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倚天杨逍]与你上九霄 不打扰的温柔

作者:25cm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1-18 14:33:49

次日,等到杨逍和小九再出房门的时候,整个元帅府已经被闹得鸡飞狗跳。

原来杨逍带走小九之后,殷天正和殷野王后脚便来了,算是暂时解了张无忌两难的困境。但事后张无忌得知赵敏被殷天正恐吓了一番之后,又想到她千里迢迢来助明教,自己却做出如此不待见她的样子,不免让他心怀歉疚,于是亲自端了饮食想着去安慰她一下。

这番安慰具体不知说了什么,但在房中等待张无忌的周芷若久久不见他回来,便亲自去赵敏的住处寻人,不料被她寻了个正着。她见到张无忌和赵敏独处一室,悲愤交加,只觉得心灰意冷,竟然独自跑去郊外,以死明志……

好在后来还是被明教的人救下了,性命无甚大碍。

而赵敏也再次成为众矢之的,明教众人想杀她泄愤,被范遥义正言辞地拦了下来,赵敏也因此离开了元帅府。

这二女相争,小九本是不愿参与的,只是她看着秀若芝兰的芷若妹妹逐渐黑化成令人闻风丧胆的小灭绝,心中还是有些唏嘘。

千错万错都是渣男张无忌的错,今日以甜言蜜语哄哄周芷若,明日赵敏勾勾手指又让他失魂落魄。摇摆不定本意是不忍伤了两位姑娘,却偏偏又将两位姑娘都伤得黯然落泪。

思虑再三,小九决定找周芷若谈谈心。

当小九敲门而进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看到是她,周芷若勉强笑了一下:“杨夫人,你来了。”

小九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坐到了她床边,只见她脸色苍白,脖子上还缠了一圈纱布,隐隐渗着血迹,于是叹了口气道:“伤害自己又是何苦呢?你有没有想过,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个法子,也许对张无忌来说适得其反。”

闻言,周芷若面色一僵,不自觉地摩挲着食指上的戒指,躲闪着目光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你知道的,小灭绝。”小九轻叹了一口气,“我可真不想这么叫你,但你现在跟你师父灭绝师太是越来越像了,在心狠手辣这方面,也许还犹胜于她。”

“杨夫人,请你不要侮辱家师!”周芷若的目光倏地冷了下来。

“侮辱?”小九玩味地笑了一下,“当日在万安山塔楼上,你的师父到底是何作为,你在一旁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她做的那些事,哪一件不是小人做派?”

“在你未进峨嵋之前,我便与你师父相识了。纪姐姐,也就是你的纪师姐,她与我说,灭绝师太此生之愿就是先驱元室鞑虏,后斩邪魔外道,可我看她鞑虏没驱两个,倒为了她那自个儿气死的大师兄孤鸿子杀了明教不少人。”

乍然听到“孤鸿子”这三个字,周芷若愣了愣,“孤鸿子师伯不是被杨左使杀死的吗?”

“她这样说你便信了吗?”提到杨逍,小九骄傲地弯了弯唇,“就凭孤鸿子那点功夫,杨逍杀他都嫌脏手,是他自己输不起,回去的时候在路上自己气死了。结果你师父也输不起,便将这罪名硬安在杨逍头上,还因此穷极一生都想将明教中人赶尽杀绝……”

顿了顿,她抬眼深深看着周芷若,缓缓道:“知道吗,你现在的模样像极了她。什么惩恶扬善、锄强扶弱,什么光复汉室、江湖道义都被你抛诸脑后,为了一己之私,更是抛天下葬韶华,不择手段。而现在,你还要为一个没那么喜欢你的男人,费尽心机手段……”

她每说一句,周芷若的脸就惨白一分,但她却恍若未闻,反而目光锐利地问道:“小灭绝,做那些事,你开心吗?”

“你不要再说了!”

周芷若的情绪突然崩溃,捂着胸口泣不成声,“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知道赵敏说的都是真的!那你为何不当众拆穿我?”

“我确实知道,”小九语气平静,面不改色地将殷离拉来圆谎,“实话告诉你吧,殷离的失心疯是装的,但她甘愿忘记从前,也不愿再与你计较许多,我一个旁观者,更没必要去计较。”

周芷若听到此话,眼泪更是扑簌扑簌落个不停,“伤她……我不是有心的……师父要我光耀峨嵋,可我武功平平,若不使些手段,我如何能完成她老人家的心愿?!”

“完不成又如何?”小九嗤笑出声,“若你一生都活在你师父的阴影下,这辈子投生在人间,又有什么意思?人这一辈子有很多活法,但最要不得的,就是为别人而活。”

周芷若低着头不说话,但身子却不停地颤抖着。

她想到,自己这小半生都是被人推着在走,几乎不曾自己选择过。

与张无忌汉水相遇,而后父亲惨死,她被推着与张三丰回了武当;武当不收女弟子,于是她又被推着拜了灭绝师太为师;师父待她很好,以致于她师命难违,在万安寺上发下重誓,不择手段盗取倚天剑屠龙刀;为了解体内十香软筋散之毒,她又被谢逊推着与张无忌定下婚约……

所有的一切,都非她所愿,可她却不得不为。

回到濠州后,她万般挣扎,终于肯为张无忌放下仇恨,违背师命,可张无忌却又对她若即若离,从不肯全心全意,她做过错事,所以更害怕一无所有的滋味。

可为何越想抓住想要的,却反而越是令人抓不住呢?

周芷若想到此处,绝望地闭上眼睛,整个人都仿佛笼罩在阴霾之下。

小九知她心中的挣扎,于是上前一些,握住了她冰凉的手,诚恳劝道:“不要为了一个没那么爱你的男人,失了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不值得。”

“我……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

“不如放手吧,成全他,也成全你自己。”小九语气坚定,循循善诱着,“你要光耀峨嵋,我可以帮你,你想学上乘的武功,我也可以教你。实不相瞒,我能感觉到你体内的九阴真气,但你这个练法只可惩一时之勇,扎稳根基才是最重要的。”

周芷若猛地抬头:“你……连这个都知道?”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小九念起这句诗,唇边不由得勾起笑意,“这是你们峨嵋祖师郭襄女侠想念神雕大侠杨过所写的,而我的先人,便是杨过。所以关于《九阴真经》,我会的可比你多。”

她一边说一边将右手的五指张开,做出爪状,看得周芷若又是一阵惊奇,直说:“没曾想,你居然是神雕大侠的后人……”

小九见她怔愣,连忙趁热打铁地说:“只须你从此放手,我便传授你《九阴真经》的要诀,让你成为天下间数一数二的高手。那时你便无拘无束了,想入世或是隐居都随你,也再不必祈求别人的怜爱,因为你有足够的力量爱你自己。”

“是否从此,我与无忌哥哥的缘分也止于此了?”周芷若颤抖出声。

“我师弟,真的非你良人。”小九叹了口气,只好再为她添一份决心,“相信你也看出来了,他对赵敏始终是有些不同的。你想想,若你真的嫁我师弟为妻,他一直舍不得赵敏便会一直伤你的心,那时候你才真的一点退路都没有了。趁现在还来得及,与他划清界限,解除婚约,过你自己的人生。”

纠结半晌,周芷若像是想到什么,忽然捏紧了拳头,冷道:“我这般轻易放手,岂不是全了他与赵敏那妖女双宿双飞,我如何能甘心?!”

“很好,你能想到这一步,说明你心中已经有所动摇了。”小九拍了拍掌,笑道,“想要甘心,那还不简单?张无忌这优柔寡断的小子也的确应该虐一虐。说吧,你想怎么惩罚他,只要合理,我都帮你。”

“……”

周芷若没想到小九不但不觉得她心胸狭隘,反而还一口答应帮她,倒让她自己不知该如何接下去了。思忖片刻,她懊恼道:“我……我暂时还没想好。”

“那也没关系,说不定释怀以后,你根本懒得再管他过得如何,这世上比他有趣的事情可多了去了,你若有时间,可以多去看看。”此时的周芷若还未有黑化后那般决绝狠厉,倒叫小九稍微松了口气。

因哭过,周芷若的眼睛水蒙蒙的,看起来别样的温柔,她捏了捏衣角,迟疑地看着小九,问道:“九姐姐……我真的还有回头的路吗?”

喊的是姐姐,而不是夫人。

小九听闻这声称呼,知道她心中已经有了思量,便笑着答道:“你若肯放过你自己,那便是回头的路。”

周芷若眼角泪珠滑落,但这一回她唇边却是带着笑的。

她早就知道,张无忌对她只有责任和感激,但她却私心渴望着他心中还存着一点怜惜,如此卑微却又不安至极地祈求他的怜爱,现在想想,实在是太累了。

于是她回握住小九的手,眼中的防备渐渐褪去,“九姐姐,谢谢你。”

——

两人达成情感共识后,周芷若将头轻轻靠在小九肩上,颇为好奇地问道:“九姐姐,方才你与我说,不能为了一个男人失了原则,那若这个男人是杨左使,你会如何选择呢?”

想到自己和杨逍之间还未解决的诸多冲突,小九微微蹙起眉头,眼里却仍是温柔涌动,“若那人是杨逍,我想,他绝不会让我陷入如此两难的境地的。保护彼此的性格魅力,也是爱的一种表现。”

周芷若轻轻地说:“你和杨左使的感情,真令人羡慕。”

“何须羡慕?”小九深思飘得很远,唇边笑意清浅,“我相信,世上总会有愿与你白首不相离的人出现,或许在某个纷飞的寒冷雪天,亦或许在某个大雨滂沱打湿你衣衫的夜晚,反正终有一日,他会披荆斩棘,拨开浮尘云雾,与你相遇。”

“你若不知道哪个是他,便用心去瞧你周围的每一个人,也许此时他正在这浪潮的江湖里,正在你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静静等待你的回应。”

周芷若不解,小九却没有再说下去。

说到底周芷若也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若当初有人与她分担她的责任与师命,然后告诫她,劝阻她,引导她,那么灵蛇岛上的惨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呢?

但好在,现在阻止,也还来得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