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赝太子 第二百二十章 祭祀

作者:荆柯守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19-11-20 11:34:54

三月·临化县

此时的临化县,虽算不上春暖花开,可也冰消雪融,一路行来,树枝已有了嫩绿,有风拂过,也在微寒同时,略带暖意。

这正是一个乱穿衣的时间,有些人畏寒,仍穿冬服,有些人则已换上稍薄些的春服,行走间自有一派风采。

牛车往来不断,临化县虽和京城相比,自然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可也是县城,在去年广陵省部分府县闹水患时,这里太平无事,被一些人认为是宜居,比去年还要热闹几分。

“干爹,这里是临化县了。”

跟着于韩出宫一路来到临化县,是两个小太监,已拜了干爹,三人一路行来,乔装打扮,并不敢声张。

齐王、蜀王两王势力最强,而鲁王虽势力单薄,母妃仅仅是个昭仪,但既已封王,却不可小看,就算是尚未成年的皇子皇孙,也未必就真无害,只是按照大郑的规矩,十五岁出宫,一般是赐蕃宅封国公,待得年长些,看身份和宠爱再封王。

作娘娘的亲信,于韩自然不想节外生枝。

幸娘娘这十七年来都是守着宫殿,除了必须皇后出面的事,几乎从不与外人接触,娘娘又早就没了家族支持,宫中的妃嫔虽对她占着后位不满,可是没了儿子,也无孙子,只是一个皇帝可能打算遮丑的傀儡罢了,不值得多关注。

这才能带着人轻易离宫。

掀开车帘,带了些老态的白净面皮上,露出些许感慨。

“这就是临化县啊。”于韩轻叹着:“过去可不是这个样子。”

“干爹曾来过?”

这次说话的,并不是前面赶车的于穗,而是陪着于韩坐在牛车内的于果。

于韩略带一点怀念笑笑:“多年前事了,曾打这里路过。”

随后就不肯再多说了,只是看着这普通的小小县城,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

虽说这里不是真正的乡野之地,可太孙何等尊贵身份,若不是当年的祸事,现在正是顶尖尊贵,出入都需要宫女太监簇拥,很可能一生都不会到这里。

但又想到当年事里死去的三岁皇孙,又随后带上了庆幸。

若非这里远离京城,是极普通的小县,又焉能顺利藏了太孙近十七年?

这么一想,对这地油然而生了一丝好感。

“干爹,眼看着天黑了,我们先找家客栈住着,我去打探一下叶先生坟地所在,等明日一早再去祭祀。”

这天黑去祭祀,也有些不合适。

于韩点首:“就这样吧,明早过去。”

有这两个伶俐的干儿子跟着,这些小事,于韩并不操心。

等牛车到了,稍停了片刻,入住临化县客栈的事,就都被办得妥妥当当了。

在外人看来,这不过是带两个小厮路过县城的略有薄财的普通老爷,看上去就平平无奇,丝毫引不起别人的好奇与注意。

等吃过晚饭时,于穗跟于果两个小太监就已将事情打听得明明白白了。

“干爹,已问清楚了,叶先生就葬在城外一处坟地,附近是山岗,不远处有座庙宇,等我们到时出了城,一直往前走,就能看到庙宇,再拐过去找,能找见叶先生的坟了。”

于韩听了,点点头:“先休息,明早出城。”

当夜无话,次日一早,城门刚开,就赶着牛车出了城。

果然行出不算太远路程,就看到远处有山岗,再走就看到了一座梵庙。

因并不难找叶维翰的坟,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就驾车过去了。

到了时,太阳也就才刚刚升起,清晨微风吹拂,郁郁青青环境,令人觉得心情不错。

“是个吉地。”哪怕对风水并不怎么了解,于韩也有一些眼力,起码这地给人的感觉颇好,寻常人见了,怕也会艳羡能在百年后葬于此地的人。

太孙身是女婿,为叶维翰选了这样一处地方,看得出,这是用心了,及到不远,就看见了墓碑。

这是用砖石垒砌而成一个坟包,有石碑,简单写着叶维翰之墓,下面有着叶不悔跟苏子籍之名。

叶维翰就埋在这里,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上了前,都是不语。

“叶维翰原名叶度,出身官宦之家,是正四品礼部侍郎叶敦诚之次子,投入了太子门下,太子出事,树倒猢狲散,有的还反戈一击。”

“只有叶度消失不见,朝廷也曾追查过,只是以为是畏罪逃离,又清点没有少了重要人,也就算了。”

“怎么想着,是改了名字,还携太子一个外室而逃,她怀孕,谁也不知道。”

“现在终于给太子留了后。”

于韩默默想着,感慨万千,现在有了反推,自然查明这女叫沈宜媛,原本也是官宦之女,因父罪充入官妓,开馆前被人送给太子,因身份低微,也没有入得太子府,不想却逃出了视线。

有了她,就有了苏子籍,皇后,终于有了盼头,透了一口气,缓缓说:“取出来罢!”

三人是秘密而来,虽没有通知地方官府,可随身带着皇后懿旨。

三人在坟前站住,于韩将提前买好的糕点、酒肉、水果都一一摆好,于韩收敛了表情,正色展开皇后的懿旨,轻声读诵。

说是懿旨,其实就是盖了凤印的宣纸,还有着皇后亲笔感谢。

读完,冥冥中,似乎有什么突然变得不一样了,于韩又接过酒杯,斟酒,朝坟前空地上一撒。

“叶先生,你应该清楚,太孙虽给你隐名埋姓,给保全了下来,但这也意味着,太孙尚没有名列宗谱,还不是皇家的人。”

“故太孙第一步就是复姬姓,列玉谍。”

“只要皇上承认了这点,他是太子唯一的儿子,太子太孙,名正言顺,自然有人投靠。”

“第一步最难,望你在天有灵,请庇佑太孙此次顺利考取进士,这样才能进行下一步。”

“这是皇后之愿,亦是我之愿,更是太子之愿。”

“这里不能久留,我就只好用三杯酒,来敬你忠义了!”

说着,又斟酒,再撒,连撒了三杯,于韩对两个小太监说着:“我们走吧,心意已经到了,现在就看太孙是不是争气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