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赝太子 第二百零五章 恨给大郑出力

作者:荆柯守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19-11-20 13:07:55

钱之栋这话,让苏子籍有些不知道怎么反应,能让仇人对自己一诺放心,这事也没谁了。

“东西就在井口十步远老杨树下。”钱之栋又将女人暂住的地点,也说给了苏子籍。

钱之栋尚想多说时,苏子籍看到远处甲兵已有不耐之色,并不想与钱之栋过多接触,毕竟说几句是正常,多说就不对了。

苏子籍转身要走,走了几步,突然回首,问:“事到现在,对你的处境,你也应该理解,你现在是怎么想?”

“怎么想?”钱之栋突然之间冷笑:“别人会说,欲在乡下当个富家翁,依我在想,假如从没有出仕就好了。”

苏子籍深深的看了一眼,这话听起来平常,其实隐含着最深的含义,呼吸一口清冽海风,再不说话,抬起脚径直走了。

“这话的意思是,死到临头,却只是恨——恨自己为什么给大郑出力。”

“到了这步,丝毫不悔,只悔自己为朝廷出力,心气还很顽强。”

“在乱世,必是枭雄。”

“可惜,生错时代了。”

苏子籍并不知道,一开始结怨的桐山观的当代观主,有过这念:“宁可把天机秘术断绝,也不使后世弟子,有机会报效朝廷。”

因没有天机秘术,想当奴才而不可得。

或许,世上所有有才能之人,临得这关头,最大的怨望都是一样,就痛恨当年,为什么给朝廷(老板)效力。

之后几日,苏子籍再没见过钱之栋,仿佛那天相遇,只是钱之栋难得的一次放风。

但野道人从别人得了情报,告诉苏子籍,钱之栋其实现在也没有被拒在船舱里,每天都有一些时间可以出来吹吹风,晒晒太阳。

可自从钱之栋那天见到了苏子籍,仿佛一下子就心如止水了,连出去吹风,都懒得动,脾气也好了很多。

见钱之栋那样,看守的士兵,就随他去了。

“公子,大约再过一两日,就能抵达京城,就是看这天色,似乎不是很好,要下雪。”

野道人与苏子籍同站在甲板上,看了看天色,对苏子籍说。

苏子籍望着前方,虽现在还看不到岸,但只要一想到,一两日就能登陆,与叶不悔见面,不必被拘在船上,心情就多少有些舒敞。

京城·清园寺·居士院

青灯黄卷,钟声颂经

叶不悔整日独坐在院,偶然出去也是会见棋圣杜成林,在香客眼里,她被迫在青灯古卷中度日。

“这是谁家的小娘子,怎一个人住在此处?”私底谈起,不免会叹息一番,这样少女,竟然落得这一个凄苦的境地。

尚有几个地痞,想打些主意,不知道为什么,过几天就没了。

“怕是贵眷,惹不得。”

对她的种种身份,随时间一日一日过去,也就慢慢消弭了,只是更敬而远之。

叶不悔对这些猜测,略有耳闻,她只能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凝神下棋,有空就抄写着棋谱,说来也怪,抄录一分,往往多了一分领悟,日子一天天过去,文稿一张一张,层层相叠,渐叠渐高。

棋艺也一分分涨,惹得了杜成林连连惊叹。

等累了,叶不悔皓腕轻移,搁下棋子,凝眸看着棋盘,却有些意犹未尽,又转身拿出了前几日才收到的厚厚一摞家书,看了这封又看那封,明明已翻看了无数遍,可她仍看不够,仿佛能透过熟悉的笔迹,看出一朵花来。

直到脚步声响起,听到外面敲门声,她才将书信放下,披个斗篷出去。

隔着门,叶不悔问:“谁?”

“夫人,小侯爷命我来给您送口信,说是苏公子已在归途,不日即将抵达京城,请您不必担心,静候佳音就是。”

“真的?苏子……我夫君要回来了?”叶不悔忙将门打开,追问。

对面是常来的李婶,手里还有个竹篮,她福了一礼:“是这样,我家小侯爷也是听到了消息,说钦差船快则一日,慢则两天,就能抵达京城。”

“特派我来送信。”

“多谢你来报信,这些你拿去。”这是喜事,幸叶不悔身上有些银豆子,抓出几粒给了她。

李婶笑着收下了。

“谢夫人的赏,钦差船到了,提前必有快船通知,我要是得了消息,就来告诉夫人。”

“那就有劳了。”

“还有,这些吃食,都是府内的东厨的,夫人派我来送些。”

其实就是些点心果脯蜜饯,叶不悔又道了谢,接了竹篮,等她离开,心情颇好的回转屋里,将斗篷脱了扔到一旁,轻轻捧起一封家书,对着书信说:“你总算是要回来了。”

“消息送过去了就好。”侯府,方小侯爷听到报告点了点头,挥手让她退下,坐到了炭火盆前,用火筷子漫不经心拨着炭,火光照在了脸,忍不住自言自语:“没想到,竟让苏子籍立下军功,甚至还这么快就回来,也不耽误会试,动手脚的人,此刻怕已怒了。”

不仅没能让苏子籍吃了大亏,还反“送”了功劳,更没能成功阻了参加考试,还在皇上落下了不好的印象,堪称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想到齐、蜀二王此刻心情怕不好,方小侯爷就忍不住有些想乐:“就是不知,同去的太学生是不是也立了功。”

听说两位钦差送回来的战报里,并没提到邵思森,怕就算是立了功也有限。

此刻还不知道邵思森已在海上殒命,方小侯爷便就此抛开,不去多想了。

只是笑过了,小侯爷仍心事重重,皱眉不语,刚才这是苦中作乐,现在却只是想着:“今春,皇上又有微恙。”

说是微恙,为了不震动朝廷,真正的微恙,都是不传到外面,能传到外面的微恙,其实就不轻了。

“今上年纪并不算太大,不过是知天命的年纪,尚未到耳顺,但屡次报恙,却是不妙。”

这大逆不道的想法,本不应该臣子去想,但方小侯爷不得不想。

“要是尚有五六年,苏子籍或有些机会,要是五年不到,就算皇上扶持,怕也斗不过齐、蜀二王。”

“可我侯府,已经介入了苏子籍之事,虽自己清楚,是奉了上命插手,可外人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把我们归成一党,到时齐、蜀二王谁登了基,想到了这处,发作起来,又怎么挡?”

“除非我反戈一击,但必恶了皇上,皇上只要一息尚存,雷霆之怒更是难当。”

想到这处,方小侯爷不由忧心,这被迫上了贼船的滋味,可不好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