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齐欢 第九十六章 别想逃

作者:云霓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4-01 11:57:12

听到孙二太太喊叫的声,下人们立即涌到屋子里。

只见孙二太太瞪圆了眼睛,紧紧地盯着窗外,这样的神情让人看到身上的汗毛也不禁竖立。

“二太太您怎么了?”丫鬟上前轻声询问。

孙二太太半晌才回过神,用手指过去:“有人,刚才那里有人。”

众人回头,只见树影憧憧,哪有什么人影。

管事妈妈也上前道:“二太太您是不是眼花了,风一吹,那树枝摇摆起来是挺骇人的。”

孙二太太吞咽一口,摸了摸脖颈上的平安符,那符箓贴着她的胸口,暖暖的仿佛能将她周身的寒气驱散,她深吸了几口气才稳住心神:“让人在院子里搜一搜。”

只有这样她才能心安。

很快护院来禀告,并不见有什么人影。

在灵堂上守夜的孙润安听到消息立即赶过来,身上的孝服尤其的刺眼:“母亲怎么样了?”

孙二太太皱起眉头,挥挥手道:“没事了,可能看花了眼,你下去吧,不要让你父亲孤零零地在那里。”

孙润安应了一声,想要端热茶给孙二太太,还是被孙二太太拒绝:“自有下人侍奉我。”

孙润安这才退了下去。

管事妈妈道:“太太放心,这里里外外都安排了人手,若是有人敢闯进门,定然会被发现。”

这话听起来虽然没错。

可孙二太太深知,一切没那么简单。

孙二太太道:“我们进京一路都小心翼翼,可老爷还是出了事,不管是在湖广,还是京城,衙门对此案都束手无策,”说着她看向管事妈妈,“你说会不会那不是人,而是冤魂,他方才就在那里,没有进门是因为我身上戴了护身符,他进不了我的身。”

管事妈妈轻轻地拍抚着孙二太太的后背:“夫人吉人自有天相……那凶徒应该很快就会被抓到,您再歇一歇,奴婢就守在这里。”

孙二太太听了这话点点头,可她却再也睡不着了,要么就是觉得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盯着她,要么恍惚看到了老爷站在她面前,老爷嘴里满是鲜血,他仿佛想要说什么,嘴唇开合间半截舌头从嘴里掉出来,落在地上。

老爷阴森地笑着,仿佛变成了索命的厉鬼。

孙二太太紧紧地攥着护身符,嘴中念着经文,只希望黑夜快快过去,希望明日衙门里会有好消息。

……

“打些水吧,我想洗个澡。”

天刚刚亮,清欢从床上起身,这一晚上她都没有睡好,也许洗个澡就能精神起来。

将身体没入水中,清欢想到昨晚宋成暄说的那番话。

果然是个难缠的奸人,总是懂得在关键时刻,扰乱别人的思绪。

孙二老爷的案子就如她所说,凶徒像是在故意对孙家进行惩罚和报复,这让她联想到曹家案。

曹如婉被杀,凶徒也是用的这样的手段,从曹家当年的秘密下手,惩罚曹家的作为。

广平侯府夫人案子也是如此,凶手从她的奸细身份入手,对整个广平侯府进行惩罚,如果说这是背后操纵这一切之人的惯性思维。

那么最先被针对的安义侯府做错了什么事?

她试探着问父亲,父亲只承认有心结,却绝口不提原因,她猜测真相定然事关重大。

父亲不肯说,她只能试探着去推测。

父亲消极的态度仿佛是从魏王谋反案开始,父亲的心结是否与魏王有关?

自从她懂事之后,只有一次在庄子上听家人提过“魏王”,不过很快就被祖母严厉喝止,但是懵懂之间,她也知道父亲和魏王有些交情。

前世她陷入京城之时,也总会有人在朝堂上不时地提及父亲镇压魏王谋反的忠义之举,她虽然感觉到其中的暗流涌动,但那时候她要应对的事太多,加上身体每况愈下,已经没有太多精神过问这些。

可即便如此,她也知道魏王对于安义侯府来说十分重要。

顺着这条线想下去,她愈发觉得她的猜测没有错。

孙家是张家的连襟,当年魏王谋反案时,因举报有功,孙二老爷被授了校尉,孙家才有了跻身名门的资格。

广平侯虽然长居西北,当年平叛他也曾出兵,本就深受先皇信任。

至于曹家和凤翔案,也并非与魏王无关,魏王被请出山,本就是因赵冲作乱,先皇病重无暇顾及此事,需要魏王稳定大局。

这几桩案子都有十三四岁的少年卷入其中,魏王谋反案有恰好发生在十三年前,幕后之人是否在向他们传达什么讯息。

表面上看来,一切仿佛真的与魏王有关。

而他们这些曾与魏王叛乱有关的人,都一个个都被迫卷入案子之中。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宋成暄。

不要说宋家远在东南,十几年前的宋家也并非什么大族,即便是如今的宋成暄,也刚刚在东南有些名气,好像没有什么过错。

可宋成暄却因此案来到凤翔,又与他们一同进京,她本以为抓到王允之后,宋成暄就会像前世一样离开京城。

她却没想到宋成暄又会着手调查孙二老爷的案子。

她查案,除了要保护安义侯府之外,还想要弄清前世不曾知晓的真相。

宋成暄查案又是为了什么?如今的他才刚刚在东南崭露头角,此时理应悄悄回到东南,在所有人还没有察觉之前壮大自己,却为何抓住一桩案子不放。

除非,这些案子与他自身的安危和利益息息相关。

早在归京的路上,王允就试图将案子推在宋成暄身上,所以宋成暄感觉到了危机,一心要揭开王允的真面目。

那么现在的孙二老爷案子,又透漏除了什么线索,让宋成暄在意,一定要亲自追查此案。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

杀孙二老爷的人,仿佛在透露此案与魏王有关。

宋成暄在意的是不是这样一个线索。

所以她才会询问宋成暄:“觉不觉得这是魏王的人做的。”

没想到这个男人给了她一个没有料想到的答案。

是故意扰乱她的思绪。

还是在说实话。

她越来越看不明白,这奸人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又在算计些什么。

“大小姐。”

正当徐清欢起身穿衣服时,凤雏进来道:“那位孙二太太来了,说是来感谢我们昨日抓到了两个小贼。”

徐清欢点点头,感谢对于孙二太太来说只是个借口,其实……孙二太太八成是来探听消息的。

孙二太太想要知晓什么消息呢?

徐清欢道:“跟夫人说一声,我这就过去。”

……

孙二太太心神不宁地坐在椅子上喝茶。

孙家接二连三的出事,先是大伯的幼子,出去骑马时摔断了腿,然后就是大伯长子去见外室的时候遇见贼人,被人刺穿了胸膛,随行的管事也受了重伤,案子发生在夜里,管事甚至都没看到那凶徒的面容。

孙二太太吞咽一口,他们孙家在湖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老爷又是朝廷授的忠武校尉,衙门里的人都要礼敬三分,如今孙家出了人命案,老爷自然要去衙门里问罪,督促衙门快些破案。

本以为这是个意外的灾祸,却没成想,与老爷有生意往来的严家也出了事,严老爷平日里喜欢去赌一把,从赌坊里归家的时候,也遭遇了凶徒,一刀刺穿胸膛,手段干净利落。

也就是这桩案子,才真正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觉得这凶徒就是有意选了他们两家。

严老爷虽然好赌,但是去的赌坊是专开的私坊,自从十几年前严老爷豪赌败了家之后,严家对严老爷看管甚严,就连严家上下也没有几个人知晓严老爷的行踪。

那凶徒不但查到了严老爷的秘密,还找准时机将人杀死,不止如此,严老爷身上发现了大伯长子的玉佩。

不用衙门去查,那凶徒已经告诉世人,两桩案子是同一个人所为。

又过了一阵子,孙二老爷在酒楼宴请生意伙伴,回来时发现马上被人挂了件物什,是一只扇坠子。

严老爷喜欢把玩扇子,扇坠子正是严老爷之物。

收到了这样的东西,她和老爷都满心恐惧,也许老爷就是那凶徒下一个要杀的人。

现在老爷果然被杀,她虽然悲痛,但是更想知晓,老爷身上有没有其他东西丢失,这样她就能猜到凶徒还会不会再杀人。

而这也是她来到安义侯府的目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