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站在楼顶上,放眼远远地望去,只见晴空万里,烈阳高挂,阳光无情的照射着大地,光芒刺激的萧逸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缝。

但是,此时此刻,萧逸独自一人站在医院的顶层,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温暖的温度,反而,当微风轻轻地扶过,顿时,只见身上的汗毛倒立而起,随即整个身体上会起一层鸡皮疙瘩。

不知为何,萧逸的内心深处总感觉到一丝不安的感觉,然而,具体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如今,再次想到萧逸自己之前竟然能够再次进入那个“深夜书屋”内,给萧逸一种如梦似幻,似真非真的感觉,犹如做了一场梦一般。

“你在干嘛?想的这么出神。”突然,一个无比清脆的声音再次传入萧逸的耳内。

听到这个声音,只见原本陷入思考之中的萧逸,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无比久违的微笑,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眉头微微一挑,轻声喃喃自语道:

“你终于舍得出现了吗?当时,我喊你的时候怎么不出来呢?”

“不会是害怕了吧?!”最后,萧逸的嘴脸还狠狠地补了一下刀。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消失整整一天的不良人——画骨。

此时此刻,画骨已经换了一件纯白色的裙子,犹如仙女下凡一般,当她出现在萧逸的面前时,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冬天即将来临,似乎是对它的一种挑屑。

原本脸上带着一丝淡淡地微笑的画骨,当她听到萧逸阴阳怪气地语气时,只见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来,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缓缓地走到屋顶边延处,双手放在身后,目光远远地凝视着远方,随后,才轻声细语道。

“其实,当时我也有所感应,但是,那时真的走不出来。”说到这里,只见画骨的脸上微微一沉,声音之中露出一丝无奈与伤感。

“怎么了?”听到对方的语气,萧逸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无比疑惑而又关心的神色,开口询问道。

“其实,那天当时治愈小女孩的双腿之时,便已经消耗了我的全部精力,为了恢复到最佳的状态,因此,我才会进入深度的沉睡之中。

所以,即使我能够听到当时在呼唤我,但是,我也身不由己,人本无法醒来。”画骨脸上露出一丝怅然若失的神色像是在和萧逸解释,却更多的是在喃喃自语。

“哦!不好意思,刚刚是我错怪你了。”

听到画骨的解释后,萧逸的脸上不再生气,随后,缓缓地走到了她的身旁,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

“最近发生了一件无比奇怪的事情?我想询问你一下。”萧逸看着伤心的画骨,顿时心中也不太好受,自己错怪了对方,急忙转移了话题。

“我知道。”听到这里,只见画骨的脸上微微一沉,回答道。

“你进去以后,是不是发现有一副对联。”画骨略微思考了一下,沉声道。

“不错。”萧逸回忆道。

“深夜书屋,为谁开!?”

“来去匆匆,莫进来?!”

“嗯?”只见画骨眉头微微一皱,疑惑道。

“你确定没有说错?”

听到画骨的话,萧逸的眉头微微一挑,陷入了沉思之中,随后,缓缓地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说错。

“看来他已经修改了原来的那副对联。”只见画骨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

“哦?那么之前是什么?”萧逸疑惑道。

“这里你可以得到成功,却要留下所谓的人生。”

萧逸嘴里轻声喃喃自语道,最终,只见他的神色微微一变,因为他记起来今天在那张纸上所看到的字。

“这——里——成——功。”

“所——谓——人——生。”

这里的几个字和里面的完全重合,最终,只见萧逸嘴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难道……

“肯定就是它了。”顿时,只见原本脸上十分平静的萧逸,随即变得万分激动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呢?”画骨看到萧逸的神态,脸上微微疑惑道。

听到画骨的问话,随即,萧逸便把之前所遇到的情况仔细地跟他说了一遍。

“你是说?那张纸自己飞了出去?”画骨绣眉微微一皱,疑惑道。

“不错。而且,我当时虽然并没我太注意对方的面孔,但是,肯定是萧筱的父亲无疑。”萧逸目光之中带着一丝肯定道。

“切!如果我没我猜错的话,那张白纸便是进入书屋的密匙,当有人心中有欲望的时候,便可以凭借进入其中。”画骨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嘲弄的神色。

“你是说…?”

当萧逸说到这里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猜测。

“不错!不信的话,等过几天,估计你就会知道事情的结果了。”画骨的声音之中充满了自信。

“那么,你能不能救救萧筱的父亲呢?”萧逸看着对方,目光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期待之色。

“不能。”画骨神色微微一沉,略微思考了片刻直接否定道。

“那么,你能不能带我进去呢?”萧逸弱弱地询问道。

听到萧逸的问话,只见画骨的神色微微一沉,随后,便缓缓地摇了摇头,算是回答了萧逸的问话,随后,自言自语道。

“我们虽然都是不良人,但是,每个人的能力各不相同,却又互不干扰,但是,……”当画骨说到这里的时候,便直接停止了说话。

“但是,怎么样呢?”萧逸急忙追问到。

然而,画骨看着萧逸脸上露出一丝预言又止的神色,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化作了一声轻轻地叹息之声。

“算了,现在给你说这些,有些太早了,等你以后,就会明白今天我所说的每一句话了。”

“……”

萧逸看着对方情不自禁感觉一阵无语,随后,轻声道。

“那萧筱的父亲到底怎么回事呢?深夜书屋内他的那本书籍,又是怎么回事,他们之间我没有关连呢?”

“你能不能一个一个问题来问我?一下问这么多,我该先回答哪个问题呢?”顿时,只见画骨狠狠地白了对方一眼,但是,却轻轻地回答了起来。

“他仅仅只是失去了以往的记忆,如今他的记忆力,也不过是在一到三岁之间,犹如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而深夜书屋内的那本书籍,便是他所有的记忆,也可以称之为他的前半生。”

当画骨说到这里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一下,便继续解释道。

“他们之间的确存在着一定的关系,那便是,书屋内的那本书籍便是他的记忆而形成的,如果想要解救对方的话,只想要轻轻地把书籍打碎以后,他便可以恢复正常了。”

“只需要把它给打碎?就可以了么?”此时此刻,萧逸的脸上露出一丝后悔的神色,疑惑道。

“是的。”画骨肯定道。

“……”

听到画骨的再次肯定,只见萧逸的脸上充满了无尽的后悔之色,暗怪自己当时太过于小心了,如果,自己直接把书籍撕掉的话,如今,也不用这么的烦恼了不是。

最后,只见萧逸的脸上露出一丝预言又止的神色,张了张嘴,最终化作一声叹息声。

“怎么了?”画骨疑惑道。

“为何?这次任务上增加了一条,任务失败,如果,这次任务真的失败以后,将会怎样?”萧逸沉声询问道。

听到萧逸的话,只见画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最终沉思了片刻以后,双眼紧紧地盯着萧逸,沉声解释道:

“如果,你没我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那么,你将会真的死亡,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