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张云雷]摄人心魂 024

作者:凌墨夜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6-02 19:26:20

秦霄贤压去心头的惊恐,觉得是自己的错觉,他又没干什么,辫儿哥怎么会瞪自己呢,都是误会。

游戏继续,下一个轮到了张九龄,他憋着劲使坏呢,故意把酒瓶子轻轻一推,瓶口冲着王九龙,乐的直拍手,“就你了啊就你了!”

王九龙又不傻,怎么那么容易乐意着了他的道儿,赶紧反驳,“这是肆无忌惮的作弊!我不承认!”

“你管着吗,又没说必须转一整圈儿,没说吧?”张九龄好不容易逮着的机会,绝不放过,指了指一群人,见没人反驳自己的话,得了便宜还卖乖,“看着没,没人反对,选吧你!”

王九龙就知道这时候没人帮自己说话,都憋着看笑话呢,换了自己也这样,认命了,“成,那我选真心话。”

“行,那爸爸问你,你爱爸爸我吗?”张九龄故意朝他呲牙笑。

“……什么玩意!跟这占我便宜呢啊,”这答不答便宜都让他抄走了,王九龙一摆手,后悔了,“那我选大冒险。”

“也行啊,”张九龄也不在乎,笑的更开心了,“那你就让我揪回头发,不能反抗。”

“……我弄死你得了!”王九龙算是明白了,他这是憋着劲的跟自己闹呢,扑过去就把他按在沙发上,骑上去,“你说你是谁爸爸?”

“你你你……!”张九龄被他压的都要喘不上气了,一边笑一边跟他逗,结果被王九龙一顿揉,头发变成个鸡窝了,“输的是你,你不表演节目还欺负我,有天理没天理了!”

“我给大家表演的节目就是欺负你,你们爱看不?”王九龙还能让他占了上风,转头看向一群看好戏的人,直眨眼。

“爱看!”乔荞第一个举手。

“小乔儿你太过分了!”张九龄跟她熟悉一些了,也不见外,一个劲哀嚎,俩人闹够了,才总算松开。

王九龙也是让大家开心,坐下后给张九龄理了理头发,揽着他肩膀坐在一起。

乔荞这顿玲珑磕的那叫一个开心,还录了小视频,独自珍藏起来,美滋滋的。

下一个转酒瓶的是王九龙,他旋了一下瓶子,瓶口停在了孔庆潇的面前,有点不好意思,倒是孔庆潇很坦然,翘着二郎腿看他,耸了耸肩膀,“我选大冒险。”

“那感情好了,我听乔荞姐说您是伴舞,还去过韩国是吗,我特喜欢BIGBANG的权志龙,上次还看到你跳的他们的舞了,能给我跳一次吗?”王九龙期待的看着她。

“就这点事啊,还至于用大冒险跟我提,你想看早说啊,没问题啊,”孔庆潇还在乎跳舞吗,大方看着一群人,歪头一瞅,道,“檬檬来帮我一下,这舞一个人跳太无聊了,承灿也来,你不也喜欢权志龙吗?”

被点名的温檬有点真懵,看了一眼周围,有点不好意思,但也不能让孔庆潇一个人去跳,只好尴尬的笑了笑,站了起来,跟李承灿一起过去了。

“就跳一段啊,全部太多了,不用玩了,”孔庆潇看了他们一眼,点了歌,用话筒道,“我可知道德云男团也会点啊,都等什么呢,就看我们仨在这儿嘚瑟啊,能大方点不,别藏着你们的才华就酒喝了,来来来。”

“得了,大楠这一个大冒险把咱都套里头了,”孟鹤堂看到乔荞那坏笑就知道肯定是她告诉的孔庆潇,起身去拉烧饼,“来吧,坐着等人家看笑话呢?航子来。”

“……我也跳啊?”无辜的周九良指了指自己,看了一眼期待的乔荞,想了想,还是认了,“我可都忘差不多了啊。”

“无所谓,反正都是玩,也不是让你们出道的,怕什么?”孔庆潇拿着话筒,看向王九龙,“瞧仔细了啊,姐跳舞一般都得去演唱会看呢。”

前奏一响起来,孟鹤堂他们倒还记得前面的动作,孔庆潇在最前面,他们跟着溜都行,可看人家那身段,那动作,可比自己当初为了热闹学的正规多了,果然是跳舞出身,不佩服不行。

前面跳的还挺好,到了后面,大家就开始群魔乱舞了,孟鹤堂他们早把动作忘得一干二净了,干脆开始闹了,跟烧饼跳起了贴身热舞,凭的都是那股子浪劲。

张云雷一直看着温檬,他在新加坡就见到了乔荞发的视频,知道她会跳舞,也见过她拉筋,隔行如隔山,跳的不至于像孔庆潇那么完美,但也够性感的了。

乔荞挪了挪位置,凑到他身边,贴近道,“怎么样辫儿哥,我们檬姐跳舞好看吧,我可是特意让笑笑姐拉她去的,新年福利,就当谢谢当初你帮我问堂良空降了。”

张云雷顿悟,看着她笑起来,毫不吝啬的竖起拇指,“行,承你人情了。”

“你俩要真成了,我才高兴呢,辫儿哥我看好你!”乔荞也冲他比了个加油的动作。

一场热舞下来,大家出了一身汗,闹够了,坐着一边休息一边继续游戏。

接下来转瓶子的轮到周九良了,他随手一转,瓶口指向的竟然是乔荞,怔了一下,才道,“选吧?”

乔荞不可能选真心话,狠了狠心,选了大冒险,眼巴巴的看着他,抱着手道,“小先生手下留情。”

那样子太可爱了,周九良抿了抿唇,想了半天,才咳了一声,“你就随便唱个戏得了。”

“你这是为难人家啊还是放了人家啊,唱戏对她也太难了吧,又没学过的,”郭麒麟觉得这主意有点损,听着简单,其实是难为人呢么。

“没事,我会!我可是堂良的忠实粉丝,怎么可能不会唱戏呢,就一句啊,”乔荞一听这个可开心了,知道周九良故意放水,不打算为难自己,眼珠转了转,一下站起来,朝着坐在身边的孟鹤

堂去了,“有张飞闯进了中军宝帐~叫一声孟鹤堂~我的情郎~”

“噗——!”孟鹤堂没想到她能对自己这么唱,刚喝的一口酒还没咽下去,全都喷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其他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孟鹤堂和周九良以前演过的黄鹤楼,但是没想到乔荞能学这一段,都捧腹大笑起来。

“行啊,小乔儿,学的挺像啊,真不错啊!”烧饼真没想到会来这么一句,当真是惊喜了,原来这俩人都这关系了啊,没发现啊。

“不敢不敢,就卖弄卖弄,我都跟视频学了好久了呢,”乔荞一副惭愧的样子朝他摆了摆手,偷偷看了一眼周九良,抿唇笑了起来。

“你是学会了,你要对我干什么!我这口酒都喂了地板了!”孟鹤堂也被惊着了,当这么多人面对自己唱这个,是逗呢还是玩呢,这不是找事呢吗?

“那不得有个对象啊,我也不能对小辫儿哥哥唱啊,是吧辫儿哥哥~”乔荞理所当然的隔着温檬看向张云雷。

“是,没错,选对了人了,就他没事就欺负航子,你欺负他就对了,就当给航子报仇了,”张云雷肯定要顺着她啊,人家都帮自己忙了,自己也得当回助攻才行。

周九良听见他们这么说,勉强笑了笑,并没有做声。

大家笑闹了一会,就轮到孟鹤堂了,孟鹤堂转了下瓶子,瓶口对的是孔庆潇,愣了一下,抬眼看她。

孔庆潇照例大冒险,孟鹤堂哪好意思为难她,头一回见面的,想了想,道,“要不你再跳段舞吧,大楠反正喜欢你跳舞,就跳韩国那种的,特别帅的那种。”

孔庆潇朝他笑了笑,挑眉道,“特别帅的?你确定?”

“啊,对啊,”孟鹤堂不明所以,点了点头。

“行,”孔庆潇起身,随手点了首外文歌,听着就节奏感十足,朝他妖娆的走了过去。

孟鹤堂一看这架势,有点不妙的感觉,果然下一秒,孔庆潇就很放开的开的在他面前跳了一段性感十足的舞蹈。

她这么一跳,其他人都愣了,尤其是德云社的烧饼和张云雷,不约而同的看向乔荞,心里有点担忧,可看她还是笑呵呵的,心里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都为孟鹤堂捏了把汗,觉得孔庆潇有点不长眼色。

不过想到她是从国外刚回来,也确实不知道乔荞和孟鹤堂走得近,也就作罢了,横竖都是玩,想必乔荞也不会生气的。

孟鹤堂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没事干嘛非要孔庆潇跳舞啊,尴尬的笑了笑,赶紧道,“来来,轮到乔荞了。”

“好嘞,”乔荞使劲转了一下瓶子,瓶口对着的是孟鹤堂,一下高兴了!“哈哈哈轮到你了!快快!给我跳PSY的DADDY!”

“……啊?!”孟鹤堂没想到她会选这个,苦笑一下,“你这是有备而来啊,哎对,确认过眼神,是看过当时视频的人。”

乔荞摇头晃脑的看着他,笑的可开心了,目光扫过周九良,推他,“快快,烧饼哥也一起吧。”

“……不是,你们之间的恩怨,捎带我干什么啊,麻辣烫我也跳,鸟叔的我也跳,我是无辜的啊!”话虽这样说着,但烧饼还是很干脆的站起来了,走过去拉周九良,“走,你别闲着,咱以

前可一起跳过,别想跑。”

周九良没辙,只能跟他们一起,其他人乐不可支,横竖只要姑娘高兴,他们看什么都无所谓,反正又不是自己跳。

温檬有点惊讶,看他们随着音乐开始扭,吓了一跳,看向张云雷,“孟哥也这么……嗯……”

“嗯,也这么浪呢,”张云雷瘪了瘪嘴,切了一声,“要我腿脚好还有他的份儿?”

温檬捂嘴一笑,想了想他以前的视频,也是这个道理,拿起酒瓶道,“那你就好好养着,等痊愈了又可以当你风骚的二爷了啊。”

“那肯定的啊,就为了你这句话,我也得指定好好养着,”张云雷还巴不得自己能快点彻底痊愈呢,省的这么揪心呢,见她又要喝酒,赶忙道,“你别老喝酒了,待会真喝多了我可弄不了你啊,上回有翔子,这回大林可拖不动你,别为难晚辈啊。”

郭麒麟瞥了他一眼,难得没反驳,不当那电灯泡,转头跟秦霄贤聊天,笑话孟鹤堂他们的舞姿。

“……好好,你可真啰嗦,”温檬心里有数,自然不会再向上次那样喝多了,她酒量其实还好,只是因为在澳门的时候心里难过,才会喝醉的,张云雷既然提起了,也不好再多喝了,只好悻悻的放下酒瓶子,看他们闹腾。

孟鹤堂卖力气跳了一会,就回座位了,擦了擦汗,埋怨着,“我这是来玩儿来了,还是来卖艺来了,我怎么觉得我好像中圈套了啊?”

“怎么会呢~您那胯顶的甚好,”乔荞朝他眨眨眼睛,故意说道。

“……得,你高兴就得了,我认了,成不?”孟鹤堂拿她没辙,叹了口气。

既然乔荞转完了,就轮到温檬了,温檬也没什么可为难他们的,转到谁都可以,但瓶口就那么巧,正好对准了身边的张云雷。

张云雷一愣,抬头看她,笑了,“行吧,我选大冒险,你看着折腾吧,要不来个白蛇传?”

“老舅你冷静点,白蛇传您够呛,掰折喽可真行,”郭麒麟去拽他,心惊胆战的看着温檬,追女

孩不要命了怎么的?

“别了,我害怕,承受不了您的骚气,”温檬摇了摇头,哪敢让他扭白蛇传,回头出点事,自己能被吃了,想了想道,“要不你唱歌吧,随便唱什么都行,只要不是探清水河。”

作为返场必备歌曲,温檬看什么视频都有这个歌,不是不好听,而是太熟了,想听点别的了。

“行,那我可随便挑了啊,”张云雷去点了歌,其他人乐的看好戏,也趁这个机会多歇会。

前奏响起,张云雷卡着音乐,张口就唱——

“你说相思赋予谁……明月妆台纤纤指,年华偶然谁弹碎……”

翩跹霓裳烟波上,几时共饮长江水。

温檬定定的看着他,那深情而清秀的面容,让自己有些沉醉其中。

[你说相思赋予谁]

[相思赋予,张云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