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满目山河行 第33章 以身献祭(2)

作者:蒙真七夜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19-10-15 06:59:45

第33章以身献祭(2)

大国师说着话,已经越过几位弟子,走到了祭台的最前方,低头注视着祭台下黑压压的人群。

“世民百姓和虔诚的信徒们!”大国师向人群大声说道。

人群听到大国师的声音,纷纷昂起头看向高高的祭台。大国师居然和他们说话了,人群在片刻的目瞪口呆之后,爆发出了一波狂热的呐喊声和欢呼声。人们频频挥舞着双手,向高高在上的大国师致敬。

“神主在世界之初创造了我们的灵魂,恩赐我们以智慧,并将生命置于我们躯壳,然后,向我们宣示神启和善行。我以内心的喜悦和纯洁的动机宣告你们,现在,为取悦神主和诸大天神,在神主创造的大地上,在众灵体选中的地方,一位最伟大、最优秀、最仁慈的善使降世了。”

“她手握日月星辰,得天地精气滋养。从今以后,劝善惩恶的的神主将佑助她,平息一切叛乱。强大的诸大天神将支持她,制服桀骜不驯者。真诚者必将得到拯救和欢乐,践约者必将如愿以偿目睹天国的光辉……”

大国师的声音苍老而略带嘶哑,却穿透力极强,从半空中飞落下来,直达每个人的耳际,人们的情绪也随之激荡了起来。

“善使降世了!”人群欢呼着。

“大国师万岁!”众信徒纷纷拜倒在地。

祭台下的欢呼声高亢得近乎疯狂,大国师站在高台上,风吹散了他的白发,上下飞舞,他如同一尊屹立在天地间不倒的神,巍然不动。

“现在,我要把每位智者应该记住的事,告诉那些非常想听和正在洗耳恭听的人们。我要说,凡牢记我的话,并身体力行者必将得到拯救和欢乐,如愿以偿地沐浴在天国的光辉中。”

大国师加重了语气:“世民百姓和虔诚的信徒们,请睁大你们的眼睛,寻找到神主恩赐的善使。拿起武器,做好战斗的准备,追随她的步伐,战胜那些凌辱和恐吓我们的人,将伪信者赶出我们的家园。”

“为达成你们的意愿,我将以我的生命祭献给伟大的造物主。祈求神主扶持和佑助你们,战斗到底!随着时光的流逝,终将以我们的胜利而告终!”

大国师说完,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他高擎起双臂,昂头看向天空,身子微微向前倾,像一只准备展翅高飞的苍鹰。

就在人们猜测着他的用意的时候,突然,一道闪亮的弧光从他胸前划过,激闪出星星点点耀眼的火花,一团金色的火焰出现在他的身上。

就在人们大惊失色的时候,火焰在他身上漫延开来,把他变成了一个火人。熊熊燃烧的火光折射出了他平静而苍老的面容,他的身躯象太阳一样发散着金光,闪亮得连白昼都有些黯然失色。

“找到善使……只有她能拯救你们!”大国师的声音远远地传来,连同他燃烧着的身躯一样飘忽不定。

当最后一缕火光消失在祭台之上,人们才从惊骇中回过神来。

“神主保佑!”人群又匍匐到了地上。

脸色惨白的惠宗皇帝跌倒在座椅上,半晌也没说出话来。

“你的目的达到了!”萧冼冲着台上那一堆还在冒着火星的灰烬狂叫起来,他的眼中露出了刻骨的怨恨和恶毒,这让他的脸变得更加狰狞。

“原来这些年你装神弄鬼,就是为了利用我,掌控朝政、掌控西泽!我辛辛苦苦伺候你了三十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过是个黄毛小丫头!你不惜把自己点燃,以身献祭,就是要让世人永远记住这一幕,记住你的训令,记住她!”

想着自己三十年来的忍耐,不休不眠的精心谋划,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萧冼失去了最后的理性。

他声嘶力竭地咆哮着、诅咒着:“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会用尽一切手段,抹掉你留下的印记,也抹掉她!这所有的一切,大国师府、整个西泽,都是我的!是我萧冼的!是我的……”

接到了赵丫和牟羽,祁池收留了跟随了他一路的唐五,秦风一行人就马不停蹄赶路。不到几天工夫,就到了西泽与北洹交界的边境。

这一路上,秦风见无人拦阻,还暗自有些奇怪。他们没有见到祭台上的情境,自是猜想不出缘由。

一路护送他们的牟羽倒是明白,之所以没人阻拦,是乌孙大国师最后的安排,让萧冼所有的谋划都落空了。特别是最后祭台自焚献祭的那一幕,太过于震撼,不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还打了萧冼一个措手不及。

萧冼现在要忙于权利的转接,还要应对惠宗皇帝和其他人的责难。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惠宗皇帝不会满意,朝臣们不会满意,西泽的子民也不会满意。他们不满意的话,萧冼就坐不上大国师的位置。

这么一来,萧冼只能忙于善后,他已经无暇顾及祁渺这些人,即便是稍后腾出手来,也已错过了追杀的最佳时机。

牟羽可以想象到萧冼对乌孙大国师的那份怨恨。

祭祀火神那日上午,出大国师府的时候,他按照事先的安排,没有和萧冼他们一起上车,而是躲藏进了苍月殿,四师兄莫贺代替了他。

赵丫虽然上了马车,却在祭台前,在大国师的精心安排下,被另外一个小女孩替换下来。

待牟羽从苍月殿密道出来,到了城郊祭台前,赵丫早已经坐在一辆豪华的马车里等候多时,这辆马车的主人却是大将军李坦的母亲。

大将军李坦在西泽国的权势可谓如日中天,能与他较量的人,唯有一个乐平王了。

惠宗皇帝显然很乐意看到手下两位重臣的争斗,以此制衡他们。很多时候,惠宗皇帝会明显偏向乐平王,自然不是因为亲情的缘故,而是因为大将军在军中的声望过高,有越过他控制线的风险。

就在几月前,惠宗皇帝把乐平王一系的几个宗室子弟,指派到军中去任职。还借口李坦手下的几个将军治军不力,撤换了军职,改任地方小官。

即便是这样,李坦的声望也并未受到影响,他的母亲,自然也是受到百姓敬仰、百官礼让的豪门贵妇。作为萧冼的盟友和合作者,李坦母亲的马车,当然也不会在萧冼的人严格盘查的范围内,大国师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对于大国师来说,这次的“金蝉脱壳”,把莫贺装扮成牟羽,把另一个小女孩装扮成赵丫,再替换出来,并非难事。最关键的一点,是要让萧冼察觉不到丝毫的异样。

所以,大国师精心策划了高调出行和祭台前万人围观喧闹的盛大场面,又算准了萧冼的心理,让他亲手把赵丫抱上了马车,安心地看着他安排的自己人驾驶马车一路前行。

大将军李坦的母亲信奉夷教,连带她府里的下人也都是大国师虔诚的信徒。不用大国师出面,只一封盖有大国师私人印鉴的手书,就让那些人狂喜不已,这“借车”“借人”之事,就办稳妥了。

祭坛前万人跪地顶礼膜拜之时,大国师马车里的赵丫,便轻而易举地换成了李坦的小女儿。李坦母亲的马车,也就那么堂而皇之地拉着牟羽和赵丫,离开了祭祀现场,一路顺畅地来到了与秦风等人会合的地方。

萧冼虽然一向心思细密、行事谨慎,但他那日心里有鬼,又担着谋逆那么大的事,顾此失彼也是正常的。莫贺不说话,也不和他接触,一时半会,他也发现不了。

直到祭祀完,萧冼才有所察觉,但那个时候,为时已晚,牟羽和赵丫已经离开了他掌控的范围。接下来的大国师自焚献祭的一幕,更是彻底扰乱了他的心智,等他平息下来,牟羽等人早就远走高飞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