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齐欢 第二百五十九章 婚约

作者:云霓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4-01 13:43:06

宋成暄这样的举动也让徐清欢明白过来,他不喜欢被人近身,更不喜欢此时此刻被人服侍。

在人家做客,醉得不能行走,对宋成暄来说,应该是极折颜面的事。

前世威风凛凛的宋侯,从来都是冷静自持,不曾在旁人面前流露出这样的神态。

徐清欢想到这里,眼观鼻鼻观心地垂下了头来,等着宋成暄慢慢恢复。

好半天没有听到声音,徐清欢又缓缓抬起头。

他往日那深沉的眼睛中多了几分迷离,似是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气息均匀一些,然后向前走去。

走的很好。

一步,两步,徐清欢数着,万事开头难,走顺了或许就好了。

“咚”地一声传来。

宋成暄踢翻了一只酒坛。

酒坛骨碌碌地在院子里滚了一圈,宋成暄仿佛没有察觉,抬起脚向那酒坛上踩去。

徐清欢瞪圆了眼睛,想要开口提醒,却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步子踩得又狠又快,准确地踏到了坛子上,重心也随着那坛子滑了出去。

徐清欢不忍心去看,恨不得立即捂住眼睛,可现在更要紧的是去搀扶宋成暄,总不能眼看着宋大人在她家院子里摔得四仰八叉,将来要如何再相见。

徐清欢伸出手去拉扯宋成暄的手臂,孟凌云也手疾眼快地上前,可惜他们两个人的力气不够大,孟凌云被甩到一旁,徐清欢也被带的一个趔趄,整个人冲进宋成暄怀中。

好在宋成暄拳脚功夫足够好,就算醉了身体也本能地寻找平衡,不至于就摔在那里,不过虽然撑住了摇摇欲坠的身子,却还是撞在了桌子上。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等徐清欢回过神来,先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儿,然后感觉到了手掌下的身体滚烫,如同冬日里烧红的火炭,炙烤着她,仿佛都要将她烤化了似的。

徐清欢忙直起身,脱离宋成暄的怀抱,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就这样让宋成暄离开,显然是个不负责任的决定。

徐清欢吩咐道:“再喊几个人来,将宋大人搀扶去客房。”

这次宋成暄倒是没有拒绝,好不容易将他弄上了床,几个小厮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徐清欢现在确定宋成暄是彻底醉了。

孟凌云将宋成暄靴子脱下,然后仔细地盖了薄被。

厨娘又端了醒酒汤上来,孟凌云试着喂给宋成暄,却半滴也喂不进去。

管事妈妈在一旁道:“看样子只能等宋大人清醒一些再说。”

管事妈妈话音刚落,就听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

然后是丫鬟们低声劝说:“世子爷,您去歇着吧。”

“放开我,”徐青安大声道,“我要看恒真兄,恒真兄,我对不起你,不该让你喝那么多,早知如此……那些酒我全替你喝了,恒真兄,你醒过来啊,我错了,我们都错了,呜呜呜。”

“又来了。”

徐清欢顿时觉得头疼,有人喝醉了呼呼大睡,有人喝醉了拉着人说个没完,还有人会又哭又笑,不幸的是哥哥是后者。

哥哥口中的恒真兄,是一起出去胡玩的兄弟,有一次几个人又出去喝酒,那位少爷醉倒之后好几日都没醒过来,差点就此亡故,每次只要喝醉了酒,哥哥必然要将这桩事拿出来讲。

徐青安跌跌撞撞地走进屋子,然后一头扎在了空着的软塌上,嘴里仍旧不停地喊:“恒真兄,恒真兄。”

徐清欢恨不得将徐青安的嘴堵住,这样才能让她清净一些。

小厮将徐青安抓去了旁边屋子,眼看着徐青安被灌了两碗醒酒汤下去,徐清欢这才松了口气。

折腾了半天,徐青安终于累了,像死猪一样趴在床上淌着口水,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傻笑声。

看样子不到明天太阳升起是不会再起来了。

安置好了徐青安,徐清欢又去看宋成暄,她现在担忧宋大人会不会像那位“恒真兄”一样出些差池。

床上的宋成暄与平日看起来大相径庭,虽然身上的长袍已经被揉出褶皱,领子上的盘扣被解开,整个人看起来凌乱而狼狈,却丝毫不折损他出挑的气质和英俊的面容。

她从前常听人说一个人“眉眼如画”,现在看着眼前的男子,才能体会这话的含义,平日里他身上有的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让人无法仔细端详他的容貌,而今才发现,他的英俊真是世间难得,尤其是卸下了身上的防备,看起来就似一个温煦的贵公子。

浓黑的眉毛,鼻子高而挺直,嘴唇薄厚适中,此时此刻他面容舒朗,嘴角甚至微微上扬,露出些许慵懒的笑容,眼眸似天上的明月,晕着一圈皎洁的光彩,那般的通透,少了平日里的高深莫测,多了些许的迷离和疲倦。

与他对视良久,徐清欢才意识到,宋成暄醒过来了。

不,应该说他还是醉着,只是睁开了眼睛。

“宋大人,”徐清欢道,“你想要喝水吗?我这里有一碗醒酒汤……”

宋成暄没有说话,视线一直在她脸上徘徊。

可能他认不出她是谁吧,她还是让人想方设法找来永夜。

“水。”他声音有些沙哑。

徐清欢心中一喜,立即端来了醒酒汤。

他挣扎着坐起身,却没有伸手去接碗。

徐清欢思量半晌,才盛了一勺送到宋成暄嘴边,若是他不肯喝,她就去吩咐别人前来。

让她没有想到的事,宋成暄张开了嘴。

一碗汤很快见了底,剩下最后一勺,徐清欢盛得多了些,他来不及吞咽,以至于一缕药水顺着嘴角落下来。

徐清欢下意识地拿起帕子去擦。

宋成暄一动不动地坐着,任她摆弄,直到她准备挪开手时,他的手悄无声息地伸过来压在她的手背上。

徐清欢一时忘了呼吸。

他的手指微微收紧,一双眼睛变得更加深沉。

徐清欢一颗心快要跳出喉咙,她想要抽回手,却不料他握得那么紧,她忽然想起白天在船舱里他说的那些话。

难不成他现在已然完全清醒了。

“宋大人,”徐清欢让自己重新变得冷静、沉着,“你白天说的话,我想过了,我……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

感谢宋大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我,有些事我想并没有那么简单,还需仔细思量。”

大约她说了明白,他的手慢慢松开。

徐清欢想要起身离开这里,刚刚站起身却听宋成暄道:“你是安义侯长女……我竟忘了,你们早已经毁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