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龙出江东 第四十九章:大浪淘沙【撤退三】

作者:阑然加Q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0-15 06:52:47

第四十九章:大浪淘沙【撤退三】

随着曹满山二、四、六特战大队的及时增援,及哈萨克反正部队的组建、扩大,二师战场压力锐减。张小平的三个特战大队北调加入一师战场。

忭峰制定的撤退中阵地战吸引纠缠敌人,大部队迂回反攻歼灭俄国有生力量的方针不变。

刘平书根据战场形势变化,及时调整兵力部署。南部战场留下王富贵四团女兵师五团和六团在曹满山二、四、六大队配合下,指导哈萨克反正部队编练、学习汉语汉字、清缴叛军、组建地方政府、调整分配牧场防区、清算俄国官吏、抓捕间谍、消灭马匪恶霸、配合部队作战。曹满山为指挥长,王磐娣为副指挥长。

南部战区安排完毕,刘平书带领十团十二团迅速北上。

此时北部战场三个地方正在激战。张春红独立一团、刘翠莲四团配属二师北部战区。向北是一二师结合部。李泰快速反应团受命歼灭别列科夫先头部队,保安师十五团马岳峰受其指挥跟着李泰快速北进。结合部区域的战防任务就落在张春红、刘翠莲两个女兵团身上。

王石头深知少爷对女兵的爱护有加,在弹药给养供应上女兵师历来属于第一位,特战队第二位,郑铁柱列第三位,后来组建的保安师垫底。

任务的难易程度上,最难打之仗总是特战队先上排在第一位,郑铁柱第二位,女兵师第三位,保安师基本上是打酱油的。

这也造成了特战队平均军衔最高,郑铁柱一军第二,女兵师第三,保安师垫底。经过实战轮训,保安师里出现能打的尖兵且有功夫者,特战队只要听说就立即挖走。为此,郑铁柱与张敬泰没少吵嘴。连累着张小平、曹满山也被郑铁柱骂的狗血喷头。郑铁柱厚着脸皮也从特战队里挖走不少人,才算消气消停。

直到江东城陆军学院开学,此类事件才逐步减少。

此次西线战役开始,王石头直觉此次战役可能会大打,如今他是运输纵队少校司令。全军最年轻的13岁少校军官,少爷眼里的宝贝疙瘩。利用特权组建一支妇女运输大队,提前将女兵师的装备弹药给养,存储在半月州叶尼塞河东岸的女兵师仓库里。严令运输纵队一支队司令张晓松,密切关注女兵师弹药给养消耗情况,确保供应,如有困难立即上报。

在西线战役总指挥部里,王石头得知负责一二师结合部的李泰、保安师十五团北上调走。结合部交给女兵师两个团,急忙找到重新返回前线的曹华妮寻问计策。曹华妮说,只要你能保证弹药给养供应,特别是炮弹重机枪弹充足,刘翠莲、张春红两团就不会出现重大伤亡。

王石头马上命令运输纵队一支队司令张晓松带领一支队,将女兵师仓库里备用的两个机炮营装备和弹药及多余重机枪,日夜兼程送给刘翠莲团和张春红团。

找到香梅,请求总工委给兵工厂下任务单,抓紧生产机炮营、重机枪装备和弹药,女兵师急用。告诉香梅说自己直觉这次西线可能会大打,装备和弹药消耗极大。后勤方面要早生产、早储备。督促乌梁海兵工厂测试后立即投产。

后来事实证明王石头的预判是对的,香梅几人更高看喜欢王石头,但也警告他不可以骄傲,千万别让少爷失望。要多学习知识,不要老想着去战斗部队。

一二师结合部,位于额尔齐斯河与鄂毕河交汇处,南北宽五百里。刘翠莲一二三营品字型扼守鄂毕河北岸入口,机炮营与团部居中,四五独立营殿后随时支援一二三营;张春红也如此摆放扼守鄂毕河南岸入口。两团独立营各派一个连越过额尔齐斯河骚扰、迟滞敌军。

这是民团女兵成立以来第一次独立作战。她们过去多次争取这样的机会而不得。对于少爷很是不满意,认为少爷轻视她们的战斗力。总把她们当配角使用,一直是配合作战。前面或者左右不是特战队就是男兵师,打扫战场她们倒是主角,缴获物资折算成银元每人分了不少。可以说,她们现在人人是富婆。

为了争取到独立作战的机会,曹华妮带着顺贞几个团长亲自找到香梅、寒梅她们请战。香梅说打仗是力量对抗属于男人的职责,我们女人配合就好。寒梅吓唬她们说,少爷忙死,如果为这事给少爷发电报,惹少爷不高兴,说不定少爷会让她们脱军装嫁人,配合作战也轮不上了。

她们被吓住了,再不敢乱请战。看看现在多好,大家一起吃住,一起学习训练。唱歌打枪,整天热热闹闹。嫁人就完蛋,哪里比得上部队。半月州培训,不少人参加,看着少爷黑板上画的曹华妮穿裙子的形象很是向往。特别是俄国女人,穿裙子是历史习惯,穿裤子不舒服。妇联在女兵师又开办女红、烹饪、化妆、乐器、首饰制作、医药护理、打字机操作、有线电报、密码编纂等课程。

现在的女兵师,除军事训练穿军装外,其它时间都穿裙子。长裙短裙套裙五花八门,五颜六色。头上的饰品、项链、耳坠、簪子、流苏等等眼花缭乱。

各种女人穿的绣花内衣、鞋子、袜子、肩包、背包、手提包、口红、眉笔、胭脂、香水、香皂、沐浴液、女人经期用品、长筒靴、打底裤等等琳琅满目。

原来看着自己银行存款本子上的数字上升喜笑颜开,而今个个哭穷。上述物品基本不发,全靠自己花银子购买。于是天天盼着打仗,或者实弹射击比武。打仗有缴获可以分钱,实弹射击也同样发财。一枪击中移动目标记十分,十分等于一个银元。一次实弹射击十颗子弹,枪枪中靶就是十个银元,能买不少东西。

重机枪、炮兵打靶奖赏更多。

女兵师枪法在四支部队里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特战队第一名次数多些。为此,郑铁柱经常将自己的手下骂得面红耳赤。

刘华蓉连隶属刘翠莲四团独立营一连,刘华蓉本人是刘家屯矿山解救出来的女兵。长相不俗,看似柔弱,实则凶悍。她连里仅刘家屯解救的女兵就有一百多,占连队的三分之一强。论枪法、投弹、搏击是刘翠莲四团里最强的连队。

渡过额尔齐斯河,刘华蓉连呈扇形展开向西北方向搜索前进。为了加强火力打击能力,刘华蓉特意从独立营里多要三挺重机枪。又命令投弹手两人一组,用爬犁多携带重机枪子弹和给养。

滑雪百余里,连队停在一个山头凹处隐蔽吃饭。向北方、西北、西方、西南四个方向,派出侦查组伪装隐蔽侦查五十里搜索敌情。全连休息准备夜间行动。

刚休息半下午,天未黑,西方侦查组回报发现敌情。大概一万多人,骑兵不多,以步兵为主,三十多门臼炮。估计应该是俄国三个步兵团。

刘华蓉推测判断,这三个步兵团后面可能还有六个步兵团,西北或者西南应该有俄国一个骑兵团。这应该是俄国的一个正规师的样子。如果属实,北方和南方应该各有一个师。三个师呈品字形向额尔齐斯河推进。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刘华蓉又派出四个侦查组沿着原来方向隐蔽侦查。同时派出一个侦查组,将自己的判断画成草图交给她们,要求她们向南方联络张春红独立一团独立一营狄安娜一连,互通情报。寻求可能联手一战的机会。

经过一夜侦查证实了刘华蓉的判断,并发现了俄国的后勤运输大军,全部是哈萨克贱民和奴隶。大约五万人,男女皆有,甚至有老人和孩子,牛羊成群。监管他们的是哈萨克贵族及俄国官吏,爬犁上装的是粮食和弹药。

刘华蓉制定了单干和联手两套方案。等到下午四点没有见到联络独立团狄安娜连的侦查组返回,决定单干。

副连长玛依拉带二十多个哈萨克女兵携带两挺重机枪,首先干掉了哈萨克贵族及俄国监督管理运输大队的官吏,控制整个运输大军。向大家宣布清国武皇帝赦免了哈萨克贱民、奴隶罪名,恩赐大家自由民身份。指定十人临时担任百夫长,将五万运输大军分成十个千人队,由百夫长领队,带着物资向四团驻地前进。

刘华蓉挑出八匹马,两匹马一组,迅速组装木板架子,用架子把两匹马连接起来。木板架子上放置一挺重机枪,一个射手一个副射手,架子前面坐一个女兵拿着缰绳控制马匹。

两挺重机枪在前面,左右各一挺重机枪,组成一个大型箭头,向俄国炮兵部队扫射而去。以排为单位组成六个突击队,跟在重机枪后面向前突击。

俄国运输大军及殿后的六个步兵团,在刘华蓉连队的突然打击下死伤惨重,乱成一团,根本组织不起来有效反击,纷纷向东、北、南三个方向逃跑。

经过一个小时的沉重打击,三万余俄国部队被消灭大半,四挺重机枪枪管都打红了,刘华蓉才发一颗红色信号弹停止追击,回头打扫战场。

短暂激烈交锋,敌军死伤溃逃,这凄惨场景极大震撼了帮助俄国运输物资的哈萨克老百姓。他们目瞪口呆,看着皑皑白雪上的殷红鲜血、残肢断臂,耳听受伤未死者的惨嚎,他们像傻子一样张嘴瞪眼,发不出一丝声音。

民团打扫战场是有规定的,因为医疗技术落后,输血技术设备不成熟,治疗发烧、发炎的药物产量极少。敌方重伤者只能补枪打死,无法救治。轻伤者只要放下武器,举手投降可以当俘虏。而后审查,有杀害平民者枪毙,余人判刑。

当然,死刑犯如果有技术专长可以免死,判刑二十年,立功赎罪。

为了威慑、教育、争取哈萨克人反正,副连长玛依拉指挥百夫长从各自千人队里挑选青壮,参加打扫战场,收缴战利品,管理俘虏。制作马爬犁,将战利品集中装车带走。

刘华蓉要求部队立即补充弹药,继续向东追击。同时派出通讯员回营部汇报战况、下一步打算、及俘虏口中俄国已经组建五万人的哈萨克骑兵部队向东进犯,请求营部派部队接应五万人的运输大军,并要求补充弹药给养。

此次一战,刘华蓉连受伤三十多人,万幸没有重伤员,也没有阵亡者。缴获臼炮六十多门,枪支弹药给养尚未统计。

全连三百多人个个兴奋,面透红光,嘁嘁喳喳,感叹这次发了大财!银行存款肯定多添两个零。有人撇嘴什么两个零,最少四个零,就我们后面这五万人运输大军装的物资、赶的牛羊,四个零只多不少,说不定六个零都有。

许多人眼里冒星星,六个零,那可是百万银元啊!姑奶奶真成富婆了!那些去地方工作的姐妹可是亏大发啦。有人道‘多亏少爷组建民团救了我们,不然哪有今天的好日子’。有人建议这次发财后大家出钱给少爷送个礼物,皆同意。刘华蓉道“我一年多没有看见少爷,真想他。大家先别想这些,前面还有几万老毛子挡路呢。我们必须打过去,这次三十多人受伤,可不能大意。”

一排长说“侦查组已经派出去了”。刘华蓉道,再派一个侦查组联络狄安娜连,了解下她们那边的情况。距离营部还有二百里呢,我们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派人告诉副连长玛依拉,让她鼓励动员哈萨克青壮反正归国,组织起来,说不定能用上这股力量。十个百夫长能力低的,情绪不高者,立即调换。

刘华蓉将伤员组成一个临时排,两人一组乘坐马爬犁,一人控马一人持枪跟在部队后面,主要任务是打扫战场。

一口气追击五十里见到了跟踪追击的侦查组。这时,天已经黑了,但在白雪的映照下能见度不低。刘华蓉听取了侦查组汇报,对这伙五千余人的残敌首先让俄罗斯族女兵喊话,督促他们投降。然后对负隅顽抗者进行毁灭性打击,一个小时不到,大部分敌军投降,少数被消灭。

这些俘虏也是可以折算成银元的。一个俘虏一年矿石开采量,折算成工资发放给抓俘虏的单位。受伤俘虏治疗费当然需要扣除,如果俘虏多银元也不少。

总工委赚的更多,一个俘虏不可能只干一年活,至少要干三五年,甚至十年八年。除了管吃穿住,俘虏没有薪金。医院也赚钱,治疗俘虏伤病的医药费是老百姓的三十倍。扣除成本,七成归医院作为发展培训基金,三成奖励给医生护士。

王石头的运输纵队、总工委、总商委临时召集组织起来的民间运输队也赚钱。他们按照运量计算,对比王石头的运量,等于其二分之一。这笔资金由廉政督查署审查、军委发放到王石头、总工委、总商委的账户上,他们再细分发放。北方冬季没有农活,家里饲养牲畜家禽女人就可以照顾,大部分人闲着无事做。

特别是移民来的家庭,欠着政府大笔贷款等着还。主要是住房、设施、家具用品粮食等等。这些都是银行贷款,政府担保,统一规划建设采购分发下去的。

听到政府组建临时运输队通知,能挣不少钱,都涌到管委会报名。总工委、总商委按照地域划分,将青壮年分成男女运输队由王石头派人领队指导,加入运输大军。王石头更是提前将各村屯儿童团组成后备运输大队,建设仓库,大量制作马爬犁。闲时训练、评比,战时出动。组织有序,动作迅猛。

西线战役结束后,王石头得到第二枚勋章,手下几个大将也得到了勋章,令许多人羡慕,津津乐道。还被编成戏曲演唱,茶馆里的说书先生也火了一把。

为了五万哈萨克老百姓组成的运输大军、投降的俘虏、及缴获的繁多战利品的安全,刘华蓉东进速度甚慢。在距额尔齐斯河、鄂毕河交汇处、团部驻地一百二十里的克拉斯地区,被俄国十几万部队包围。

战场形势变得严峻起来。刘华蓉召开班长以上会议,讲了三点。首先是狄安娜连目前在我们南方两百多里外,她们抓了八万多人的哈萨克老百姓运输大军,比我们还多。其次是营部来人报告,曹华妮老长官亲带四个步兵营加一个机炮营接应我们。第三是我们连目前的任务是坚守待援。

大家开始讨论如何减少伤亡,坚守待援。

副连长玛依拉道“防炮、防骑兵突袭是重点。另外,在东边那个突出部位我们可以做成s行防御工事,摆出向东突围的架势吸引敌人围堵。防御人员全部由哈萨克青壮、俄罗斯愿意脱离奴隶身份加入清国的俘虏担任。每人装备两支里治步枪坚守,我们自己组织两挺重机枪组机动出击,消灭敌人有生力量。”

防炮击和骑兵突袭,是民团部队日常训练内容。刘华蓉派出一个班领着一群由哈萨克青壮、俄国战俘组成的临时部队,跟在突击部队后面,突然占领了突出部。开始点着煤油融化冰雪,烧水做起冰雪阵地。

刘华蓉这里打得紧张、激烈而又颇具章法时。曹华妮跟着运输纵队一支队张晓松,带着王石头特别调拨的两个机炮营装备、一百多挺预备替换的重机枪及大批弹药给养,来到了女兵师四团、独立一团联合指挥部。

曹华妮听取刘翠莲、张春红汇报后,得知两个独立营派出的连队皆收获不非,很是兴奋。为避免两个连队出现重大伤亡,曹华妮否决了团长们的接应方案。用四个炮兵营、两个团的兵力,向额尔齐斯河西岸的十几万俄国军队发起反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