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将门嫡女姬欢歌 第26章 穿上衣裳

作者:孟姝瑗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1-18 13:55:55

“红袖,你快去翻翻衣箱里还有没有能够更换的衣裳!”昨日选择用旧衣更换那件绣满牡丹的衣裙,姬欢歌是有所目的的,可眼前这套新衣的出现,却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这定然不是白飞儿动的手,被红袖展开的衣裳显然价值不菲,以白飞儿的性格,不会花这么多的银两用来陷害她。

而且白飞儿昨日明明也相信了她演的戏,再对着衣裳做手脚,不是画蛇添足么?

红袖应了一声,随即将手中的新衣放回了托盘。走到衣箱前开始翻找,门外便传来了着急的催促:“小姐,夫人要出发了……”

瞟了一眼托盘上精致的衣裙,姬欢歌咬了咬牙,无奈的对着红袖说道:“算了,就这套了,来帮我更衣吧!”

再耽搁时间下去,一旦晚了时辰,哪怕她原本没错,指不定都会被白飞儿那个女人挑出问题来。

红袖翻找衣服翻得一头冷汗,闻言赶忙回到了姬欢歌身边,复又展开了那套衣裳,帮着姬欢歌穿上了身。

战长歌在脑海中勾勒这套衣裳的模样时,显然考虑到了姬欢歌身上每一个优点。而且因着这套衣裳要被用来参与宫宴,又处处体现着大气的风格。

当最后一件青色披风被红袖整理好,姬欢歌的气质,已经被这套衣裳矫揉得恰到好处。

“小姐……你好漂亮......”面前的姬欢歌让红袖不由得张大了嘴,她从来不知道,一件衣裳而已,居然能将一个人改变这么多!

姬欢歌正打算凑近铜镜看一眼自己此时的模样,催促声又响了起来,这次换成了家中管事:“小姐,时间不早了!”

心上一横,姬欢歌果断转身,推开了自己闺房的门。

双手交叠平放在腹前,将宽大的袖子展示得毫无皱褶。按着听到的宫廷礼仪,姬欢歌将每一步都走得中规中矩。

可有些奇怪的是,所到之处,原先让她烦躁的催促声,全都息了音。

府中杂役似乎都忘了尊卑贵贱,由不少人呆呆的看着她的模样,连不得直视主子的规矩都忘了。

姬欢歌也不在意,加快步伐走到府门,远远地便看见了站在马车旁的白月母女,思及路上仆婢看见她的反应,姬欢歌嘴角一勾,十分亲切的冲着马车的方向唤到:“夫人,妹妹,久等了......”

二人闻声转头看来,却被姬欢歌的模样给震得说不话来。

浅青色绣竹披风搭配淡紫葡萄纹马面裙,由花季少女来穿着,本应略显老气。可偏偏姬欢歌本身极其白皙,反而衬托出了满满淡雅大方的气质。

再加上姬欢歌冷淡目光中的矜傲,无端使得少女显露了一丝贵人气息。

和姬欢歌相比,一身淡粉,原本看起来天真无邪的白飞儿,倒沦落成丫鬟一般。

更让白飞儿吃惊的是,姬欢歌身上这一套衣裳,每一件都是由流光锦制成!流光锦极为精贵难购,哪怕是将军府,一年都不一定能抢到一匹!

“姐姐……”白飞儿额边淌下一滴冷汗,晕了鬓角附近的妆容,她讪笑到:“这身衣裳,可真适合你......”

她这是想要探究衣裳的由来!昨日里她明明已经确定姬欢歌对那套绣满牡丹的衣裳爱不释手,结果今日姬欢歌突然穿上了另一身。原本的计划落空是一说,更让白飞儿懊恼的是,姬欢歌的打扮居然远胜于她!

懊恼和嫉恨充斥着白飞儿的内心,偏生她还要装出温和模样,强行撑着笑容的嘴角,看起来有几分扭曲。

“多谢妹妹夸奖。”姬欢歌并没有如同白飞儿所想的那般,将这套衣裳的由来脱口而出。

灿烂的阳光下,姬欢歌每走一步,精致的衣裙都会呈现出四溢的流光。流光刺了白飞儿的眼,让她心中更加不满。

她所不知的是,姬欢歌的部署,也被这套突如其来的衣裳给打乱了。

毕竟,镇国将军府的嫡小姐,参加宫宴却未能制得套新衣,本身就是很让人疑惑。

再对比起一旁一身宫装的白飞儿,白月这位将军夫人,岂不是其心可诛?

不过姬欢歌并不讨厌现状,她缓缓走到了白飞儿身边,笑道:“妹妹看起来很意外?不过我也没想到这身衣裳穿在我身上会这么好看,大抵是这衣裳挑人吧……”

往常都是人挑衣裳。哪有衣裳挑人的道理!姬欢歌这话,明里暗里都是在嘲讽白飞儿配不上这套衣裳!

白飞儿气得手直打颤,而一旁的白月自然察觉到了继女和女儿之间不对付的气氛。

白月轻轻把女儿扯到了自己的身后,微笑着对着姬欢歌说道:“欢歌,时间不早了,一会进了宫里,你再和飞儿闲聊吧。你父亲还没出来,咱府里的马车只够容两个人乘才宽敞,不然你再等等你父亲?”

跟着姬恨天,哪怕在宫宴上迟到,也没人敢置喙于此。正好姬欢歌也不愿意和这一对母女相处下去,也就随口应了下来:“那夫人和妹妹先行吧,我再等等父亲。”

得到了姬欢歌的回答,白月便带着白飞儿上了身后的马车,车帘一放,马匹便迈了出去。

而姬欢歌身后也恰巧响起了一个浑厚男声,带着温柔笑意:“欢歌,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

是姬恨天的声音......

姬欢歌脸上的表情瞬间柔和了下来,姬恨天一走到她身侧,她便回以一个甜笑:“父亲还不许女儿漂亮了?都是随了您的长相啊!”

父女二人的脸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相视一笑,二人一同走上了仅剩的那辆马车。

“对了,你妹妹他们呢?”姬恨天这才想起来没见着白月二人的踪影,有些疑惑的问道。

看来白月的先行一步其实是自作主张,不过姬欢歌先前的准许,倒是让此事便得顺理成章了。

“妹妹和夫人都是女流之辈,既害怕车上颠簸,又误了时辰,问过了我,就先行一步了。”姬欢歌将经过简洁明了的告知了姬恨天,但就是这样的真相,反而让姬恨天蹙起了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