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将门嫡女姬欢歌 第36章 闪瞎了眼

作者:孟姝瑗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1-18 13:59:52

白飞儿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白月笑了笑:“你是将军府的嫡女,我自然不会将你如何,大不了,只是抄抄女戒罢了。”

“娘亲……”

咬了咬嘴角,白飞儿委屈至极的望向姬恨天:“父亲,今日女儿在宫宴上丢尽了脸面,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样算了,姐姐是故意这样对飞儿的,说不定,姐姐最终的目的就是想引起二皇子和太子的注意力,最后成为皇妃。”

此话一出,姬恨天一张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欢歌,你今日确实过分了些,而且,为何你要隐瞒弹琴之事?”

女子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本是一件好事,可自己的女儿却故意隐瞒,这让姬恨天觉得很怪异,对自己之前的猜测亦隐隐有些动容。

难道欢歌上次和他说的话是在骗他?

姬欢歌眉头轻皱:“只是无意间和别人学了一些皮毛而已,算不得什么隐瞒。”

“你胡说!”

肩膀轻颤了下,白飞儿一脸委屈:“父亲,飞儿自由习琴棋书画,可造诣却不如姐姐的一半,可见姐姐她究竟瞒了我们多少事,她如此不规矩,将来必定给将军府惹祸端。”

白月暗叹白飞儿不愧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随即叹息:”老爷,飞儿此话不无道理,大小姐实在是不守规矩,必须要好好教育一番。”

闻言,姬恨天眉峰紧蹙,姬欢歌饶有兴致的摸了摸下巴:“姨娘,白飞儿,你们两个的意思是,光抄写女戒还不行咯!”

“老爷常年在外,我管理府中大小事,自然要为大小姐负责的。”

眼底快速闪过一丝阴冷,白月这才道:“飞儿所在的学院马上就要开学了,夫子是整个夜国最有名的才士,京城中的贵胄子弟都在里面,不如大小姐也去的好。”

“学院?”

姬欢歌美眸浅眯,不止是夜国,其它几国有才情的官臣女子也全都去这个南风学院,甚至还有皇室的公主,她倒是没想到,白月会主动让她也去。

可话说回来,整日在将军府和这几个人斗来斗去也难免烦闷,而且百里煜和百里寂也整日盯着她不放,时间久了,难免又被动的被拉进党派和夺嫡争斗当中去。

这样想着,姬欢歌倒也顺水推舟的点点头:“南风学院是三国有名的学院,既然姨娘有心,欢歌拒绝倒也不好,过段日子欢歌便去。”

姬欢歌的爽快让白月和白飞儿微微一愣,顿时喜上心头。

哼小贱人,平日里有将军护着你,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一旦你去了南风书院,那还不是任我拿捏?

“欢歌?”

姬恨天眉头一皱,颇有些欲言又止。

女儿这是生他的气了吗?

夜色弥漫,禅儿鸣叫。

当将军府所有人都睡着后,姬恨天带着忧郁的步伐来到祠堂,隔着房门,看着那一抹在书桌前执笔写字的纤细身影,眼底有着一丝水雾。

他虽然贵为镇国将军,但始终不是全能,如果女儿真的被朝堂中的那些人给盯上,他又该如何向已故的夫人交代?

“父亲?”

耳边突然而起的声音让姬恨天微微一愣,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姬欢歌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欢歌?”姬恨天暗叹自己思念夫人至深,竟然连女儿什么时候到身边都不知道。

姬欢歌清冷的容颜上绽放出一抹笑意:“爹爹,我知道您担心的是什么,今日答应去南风书院,女儿是自愿的。”

姬恨天始终认为女儿是不想让自己夹在中间两面为难,这才如此说,心下对姬欢歌更加内疚了。

叹了口气,姬恨天这才开口:“那这两日你好好休息,我也会让管家提前准备好盘缠,不会让你在南风书院受委屈的。”

虽然有些担忧,但姬恨天也知道,南风书院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自己的女儿有武艺傍身,是绝对不会受委屈的。

而且他是武将,随时随地会上战场,女儿留在帝都总是让他不放心。

————

姬欢歌要去南风学院的消息第二天刚天亮便传进了战长歌的耳中,趁着清晨将军府守卫森严,直接翻墙而入,主仆两人去了祠堂。

抄写了一夜女戒的姬欢歌面色略显疲惫,战长歌有些心疼,北离一脸讨好的拿出早餐摆在桌子上:“王爷知道姬小姐被罚,立刻命厨房做的,现在还热着呢!”

扫了眼桌上的芙蓉卷,珍珠汤等,姬欢歌挑了挑眉梢:“只是被罚抄写女戒罢了,不会挨饿。”

言外之意,摄政王您有些多管闲事了……

北离嘴角隐隐一抽,这姬欢歌的胆子还真是比天都大,竟然拂逆王爷的好意,甚至还说王爷多管闲事。

习惯了姬欢歌的说话方式,战长歌面具后的墨眸满是宠溺:“被罚多少遍?”

“三百遍。”

想起这三百遍的女戒,姬欢歌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这女戒又长又繁琐,就是整日不歇,怕是也要抄上个三五日。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做些其他事。

第一次见姬欢歌清冷的脸上有了些其他的表情,不似平常在他人面前的假笑,反而带了一丝俏皮,战长歌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姬欢歌微微一愣,不过是三百遍女戒而已,这男人是在幸灾乐祸吗?

战长歌微微摇头,走上前轻轻拿起温度正好的清粥,拿起勺子亲自喂给姬欢歌,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话音去依旧寒凉:“北离,你来抄。”

“……”

无辜躺枪的北离脸色有些龟裂,王爷啊,您这心也太偏了吧,凭什么姬欢歌就能被喂饭,而我就要抄写女戒?

不公平,绝对的不公平!

但北离也只敢在心底怒喊而已,还是乖乖拿起笔去模仿姬欢歌的笔迹。

“摄政王?”

姬欢歌不习惯让别人喂自己吃东西,伸出手刚准备自己去吃,男人那低沉如风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写了一夜手都酸了吧,今日本王喂。”

顿了顿,战长歌又补充了一句:“相信你也不愿意因为这点琐事,惹来麻烦吧!”

“……”

北离扫了眼已经张口吃清粥的姬欢歌,暗暗翻了个白眼,王爷,您就装吧装吧,您的心思谁不知道似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