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马过江河 最终章.烽火卷长空 41.血染清泉

作者:溪柴暖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2-13 11:51:16

沈归吃痛不过、奋力扯回右腿;可那块足有半个巴掌大小的腿肉,原本就只连着一点皮而已。经他自己一扯,连裤料带着那块皮肉、一并落入了这位黄牙男子口中!紧接着沈归便眼睁睁的看着这位男子,朝着自己兴奋裂开了嘴角……

随着“咕噜”一声吞咽,对方无比满足的吞下那块原本属于沈归的温热血肉!然而他仿佛还不满足于此,竟满面狂热的再次扑爬上来,一把抱住沈归鲜血淋漓的小腿,嘬着腮帮子、疯狂的吸吮起了伤口喷涌而出的鲜血!

饶是沈归剑下冤魂无数,自己也是在尸山血海之中爬出了无数个来回;但如今见他脸上那副满足与贪婪并存的诡异表情,竟然真的在心里感受到了一丝彻骨的寒意……

沈归狠下了心,抬起左脚用力向下跺去!毫无疑问,沈归不是唐僧,他的血肉更没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奇功效。对方的腿骨早已断掉,面对沈归的反击,根本无力、也无意躲闪;沈归这一脚直接踏碎了对方那满口黄牙,后脑勺也受力不过,重重的撞在了青石砖铺就的地面之上,发出了“咚”的一声脆响!

时至此时,沈归内心之中仍然还在纠结;对于这种狂热的华神教信徒,到底该不该痛下杀手;然而他还未想出一个决断之时,肩头便再次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剧痛!

他转头望去,只见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妇人,正隔着一层衣料,疯狂地撕咬着自己肩头上的皮肉。沈归这身武士装的衣料,要远比裤子的材质坚韧许多!所以这位妇人至今还未能咬破衣料,如愿品尝到一口血肉的滋味!

沈归迅速一晃肩头,同时弓起后背、用力撞向身后那名中年妇人!

砰的一声闷响过后,妇人受力不过,身体倒飞而出,撞碎了一张桌子之后,这才重重地落在了地上!沈归用手向肩头伤口处抚去,却莫名其妙的摸到了还牵着几缕肉丝的四颗门牙……

这妇人的一口啮咬,显然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直到她倒飞出去的那一刹那,仍然固执的不愿意松开紧紧闭合的牙齿……

她重重的摔在地上之后,可能是摔伤了脊椎骨,此时正躺在地上奋力挣扎、几次想要站起身来未果,仍然像是一条濒死的活鱼那般左摇右摆,但眼神中仍然充满了狂热与希冀的目光!

脊椎受伤的痛苦,沈归也曾感同身受;但这位妇人却仿佛根本没有痛觉一般、仍然张着那张黑洞洞的大嘴,贪婪的注视着沈归的身体,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道:

“把你身上的肉给我!给我!有了你的肉,我家小狗子的病就有救了……不不不,一块不够,我要两块,两块行吗?狗子他爹的痨病还没好呢!修士说了,只要攒够了功德,他们爷俩的病就肯定很好……是村里修士大人说的……他……说过的……”

随着含糊不清的话,这位妇人的眼神也从狂热迅速转为暗淡、身体扭动的频率变得越来越微弱……

沈归两世为人,也从未生活在消息闭塞的穷山恶水,更不会将任何希望,寄托于自己的双手以外。沈归虽然可以接受自甘愚蠢之人,却永远都无法真正理解他们的思路,更无法对这个懦弱的选择感同身受。

沈归冷静的望着这位在自己将死之时、心中仍然挂念着夫君与孩儿的妇道人家;他心里清楚的知道,也许她家中夫君与孩儿,所罹患的所谓怪病与魔症,就只是因为误吃了华神教的毒药、或是被种了蛊虫之类的缘故;而这位妇人由于从来都没走过江湖,也不了解医道毒物,所以根本无法判断出整件事情的本来面目。

也许她拯救家人的方法有误,但致使她做出这个选择的情感,却是无比真实炽热的母性。

如果不是因为顾及到这一点的话,即便沈归内息受阻,但杀掉清泉茶社的近百位华神教徒,也都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不过,这些人有亲眷的牵挂,可是清泉茶社的这一班江湖艺人,也同样有亲人在等他们回家。慈不掌兵的道理,沈归一直都铭记于心。他一剑劈碎了拦在自己面前的桌子,朗声高喊道:

“风紧,朝翅子我顶,全清了!(情况危急,犯了官司我去打,下杀手吧!)”

沈归喊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十几位脸上勾着浓墨重彩的艺人,已经是人人带伤、个个挂彩了;更有一位唱架子花的老生,此时已经被人海死死困在了墙角,眼看着就要被彻底淹没在刀光与人影之中……

原本后台就只有十几个柳家门的艺人,可前堂的华神教门徒,却足有百来个之多。蚂蚁多了可以咬死大象,再加上双方还是在狭窄的环境中械斗,打得时间一长,身手再高明也难免披红挂彩!

清泉茶社的改制,本意虽然是顶替御马监的职责范围,避免宦官干政的情况出现;但沈归毕竟不是陆向寅,更没有他心中那一番不切实际的理想与抱负。所以本着互利互惠的合作原则,这一伙柳家门人、包括一切与清泉茶社有所交集的江湖人,双方都只存在于合作关系,并不是上下级;就与谛听雇佣乌尔热的方式如出一辙。

当然,这也是江湖人愿意与朝廷合作的前提条件。

今日清泉茶社上演戏曲,所以来的都是靠着唱戏吃饭的江湖人。他们本以为只是帮沈归打个架、斗个殴而已;可谁想到外面竟来了这么多不要命的“武疯子“,每个人的手上还都带着真家伙,招招又是奔着要命而来的!

他们是疯子,自己可不是疯子!杀人,那是可犯王法的重罪!这心中有了计较,厮杀之时也自然就有了顾及,身体素质所带来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沈归吼出这一嗓子之后,顾不上左肩头与右小腿的剧烈疼痛,迅速将春雨剑交予左手大肆劈砍、右手则拨开身前出现的一切障碍;整个人仿佛一条划破湖面的游鱼,迅速杀出了一条血路、驰援那位被困在角落之中的老生而去!

沈归狠下心喊出了一句话之后,原本束手束脚的柳家门人、也终于去掉了脖子上那道名为“王法”的枷锁;再对上那些刀刀都直奔要害而来的敌人,也终于可以放手一搏了……

当双方都站回了同一起跑线的时候,江湖经验与个人硬实力,就可以决定战局走势了。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些只学过花拳绣腿的江湖艺人!让他们与武林人士交手拼命,双方当然是天差地别之远;可说到混战与乱战的本领,那可是行走江湖安身保命的必备技能!

虽说江湖与江湖彼此之间都有个体谅与照顾;但江湖人游走于大江南北,都少不了与那些“不上道”的土流氓发生争执!如果打不过这些地痞无赖,那整个戏班赚的银子都得搭进去不说;就连自己带来的戏服道具箱子,没准都得让人家一并扣押!

即便是土流氓,也难免会做英雄梦;都是耍胳膊根吃饭的糙老爷们,谁见了活灵活现的青龙偃月刀,那也绝对走不动道啊!

刚开始的死后,诸位柳家门人听到沈归痛下杀手的指令,心中不免还有些犹豫;但眼见着沈归喊完之后,自己立刻剑分人海,断肢血肉被他砍了一个漫天飞舞,这些人心里也就都有了底气,全都撒开了性子,将戏台的用的道具一扔,从那些根本不会打架的华神教信徒手中、抢来一把把开了刃的真家伙,抡了一个上下翻飞!有一定份量的真家伙,抡起来的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称手呐!

花拳绣腿的战斗力,确实是有待商榷;但招式与形体的美观程度,却是有着充足舞台经验保障的!众人眼见一位武生,身穿一身黑底白边的戏服,右手抡刀震开了前面围攻自己的三人;随即双膝微曲、连蹿三步直接蹦上了一张桌面;而旁边一位武生、一见他的这副工架身手,立刻也是一个矮身、钻进了桌子下方;这两位平日里配合极其默契的武生,一人手拎着一把真家伙,当众上演了一出光天化日版的《三岔口》

要说这两位武生,那可都是奉京城里的名角,挑惯了大梁!谁也不愿意给他沈归贴靴(帮演),唱什么狗屁《安天会》(大闹天宫)啊!

这近百号的华神信徒,今天可算是来对了地方!那些武老生、刀马旦们,就没一位是盏省油的灯!什么铜锤、花枪、大片刀,在人家手里施展出来,看上去就带着一股子天下无敌的味道。

一把钢刀抡过去,人家竟然平地翻出一个空心跟头;而且人家还在大头朝下的时候、一招反手刀就已经抡过来了!这边举着一把三尺长的钢刀向前劈砍,双方还相隔一丈远的时候,人家手里的大枪、都已经顶喉结上了!

这些脸上画着油彩、翻着跟头砍人的戏子暂且不提;场中可还有一位被激起了凶性的“邪魔转世“呢!人家手中那柄魔剑,可真是邪门透顶,从来就没有被阻滞的时候!无论是桌子还是骨头,剑锋所过之处、皆一剑斩为两段,比起菜刀切豆腐来,也绝对难不到哪去!

眼看着场面迅速变成了令人绝望的一边倒,这场架还怎么继续往下打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