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蘸血为画 第二十五章 在遇心如雪

作者:来者自来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0-01-24 10:05:32

那络腮胡仿若不敢相信一般,摸了摸自己耳朵,然后含怒狠狠一拳轰击在君子胸口…

瞬间君子全身形成一道金色护罩,原来是晨曦给他的惊鸿玉佩护主了,虽保住了性命,但那一拳的震荡还是让他喷出一口血来,惹的那络腮胡三人也惊疑一声。

此时戴在君子颈上的玉佩,也有了细小裂痕,隧直接一把扯下,转身捏住凝霜俏脸,迫使其嘴巴张开,直接粗暴的扬手,吧惊鸿玉佩塞入凝霜口中。

“专心疗伤!活下去为我报仇!”简短的一句话说出,君子又疯狂的向着络腮胡扑去…

他又怎会是络腮胡对手?被络腮胡像个沙包一样踢来打去。那另外两个魔修也没有闲着,全力一刀向凝霜劈去,但又是一道光罩升起,这二人居然用尽全力也不能破去护罩。震惊的同时也不断轰击起来。

护罩内凝霜早已泪流满面,她自然能用神识看到外边的一切,也当然知道君子用身体挡住几人的举动,

更心痛的是他居然吧惊鸿给了自己,好让自己活下去,她当然明白同一个大境界根本破不掉惊鸿防护,但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明白君子给自己的有多珍贵。

在看到君子被一脚踹飞,又颤巍着爬起,她竟发现自己有着一丝心痛,这一刻她忽然怕极了,她多么希望能出现奇迹,多么希望君子能活下来,或许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那道瘦弱的身影,已在那一次次自杀式冲锋中,慢慢烙印在了她的心里…

此时那络腮胡就像泄愤一般,对着君子胸部连打十八拳,在和境界本就要高于他的魔修对打,饶是君子炼体了三年,此时胸骨也已全部塌陷,内脏也碎了接近大半,全身上下完整的骨头已不足一成。

仿佛那络腮胡已经玩累了,站起身来,狠狠一脚向着君子头颅踩去,看那阵势,若是这一脚踩实了君子必定是形神俱灭。

凝霜也拼着反噬睁开眼来,两行血泪顺着脸颊流下,含糊不清的大喊了一声“不要!”随即就不断从嘴角溢出鲜血,临昏迷前看到君子身上涌出大量黑雾,仿佛是凝聚成了一道身影,可还未看清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

已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华贵的玉床,君子此时正躺在上边。

身上的痛楚让他明白自己还活着,想要试着起身,双手刚一用力,就疼的直嘶冷气,索性就躺在那里,双眼愣愣的盯着天花板,房间里并没有人,他也不知自己昏迷多久,不由胡思乱想起来。

由于已陷入了昏迷,后边发生之事他并不知情,好奇之下打量起了身边的环境,不大的卧室装修极为精致,整体是以粉色为主,倒也没有多余家具,屋子正中放着一张方桌,上有水果,距桌不远放着梳妆台,上边摆满了各种胭脂水粉,精美的木质双门衣柜也靠墙而立。

他也猜测起来:“看这装修风格以及梳妆台,可以断定这卧室主人是女子无疑,可那个女子会救自己呢?”

君子内心一震,又喃喃自语道:“自己认识的女子并不多呀,而这次又是和凝霜一起出来,最有可能是在自己昏迷后,凝霜恢复赶跑了几位魔修,或者就是来了救兵,内心也确定这是凝霜闺房。”

想到这里君子不由内心窃喜“虽然这次实在是太冲动,搞的差点丢了小命,但若能换来美人倾心,那也算是值得了。

以现在看,这次英雄救美也还算成功。”想罢又向着那粉色装饰看去,心道“真想不到,平时那么冰冷,闺房却布置的这么粉嫩,原来是外冷内热啊!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

又双目乱转间,瞟见盖在胸口处的棉被,不由猥琐一笑,强忍着剧痛吧被子捂在了脸上,猛嗅几口又快速拉了下来,疑惑道:“这味道怎么和霜儿身上味道不一样?”说完后还再次猛嗅几口确认。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边推开,闻声君子迅速合上双眼,他现在也不能确定这是哪里了,一开始还认为这是凝霜闺房,可再次确认味道后就马上否决了。

心道:“总之无论是谁的闺房,能让自己躺在床上,起码不会有太大恶意,不如先静观其变。”

君子只听那人脚步离自己越来越近,随着一阵香风,竟是一屁股座在了床边,

正疑惑间,先是听到刀剑之类出窍的声音,随后只听一女声喃喃道:“我看还是算了,既然救这么久都救不活,或许真就救不活了,为了救你,耗费了那么多灵丹,也不能白白浪费了,得收点利息,对了,王长老刚好喜欢吃人鼻子,倒不如先割下来送去,免得亏的太厉害!”说罢居然真捏住了君子鼻子。

听刀剑出鞘时君子内心其实就慌了,虽然感觉这女声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是谁,在听见那女子说割下自己鼻子给人吃,内心暗骂这人变态同时,还哪里在睡的住?干咳几声“幽幽”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的脸,在确定不认识此女同时也张口道:“不知姑娘是?这又是哪里?”

那女子仿佛很惊讶,答非所问道:“呀!居然活了?”

随即又很遗憾道:“看来只能在暂时委屈委屈王长老了。”

看着君子那尴尬的表情,女子窃笑道:“这才三年不见,公子就忘记奴家了吗?亏的奴家还日日惦记着公子,真是枉费了奴家在那白冷城的一片心意。”

说道这里,君子也想起了白冷城,自己接触过的女子并不多,而唯一自称奴家的就只有心如雪。

难道这女子是心如雪?可相貌也不似啊?

又上下打量了几眼,语气不确定道:“心如雪?”

那女子白了君子一眼后才道:“原来公子还记得奴家啊?那也不枉奴家在救公子一次。”

其实君子也是随口道出的心如雪,身材虽然看起来有那么点意思,可容貌怎么看都不像心如雪,但那女子居然就承认了?

这不由让君子又是一愣,目瞪口呆道:“你的容貌…”

看君子这幅表情,心如雪嫣然一笑,转过头去在脸上点了几下,在转过来时俨然已成了白冷城所见的模样。

作了几个鬼脸后转过身去又恢复了过来“这是易容术,属于很偏门的法术,我也是偶然间才得到的。”

说完又起身站在床边,转了几圈道:“这才是我真正的容貌,怎么样?奴家好看吗?”

听到此话,君子才细细打量而去,斜插飞蝶墨雪镂空簪,那瓜子形,白嫩如玉的脸蛋上眉心一点朱砂,颊间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像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

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韵神情,身穿鹅黄色丝制罗裙宫装,上绣墨雪茉莉,雅而不俗。腰间一朵大大的乳白色蝴蝶结,更显几分娇媚妖娆。

看完君子也忍不住狂咽几口唾沫,内心瞬间对比了起来。如果说凝霜的美是属于超凡脱俗,是那种冰清玉洁。

而这心如雪却如同小家碧玉般温柔可人,端庄优雅。一时间竟忘记了回答。

心如雪望着君子那快速涌动的喉结,显然已是知道了答案,掩嘴一笑道:“你可比那些正道弟子强不少啊。

他们一个个见到奴家,虽然都装出一副道貌岸然,但眼中的欲望奴家确是看的清楚,而你这人真奇怪,明明表现出一副猪哥样,可眼神怎么就是那么纯洁。可真是讨奴家喜欢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