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赝太子 第二百章 何以报德

作者:荆柯守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19-11-21 16:17:03

这样的本事,或能成一个儒将也说不定。

又一想,本朝在承寿年,对军将就有着压制,当武将,哪怕当到了大帅,钱之栋那样,不也是一道圣旨就成为阶下囚?

可没有文臣来得舒服。

文臣虽没有兵权,但地位清贵,得罪了,杀人不见血,毕竟将在外,而枢纽文臣可守在皇上身侧,随时进言。

不过,简渠转又叹着:“唉,如果不去这一趟,我实在想不到,钱帅的变化竟这样大。”

“之前还高高在上,数万大军无不俯首听令,是何等八面威风,可现在连个九品官都敢欺辱……”

说着,简渠心情复杂的苦涩一笑。

他说这些,不是为了求得别人回应,更是自己发泄,说完,就转身望着远处的大海,发起呆。

“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欺辱原本高位的人,现在还算好了,不说前朝,本朝牧德泽听说过么?”

“内阁大学士,宰相之一,下狱后,狱卒竟然敢按着逼他学狗叫。”

“当然,后来大家都知道,牧德泽起复了。”

“有人劝,宰相肚里能撑船,何不一笑泯恩仇,让皇上也知道大度。”

“牧德泽却说,以恩抱怨,何以报德?”

“不能直接诛杀,先寻错革职流放,再吩咐接收的人好好伺候,硬是逼的这狱卒家破人亡,当事人上吊才罢休。”

“以后,本朝狱卒,手段为之一松,不知多少犯官受其恩惠。”

苏子籍淡淡说着这让人毛骨悚然的话,朝远而去,稍远一些,野道人跟过去,突然低声说:“钱之栋死定了。”

苏子籍看他一眼,野道人继续说:“我刚才观其面相,原本贵气已消失不见,反死气弥漫,这次回京死定了。”

苏子籍垂眸,却想到了刚才自己身上的变化:“我的天命增长,难道真跟钱之栋有关?”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从船舱里出来,一眼看到了甲板上的苏子籍,就急匆匆走来。

“苏公子,邵公子快不行了。”走到苏子籍跟前,士兵压低声音说。

苏子籍骤然一惊:“这样快?”

虽然邵思森的身体明显撑不住了,可随着前几日钦差知道吩咐大夫给用好药,病情稍稍得到了控制,苏子籍一度认为邵思森起码能撑到回京。

没想到,才行船十日,就不成了?

因着之前的情谊,苏子籍立刻就快步朝邵思森住的船舱而去。

抵达时,舱门开着,一股刺鼻的药味,正从里面传出,一个四十余岁的大夫正在里面指挥着熬药,榻上躺着一动不动的人,正是邵思森。

自从上了船,初时还能跟苏子籍说说话,到了后来,昏睡时间就比清醒的时间多了。

而现在,一看那青白的脸色,苏子籍就心下一沉。

虽找知道邵思森生机渐去,死气弥漫,可真到了这时,还是有些难过。

明明行船十日,再过十日,甚至用不了十日就能抵达京城回家,邵思森却连亲人都见不了一面,就要命丧船上?

大夫见着来人,也不说话,接着又在药箱里取出一截人参,让跟班加入药中慢慢熬着。

见苏子籍进来,他起身出去,擦身而过时,低声:“等着过会醒了,抓紧时间说些话吧。”

苏子籍转身时,看大夫远去的背影,想问什么,又止住了。

“大夫既说了那番话,再问病情,也没必要了。”

这已提醒着,里面的人就算用人参吊命,也只能吊着片刻时间了。

“他昏睡了多久?之前可曾醒过?”走近榻前,看着躺着无知无觉的邵思森,苏子籍沉默了片刻,轻声问正看药的少年。

这十四五岁的少年是大夫的学徒,长相普通,看着有点腼腆,此刻听了苏子籍的问话,才抬起头,小心翼翼回答:“从您早上看了邵公子后,邵公子就再没醒过。”

事实上,苏子籍过来时,邵思森也只能勉强起身,喝了一小碗羹汤,喝完就又躺下了。

与苏子籍也没说上几句,但就算是这样,也比现在看着好很多。

谁能想到,这么快,邵思森的身体就撑不住了。

“你忙你的吧,不必管我。”

苏子籍没心情闲聊,就让少年自己看药,自己则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不远处的角落,看着枯瘦昏迷的邵思森。

人命旦夕不保,谁能想到当时一时之勇,要上阵杀敌,结果就因中了一箭在肩上,就无药可救呢?

见旁放着一本书,恰是邵思森前几日曾经借阅给他,又再次怅然一叹。

空气中,人参味已是稍稍出来一些了,为了平静心情,苏子籍强迫自己拿起书,轻声读诵。

“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其岸势犬牙差互,不可知其源。”

“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

随着朗诵一篇完成,【经验+3】一行字在书上飘起来,转瞬消失,苏子籍不动声色,继续朗读。

不断闪过的经验值提醒,让浮躁的心情也跟着慢慢平静下来。

换做别人,这样经验提醒,可能会影响了读书,但苏子籍从苏醒,就在这样的提醒下不断进步,看着它,反觉得亲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人参味已渐渐浓了,只轻轻一闻,就能闻到药中掺杂的这股味道。

苏子籍对医术并不是很在行,但也因阅读过一些书籍,略有涉猎,此时提鼻子一闻,就能闻出七七八八的草药是什么,而这些,无一不是没有多少效果的药物。

反是后加入人参,起着作用。

可见,这次熬的并不是药,是参汤,就是为了吊命,而不是为了治病。

苏子籍又读了一会,这时耳尖听到一直安静着的床榻上,有了轻微动静。

苏子籍立刻就朝着看去,正看到了正缓缓睁开眸,并试图挪动一下的邵思森。

“别动,我来。”苏子籍忙掩卷过去,动作轻缓将邵思森慢慢扶起,又用厚软的枕垫在身后。

“邵兄醒了?”这时,不知什么时过来,只是站在门外的简渠与野道人,都露出一丝惊喜,在外面进来。

三个人都围在邵思森的身侧,邵思森想说些,又有些吃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