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赝太子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追踪

作者:荆柯守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19-11-20 12:36:56

随着航行,水面渐渐宽阔,浩浩渺渺两岸都模糊,新水与旧水激荡,掀起六七尺高的浪,远望去,天水混成一片。

一艘艘商船,不远不近跟着官船,犹天空之中的云,这是船帆的颜色,而在这些商船后面,也跟着一些私人船只,并不是商船,而是所谓的旅船。

包下这些船只,多半是一些散客,其中就有想从京城回家的外地乡绅或家资丰厚的读书人。

这些乡绅或读书人,虽比普通百姓有些身份与钱财,却够不上官船,可让他们与商人挤在一艘船上,因着种种原因而不愿。

于是,这种一个艄公几个水手加一艘不大不小旅船的组合,就成了这些人的首选。

眼下,大多的旅船就跟着商船,冷眼看去,并没有太大区别,无非就是不像官船挂着黄龙旗与官字灯笼,也不像商船挂着某家某姓的灯笼,让人一眼就能知道是谁家的船。

“公子,再往前走,可就要到入海口,到那时,我们这等小船,根本就行不远,随时可能被风浪打翻,您确定还要继续往前走么?”

一艘缀在末尾的旅船,艄公看起来五大三粗,却很心细,望着包下这艘船的孙公子,心里忍不住犯起了嘀咕。

要说,当初不过是看孙公子衣着华丽,出手也很大方,光定金就直接给了二十两,路上一应嚼用,也都是额外花钱采买,还并不要求入海,只说沿着大河行一段路即可,这才答应了这活计。

可现在看孙公子的架势,不像是打算停下,难道这位公子是打算乘坐着这船入海?

只怕一个大浪拍下来,船就要松散了啊。

“还不到入海口,你急什么?”一直背对着艄公的少年,这时回过头,黑沉沉的眸子,阴冷看了一眼。

本来还想说什么的艄公,一触碰到少年的目光,顿时下意识打个寒战,只觉得身上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一种被阴暗恶兽盯上的本能的恐惧,差点让他腿一软,当即瘫在那里。

好在孙公子只是呵斥了这么一句,就重新转回身去。

擦了擦额头的汗,艄公不敢再说什么,想想孙公子说的也对,现在还是沿着河岸走,并没有出海,还不到靠岸时。

“算了,继续往前走吧。”冲几个水手挥挥手,艄公自己叹气走了,一直远远望着前方船队的孙不寒,这才勉强压住了心中的暴戾。

差一点,他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对艄公下手了。

但真当众暴露妖怪身份,接下来的计划就要泡汤,所以忍得也很艰辛。

在别人看来,他是望着跟着的商队,但实际上,他的眼中则越过商船与官船,直直地锁定了钦差船。

“钦差大臣、兵部尚书……呵呵……”

不愧是三品大员,在自己没有受重伤时,还不至于有这样强的威慑,可在眼下隔着这么远,扑面而来的气势,以及钦差船上滚动的力量,烈日一样烧灼着自己,而自己则像是离了水的鱼,根本就不能靠近,否则痛苦会骤然加剧。

甚至就算是离得这样远,也对自己这皮囊,也有着伤害。

“咳咳!”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嘴里突然咳出了一口血。

孙不寒掩口的手慢慢放下,目光落上去,发现手心的血,并不是鲜红,而是带着污色接近黑色的血,其中还有着细碎的血块。

这身体就要撑不住了么?

“可恨,一步差,步步差。”孙不寒垂眸看着黑血,森然一笑:“那就博一下吧。”

“那只狐狸精,屡次逃过我的搜索,我当时不觉,后来细想却极去蹊跷,难道青丘的那件魏世祖的宝贝,就在它身上?”

“就算不在,也必大有渊源。”

夺舍并不那样容易,必须恰是人生来的秉命,以及八字都吻合,并且还会消磨一部分元神。

要不,鬼神之道早就肆无忌惮——夺舍太子岂不最好?

就算不是太子,富贵人家岂不是最好?

几十上百只修炼鬼神之道的妖怪都投入富贵人家,等长大了,一联手,岂不立刻变了天?

就算到这时,孙不寒还是想尽量保全这躯体,当然,如果夺了那件魏世祖的宝贝,舍了这躯体也值。

本来按计划,是打算再跟着深入一些,但眼下身体撑不住了,这船上的人大概也是不愿了,孙不寒可惜想着,只能仓促在入海口发难了。

他袖子轻轻一挥,本就起了的风又大了一些。

还是顺风,直吹着这些船,速度更快朝着大海行去。

“船家!”孙不寒喊了一声。

艄公这时已是望着水面有些心惊肉跳,孙不寒这一喊,立刻就过来了。

“公子,可是要靠岸?”

“急什么?”孙不寒似笑非笑看了一眼,又指着右面:“转向,朝那面去。”

“可是……”

“既没让你出海,只是在这河上转向,你也不愿?真以为这银子,是这么好拿的?”孙不寒眼眸黑沉沉望向艄公,直把艄公看得心下发寒。

“好、好,我这就按公子说的做!”忙不迭地应了,艄公立刻跑得飞快。

这艘船,因是挂在一溜船队的末尾,所以它的突然转向,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

这一路上,只是顺路跟着的船只就不少,时不时就要到了地方靠岸,就算是注意到的,也只看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眼见着在风中抵达了一处,风势越发大了,将这艘船船帆吹得直直鼓起来,快要破了的模样。

船只歪歪扭扭,随时都可能在这海河相接的区域侧翻。

在河上算是不小的船了,到了这里,显得弱小而无助。

“公子,真的不能再往前去了啊,再往前,船就要翻了!”艄公顶着对孙不寒的畏惧,一脸着急的说。

毕竟再往前,真可能船毁人亡,就算是这公子很恐怖,可反正都是死的话,畏惧自然也就少了。

“你看前面。”孙不寒示意艄公看向前方。

“那、那是……”

一座不大的小岛在薄雾被大风吹开,露出了本来面目。

这大概是入海口由江河的淤泥形成,恰在入海口与真正海洋之间,虽是不大,但眼看着天色暗了,风也大了,靠岸停船,暂时避风,的确是安稳的做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