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折贵 第四十三章 对他坦诚

作者:碧水犹清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2-26 05:16:24

知道了周敏萝的身份,袁敏再次梳理了整件事,重新把姜老公爷之案推测了一遍。

她先前只知道自己是皇族后裔,却不知是晋康太子之女。现在晋康太子逃回来之后想回到朝堂继续做太子,被皇帝知道他暗中笼络旧臣,而姜老公爷正是愿意跟他结盟的人,所以皇帝就派人暗中杀了姜公,以此警示晋康太子休想联盟。

不然姜公死后,钦差怎么会去的那么快?分明是早就做好了让姜公去世的准备。

不过皇帝没让他死的难看,反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

而秦构显然没料到周敏萝竟比他想象中难缠,反将他一军不说,还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问出来。

袁敏也终于明白,他们不再痛下杀手的原因,是想引晋康太子上钩。

她离开前被秦相警告了一番,让她呆在秦家安分,还跟她说休想利用秦二郎。

袁敏觉得好笑,秦二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利用的人。

她回去就问秦二,当初为什么愿意带着她?

初阳站在旁边就先回答了,“明明是你自己死皮赖脸跟着的,我们郎君没办法才带着你的。”

“去去去,小屁孩儿,我跟你家郎君说正经话呢。”

“哼!你才比我大几岁!”

“初阳你先出去吧。”秦二吩咐。

“郎君你不休息吗?天色不早了。”初阳一脸戒备的看着袁敏。

“这里有我伺候郎君,你就听话歇息去。”

这两个人真的是一天不斗嘴都觉得少了点什么。

“我现在不歇息。”

听到郎君这么说,初阳不情愿的出去了。他是真的很不放心郎君,因为这个疯女人有脱人衣裳的毛病,想想就觉得可怕。

“当初你愿意帮我是不是因为我是晋康太子的女儿?”她决定对他坦诚。

“不是。”

“那是为什么?”

“你自己当时不是说了,你是冤枉的?”

“这么说郎君是真的侠义心肠了?”

“你这么说并没有问题。”他一本正经,毫不谦虚的说话,话锋一转,“不过啊,我随时可以赶你走!”

“喝!”袁敏瞪他,“我就不走。”

“所以初阳刚刚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我就死皮赖脸,你赶我,我都不走,我就赖着你。”她反正脸皮厚。

“好吧,给你赖!”

咦?他说什么?

他低沉的声音就像流萤飞入耳中痒痒麻麻的,一直酥到心里。

这几个字袁敏还以为听错了,挠了挠耳朵,吃惊的看着他。

“不是有话问我吗?问吧。”但他淡然的继续说。

总觉得那话在撩她,但看他一板一眼的跟她说话,她有种看错的感觉。

“如果我说我忘了以前的事你会相信吗?”袁敏觉得自己说的抽象了,又重新说,“就是从牢里逃出来之后什么都忘了”

“那你之前说冤枉就是骗人的?”

艾玛!竟然被他抓住这个重点。

“我现在都准备给你坦白了,所以绝对不会骗你。”她举起一只手,正色道。

“姑且信你,你说吧。”

“我跟你说过,在牢里死里逃生,那是真的,只不过在那之后我就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以前在哪里生活,我又是怎样去的姜家,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的记忆是从那两个狱卒把我扔进牢房开始的,他们都以为把我弄死了,还在我面前商量怎么办?然后他们找来师爷想办法,那师爷就说我死了就让我畏罪自杀,后来那份认罪书就落到我的手里,我就逃了,逃出去之后就遇上你,去了姜家,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

秦陨正襟危坐,一双眼看着她。

她神情认真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所知道的事也全都是听来的,然后就是自己猜的。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是听了你跟秦大说话才知道的。那时候也不知道我是晋康太子的女儿,今日相爷与我说我才知道。”

她说的话很匪夷所思,但她的样子,的确不像是开玩笑。

但再匪夷所思的事秦陨都会相信,因为他自己就是死了重生,回到少年时。

“所以你想知道自己以前的事?”他缓声问她。

“是啊,郎君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肯定调查过,对不对?”

秦陨其实并没有调查过,只是因为上一世她死在建康牢狱,紧跟着身份被曝光,然后姜老公爷的案子以意外结案。她最终以郡主的身份迎回尸骨,葬在永献陵。

所以这一世他遇上逃出牢笼的她很意外。

这一世没变化的是姜公的案子以意外结案,变化的是她生还了,而且忘了以前种种。

袁敏缺失太多的信息,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份,还有这个时代的状况,她生活在十二年前,很多事情都已经发生改变,她需要重新了解现在的临安,重新梳理朝堂官员的关系。

因为秦二的维护,再加上这些天对他的了解,袁敏反倒觉得他可信,想要让自己不被起疑,也只有去对一个可信任的人坦白。

袁敏选择秦二,或许是因为第一眼的好感,可这些天的相处告诉她,他不会是她的敌人。

“我知道的并不多,只知你以前生活在庐州池江庵,到姜家也不超过三个月,姜家人对你的品性大多不了解,你还想知道一些什么?”

所以对外人来说周敏萝这个人是没有人知道她的性情的,姜家或许只有谢静薇知道,毕竟她离开建康的时候还把她的物品全都归还于她了。

“我想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我的身世?”

“知道的人并不算多,但该知道的应该都知道了。”

袁敏明白了,这意思就是不会让她的身份公之于众,这样对她来说并不是坏事。

“郎君是从哪里知道的呢?”他先前一直在闽南,按理说应该不会知道她的身份。

“我见姜公死的蹊跷,便去查了,查着查着就发现你的身份不简单。”

“那个火折子为什么可以证明我不是凶手?”

“它归龙卫所有,龙卫身上每一样东西都有特别的印记,包括火折子。”

龙卫身上的每一件东西都有特别的印记,这是袁敏在追查父亲死因时,被龙卫追杀的那段日子知道的。

可是秦二又从哪里知道的呢?他小时候在建康,后来又去了闽南,怎么会知道这种秘事呢?

总觉得秦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袁敏带着疑惑,心里想着,也就问出来了,“郎君回来过临安吗?”

秦二避而不谈,“不早了,你去歇着吧。”

“我都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你了,郎君怎么就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呢?”

“不能。”

“你也太小气了,大家坦诚一点不好吗?”

“你是找我解惑,不是把秘密告诉我。”他强调。

袁敏被他噎住,说了一句,“小气!”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