说与不说与王允没有任何的好处,其他的猜疑都没有证据。

宋成暄的目光微微凝固,就在王允说出“废旧立新”这几个字的时候,他想起当日王允对他还说过另外一番话:“因为有人引你前来,我劝宋大人仔细思量,你若如此对我,将来必有后悔之日。”

他这次在暗中盯着王允的言行,就是想要为此话找个出处。

不管王允是什么意思,都说明了一件事,有人对他做了一番了解,兴许已经知晓了他真正的身份。

处理完这桩案子,他已经回到东南去,在一切成熟之前,不宜再出面。

徐清欢已经说完该说的,转身登上了马车。

徐家马车静静地向前驰去。

宋成暄在原处站了一会儿,也翻身上马,消失在夜幕之中。

……

刑部大牢里,广平侯走了进去。

“侯爷不该来,”广平侯夫人声音嘶哑,语气却十分坚定,“妾身已经向侯爷道过别了。”

“可我还没有准备好。”广平侯声音发颤。

大牢里一阵安静。

方才看到她时,他惊在那里,就像明明知道她是奸细,却还不敢去询问她的死状。他的身份教他该愤怒、愤恨这个女人,他的感情却让他心疼、难过。

夫妻之间温柔以待,相敬如宾的情形浮现在他脑海中,他无法忘记这些。

“我来帮你上些药吧。”

广平侯手指冰凉,手心里满是汗水。

“侯爷这是何必呢,”广平侯夫人道,“这些都是没有用处的。”

“对我来说,有用。”他坚持拿着灯上前。

她坐在一堆稻草上,他需要蹲下来才能看清她的模样,在这样阴暗而逼仄的大牢里,他无需记得自己还是大周的侯爷,于是他一条腿跪下来,以便与她再近一些。

“害怕吗?”广平侯轻轻地道。

她方才在众人面前仰着头,大周的刑部大牢,身边都是她的敌人,可她毫无畏惧,仿佛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将她打倒,她将自己弄成这个模样,再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到她。

可他知道她害怕,她也会因为扭了脚疼痛,也会在夜深的时候,被树影吓一跳。

这样带着满身伤痛,蜷缩在大牢里,任虫鼠在身上跑过,等待着朝廷的判罚,陌生官员的审问,不知何时就会被推在阳光下行刑,她怎么能不怕呢?

“我陪着你。”广平侯伸出手将她搂在怀中,她已经没有了一头柔顺的长发,身上也没有了那淡淡的清香,可就是在此时,他才发现那些美好根本不及她的一颗心。

若你知道一个人如何深爱你,便会恐慌失去她,因为从此之后无论去哪,再也没有这样一颗心相随。

她的眼泪落在他胸口上:“侯爷,你不该来。”

“我时日无多了,”广平侯道,“有生之年不能看着你如此,我会求朝廷让我将你带回西北。

假以时日,同穴而眠。”

“我不怕了,”广平侯夫人微笑,“我只想在你怀里睡一觉。”

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忽然梦见第一次见到广平侯的那一刻,远远的看着他骑马而来,那时满心的恨意。

如今回想起来,是如此的英武。

假以时日,同穴而眠。

够了。

……

崔氏的遭遇让整个广平侯府都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之中。

赵慕微紧紧地抱着清欢哭得厉害,赵二爷一直沉默,他不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到底是对还是错。

清欢轻轻地拍着赵慕微的后背:“我们先将屋子收拾好,万一夫人能够回来,也能住的舒坦些。”

赵慕微点点头。

崔氏受了重伤,没有治好的希望,父亲为广平侯奔忙,希望朝廷网开一面,让崔氏最后的日子能在广平侯身边度过。

“二爷,宋大人来了。”

赵二爷立即抬起头:“快将人请去书房。”边说边迎了出去。

赵慕微看向徐清欢:“二哥想要向宋大人打听大哥的事。”

广平侯世子爷在西北就遭人毒手,可惜尸身已经很难辨认,广平侯府想要弄清楚,必然要找到知情人。

赵慕微急于知道消息,拉着清欢等在书房门口,隐隐约约看到赵二爷向宋成暄行礼,不多一会儿,赵二爷拿出一张舆图,红着眼睛道:“哥哥曾向宋大人提及,如果朵甘思攻打大周,我们要如何应战,现在我就拿着舆图去找父亲,兵部正为此事发愁,我若是将哥哥的主意说出来,也许能借此为父亲、母亲求个恩赦。”

听到这些话,徐清欢不禁惊讶地看向书房里的宋成暄,西北叛逃的将领是宋成暄带兵抓的,想必他对西北的形势也有所了解。

这应战的法子真的是广平侯世子爷所想?

今生的奸人和她前世所知的奸人,好像不太一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