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一万次相遇 37 第三十七次相遇

作者:浮沸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6-02 19:35:51

大巴陆陆续续抵达荥城农业基地,程澈刚一下车,正准备找洗手间,抬眼就看见远处那个扎着显眼黄蝴蝶结包子头的微胖女孩一直盯着自己。

等到每个班级点完人数后,有十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那个女孩才假装不经意地走了过来。

程澈在她眼前晃了晃手,主动问道:“你是在找我吗?”

女孩听见程澈的声音,终于确定了眼前人,她恍然大悟地拍了拍手,“我是宋黛黛呀,你不记得我了?”

程澈微怔,恍了一阵,随即惊喜喊道:“黛黛?!”

宋黛黛上前握住了程澈的手臂,啧啧感叹:“你怎么瘦成排骨精了?”她委屈地扫了一眼自己的身材,心道真想分点肉给程澈。

宋黛黛是程澈幼儿园兼小学同学,虽然有时心眼小了点,偶尔嘴巴有点毒,但她对程澈还是十分仗义的,两人算得上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三四年没见了,你怎么说转学就转学了呢,你离开的时候我还伤心了好久呢!”宋黛黛兴奋地搓搓手,嘴里说个不停,“我之前就听说祁神在军训的时候抱了一个女孩子,真没想到是你呀,我以为你还在山卡拉的老家困着呢。”她先前就想,这个世界上,除了当年那个小跟屁虫程澈,还有哪个女生能近得了祁神的身呢?

程澈抱住软绵绵的宋黛黛,“我又转学回来了,没想到你也在一中。”

宋黛黛腼腆地笑笑,“我是被我妈买进来的……嘘,我在十九班呢。”她想了想,给了程澈一个看破不说破的眼神,“怪不得祁神会从火箭班转到普通班,是为了你吧?”

程澈干哈哈笑,把话题转到了其他老同学身上。 记住网址m.wxsy.net

两人寒暄一番,程澈余光瞧见程亦奇拿着一瓶类似于喷雾的瓶子走过来。

“喏,妈给你准备的防蚊喷雾。”程亦奇把喷雾远远地抛给程澈。在程家,程澈最招蚊子叮,只要有她在,其他人从来都不用担心被咬。

宋黛黛看见程亦奇,认出他是旧识,也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程亦奇悠悠地走过来,打量了一番宋黛黛,他只觉得这个女生长得挺眼熟,但想不起她的名字。

知兄莫如妹,程澈瞧见程亦奇迷离的眼神,就知道他肯定不记得这个女生是谁,于是开口介绍道:“我小学同班同学,宋黛黛。”

程亦奇“噢”了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手指扫过两个人,意味深长地提起了那段黑历史:“七小天鹅之一?”

程澈和宋黛黛的脸很默契地一起僵住了。

程澈踹了一脚,“你再提?”

程亦奇低头笑笑,宠溺地说:“好,我不提。”说完,他就接过程澈手里的喷雾,在手里摇了摇,掀起程澈的裤腿,半蹲着帮她喷药,嘱咐道,“每隔半小时喷一次,记得这个距离,拿远点喷。”

程澈弯腰看着程亦奇,享受着腿上清清凉凉的感觉,像哄狗狗一样揉着他的脑袋,“真乖。”

宋黛黛有些艳羡地看着程澈,她回忆着当年七小天鹅的名单,遗憾地说道:“好可惜,当年的七小天鹅都没了联系呢,”她一顿,音量突然低了许多,“我之前和杨潇韵在一个初中,有时还能遇见。可我前些天听说,她最近家里出了事,她直接退学失联了呢。”杨潇韵是当年七小天鹅的领舞,还曾经闹了一场沸沸扬扬的罢演,实在令宋黛黛印象深刻。

听到这个消息,程家兄妹皆是一愣。

宋黛黛以为他们不记得杨潇韵了,补充道:“你们没印象?杨潇韵就是我们那届的级花呀……”

“她家出什么事了?”程亦奇突然站起身,声音里掺着些不知原因的慌乱。

“呃,她爸不是省里的人吗…听说犯了事跳楼自杀,她妈妈好像也进了精神病院,所以杨潇韵一直都借住在亲戚家。”宋黛黛回答。

程澈抬头和程亦奇对视,喃喃道:“失联退学……?”

宋黛黛苦笑,“我也不知道情况,但你知道,杨潇韵去哪都是风云人物,所以我们初中有挺多传言的。”

“什么传言?”程亦奇迫切地问。

宋黛黛看着程亦奇,犹豫了会,才慢慢说道:“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有人说她是走投无路,被人包养了才辍学……”

“假的,”程亦奇果断说道,他抬头望着远处的天空,神色淡淡,看不出情绪,许久他才开口:“她消失,是因为她换了一种方式去追求梦想。”

程澈赞同地点点头,随即看了一眼程亦奇,她内心好奇,程亦奇怎么会说出追求梦想这么中二的话?还主动帮杨潇韵解围,而且杨潇韵还是遥远年代的小学校友,和他八竿子打不着。

程澈暂时压下了心底涌上来的疑惑,转头对宋黛黛说:“你还不了解杨潇韵吗?就算走投无路,她也能绝处逢生。”

宋黛黛摸了摸鼻子,在背后非议别人确实挺不好意思的。她草草敷衍几句,听到集合哨声后就挥手告别了程家兄妹,急匆匆地跑回自己的班级队伍了。

程亦奇此刻的状态明显比之前沉默许多,程澈深深地看着他,刚想开口问,就被他打断了。

“记得喷药,我回去了。”程亦奇把喷雾塞到程澈怀里,没有多说,直接离开了。

程澈很知趣的当作没有任何事发生,她朝着程亦奇的背影挥挥手,若有所思。

程澈早就明白,越优秀的人,承受的诋毁也就越多,如果不能无视这些非议,最终只能被众人的口水淹没。

她坚信,她们都不是会被轻易打倒的人。

……

程澈回到三班队伍,看见自己队伍里多出了一个陌生人。宁安挤眉弄眼地看着她,眼神不住地往这个梳着朋克发型的黑衣男孩方向瞟去,口型说:刺头儿。

程澈恍然大悟,上下打量着这人,原来他就是班长林知秋硬塞给他们小组的乐恒里。

乐恒里的发型有点像贝克汉姆的经典Blowout Out,脖子上带着能闪瞎周围人的骷髅头长项链,纯黑T恤配卡其色的工装裤,手上还带着几个花里胡哨的银戒,脚踏一双最新款的黑底白鞋AJ2009。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高中都有一个闻名全校的刺头儿,简称校霸,摔啤酒瓶打群架、顶撞校长样样行,酷得像刚从香港龙虎堂退休的帮主,拽得和榄菊洗洁精广告里的包租婆一样,可偏偏成绩还诡异得能进入年纪前十。学校就是拿人没办法,只能像供佛一样纵容他。

至少程澈相信,这个混混魔咒笼罩着中华大地上的每一个学校。

乐恒里似乎感觉到了远处传来的打探视线,他面无表情地抬眸,与程澈对视。

程澈一怔,随即扬起一个真诚的笑容,友善地向乐恒里打了个招呼。毕竟要和校霸作为一个学农小组合作两天时间,关系得处好点,她单纯地想。

乐恒里斜靠在阴凉大树下,他眯了眯眼,嘴角微微下斜,露出一副轻蔑神情,显然是无视,不,是轻视了这个有爱的笑容。

当时,程澈还不知道,乐恒里的不屑表情中还别有一番深意。

程澈呆若木鸡,她尴尬地收回笑容,走向一旁的宁安。

宁安不争气地看着程澈,捏了捏她的脸颊,说:“你以为你那像春光灿烂猪八戒一样的笑容能感化刺头儿?”

程澈迟疑了一下,问道:“我的笑容像猪八戒?”

这不是重点啊喂!宁安翻了一个白眼,“就算你笑成按裙子的玛丽莲·梦露也没用,乐恒里也不会搭理你的。”

“……”程澈耸耸肩,有些挫败。

宁安半搂着程澈,头靠在她的肩膀上。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宁安十分清楚,程澈真的只是天然友善而已,遇到任何人,她都习惯以微笑相待,无关其他。

就像《海贼王》中的路飞。

或者是《网球王子》里的不二周助。

所以,这个爱笑的女孩子才这么可爱呐。

只要她笑,那些不断臣服于她脚下的仆从们愿意搜刮全世界的蜂蜜来献给她。

祈祷她那一双弯弯笑眼永驻,祝愿那灿若星辰的笑容不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