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息桐 第113章:你又不是她(4000字)

作者:总小悟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1-18 13:24:57

景瑟微微敛目,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景笙也不允许她多言,掺和在里面。

她这个哥哥总是这样,什么时候都想挡在她的身前,恨不得替她承受一切。

白睢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会如何?

景瑟想

以她对白睢的了解,那么白睢肯定会让柳妈妈生不如死。

白睢曾经对她身边一个生了二心的婆子用过极其残忍的手段,他把这个婆子放在暗无天日的屋子里,每日都派人送这个婆子的丈夫和孩子身上的东西去。有的时候是手指,有的时候是耳朵……起初这个婆子还死不愿意认输,到了最后却彻底的崩溃了。

那时闻小月和景瑟说,指挥使还不如杀了这个老妈妈。

杀了?

白睢才不会这样做。

他擅长折磨人。

柳妈妈虽然不如景瑟了解白睢,但是却也听说过黑云卫的处事作风。尤其是这几年来,黑云卫的名声愈发恶劣,没有几个人去了黑云卫所里,还能好好的走出来。

“五少爷既然不愿意相信老奴,那么老奴也无话可说。”柳妈妈咬着唇,“从我在姑娘身边伺候的时候,我便同自己说往后我的烂命,就是姑娘的了。”

说着柳妈妈看着不远处的柱子,想要狠狠的撞上去。

景从安离柳妈妈的距离最近,而他的身手又很好,所以在柳妈妈要寻短见的时候,景从安迅速的拦住了柳妈妈。

他把柳妈妈的双手束在脑后,又吩咐了人拿来粗绳子把柳妈妈捆了起来。

这件事情终究是惊动了景姚氏和小姚氏,因为景姚氏如今还未病愈,所以小姚氏亲自来了紫薇院。

小姚氏问景瑟要如何处置柳妈妈,景瑟回答想独自和柳妈妈说会话。

小姚氏嗯了一声,也没有说其他的,只是让景笙陪着景瑟。而她却和韩管事去查其他的事情了,她吩咐人去张含玉身边把茉莉带来,她要亲自审问。

屋内,柳妈妈狼狈的坐在地上,因为怕她又一次寻死,她的双脚和双手都是被捆着的。

“我没有什么想和四小姐、五少爷说的。”柳妈妈看着景瑟,冷笑,“我伺候四小姐多年,你如今看着我被冤枉,还让我受尽屈辱,我……”

景瑟直接打断了柳妈妈的话,“屋子里就我们三个人了,柳妈妈无需在演了。”

“我曾听人说岭南那边有个角儿演什么像什么,我觉得这个角儿和柳妈妈演的应该差不多。”景瑟笑,“说吧柳妈妈,为何要这样对我?”

柳妈妈的脸色并不好,她在听到景瑟说出这些讽刺的话后,便直接不再开口了。

“我母亲的嫁被人偷走了不少,我想柳妈妈想必也知道一些。”景瑟继续道,“你知道却装作不知道,压根不愿意提醒我。你是觉得,我不配拿母亲留给我的东西,是吗?”

柳妈妈这次打断了景瑟的话:“你的确不配。”

“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你呢?你会什么,你以为你的画技很好吗?你画的那些东西,连姑娘的半点都比不上。”柳妈妈咬牙切齿,“都是你们的错,若不是你们,姑娘不会过成如今这样。”

柳妈妈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立即低头不再去看景瑟。

“桐桐不配?难道柳妈妈你配?你和我母亲是什么关系?”景笙见柳妈妈说的难听,立即反驳,“母亲心善,从前愿意抬举你,所以让我们都听你的。可是柳妈妈你也别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个下人,连身契都在我们手里的下人。”

“我原本不愿意和柳妈妈说尊卑二字,可是柳妈妈你啊……心比天高。”

“你不过是伺候在我们兄妹身边的老人,可你却妄想控制我们去做对你有利的事情。”

柳妈妈笑了笑:“既然五少爷总和我提起姑娘,那么我便告诉五少爷,姑娘这辈子最恨的事情,就是生下了你和四小姐。”

“若不是你们,姑娘不会过的那么累,若不是你们,她会是高高在上的贵妃甚至是皇后。可是,因为有了你们。”

“姑娘不喜欢你们,所以讨厌你们和他长的一样。她在临终前的那段日子里,每日都和我说,往后不愿意看你们和她长的一样,求我要在你们的膳食里放东西。”

“姑娘还说,她是真的厌恶景家的人,若是可以,她的牌位都不愿意放在伯府的祠堂里。”

“四小姐……”柳妈妈看着景瑟,眼里的厌恶显而易见,“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何我在你的膳食里放了那么多东西,你的容貌却依旧没有半点改变。你是早就知道了吗?今日的一切,是你和五少爷设下的局,你们知道我会动手。”

“现在我被你们陷害了,你们就可以找个借口杀了我,从此你们就安宁了。”

“我对不起姑娘,我没有做好她吩咐的事情,我对不起她……我即使死了也没有脸面去见她,她怕是不会瞑目。”

柳妈妈苦笑,眼眶微红,“早知道我就该听姑娘的吩咐,用药直接毁了你们的容貌。”

一个母亲恨自己的孩子,无论是那个孩子都不愿意听到的。

柳妈妈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是在告诉景瑟和景笙,白氏不愿意生下他们,是因为碍于景家的地位和其他的东西。

她的言语虽然凌乱,却都在透露出一个信息。

白氏不愿意景瑟和景笙和自己的容貌相似。

景笙怔了一怔,有些失神。

他和景瑟一样,都不太记得母亲的模样了,再好的画师也不能完全的画出一个人的容貌。

他和母亲长的像吗?

母亲是真的厌恶他们吗?

景笙沉默不语,而景瑟却笑出了声。

她平静的看着柳妈妈,神情依旧是从容不迫的模样:“我说你能当角儿,看来是高估你了,如今的你说着谎言的时候,像极了臭水沟里的烂蛆。”

“我母亲是什么的人我不明白吗?还轮得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

“我给过柳妈妈你机会了,你自己不要的。”景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景笙说,“哥哥我们走吧。”

景瑟似乎是真的想要离开了,她懒得听一个疯婆子在哪里胡言乱语。

景笙在听了景瑟的话后,点头:“嗯。”

他们两个人是真的要走了,而柳妈妈却有些慌了,她朝着景瑟大喊:“姑娘留了东西给你们,说是来日可以护你们的性命。”

“这东西只有我知道,若是你们要杀了我,那么这些东西,你们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还有,姑娘还写了信。”

景笙停下脚步,看着柳妈妈:“你诬蔑我的母亲,又陷害我的妹妹,更是想要了我们兄妹的性命。还口口声声说我们不配!你的话,我已经不相信了。”

“即使你这个时候说的是真的,那么又如何呢?”

景笙语气坚定:“母亲既能护妹妹安稳,那么我也能。”

所以白氏留下什么东西已经不重要了,景笙不愿意和这种烂人继续纠缠。

起初景笙本想着要放过柳妈妈一条性命,可现在想想,为何要放过她呢。

“你们知道什么?”柳妈妈见景笙是真的起了杀心,才终于知道害怕了,“姑娘是真的不愿意你们的容貌和她相似,她是真的吩咐了我要在你们的膳食里动手脚。她还和我说,若是有朝一日那些痘痘不能遮盖你们的容貌,就让我彻底的毁了你们的面容。”

“她说,即使没了容貌也可以活着。”

柳妈妈继续说:“四小姐八岁的时候就和姑娘长的越来越像了,我心里害怕……我想着要是亲自毁了四小姐的容貌,那不是等于要了四小姐的性命么?”

“我扛着内心的对自己的谴责,却依旧没有动手毁了你们。因为,我是看着你们兄妹二人一起长大的,我……做不出来。”

“再后来我在外院的日子,即使活的痛苦,我还是想坚持下来。姑娘吩咐我的事情,我还没有做完……五少爷口口声声说心疼我这个老婆子,可是我每年冬日都快冻死的时候,五少爷又在哪里呢?”

“你们从未想过,要救救我……因为我这个老东西,对你们而言,可有可无。”

柳妈妈加大了声音,心里全是怨恨。

冬日的水,是真的冷啊。

她的双手像是被匕首刺了又刺,可如果她的动作慢了,便会被管事拿鞭子狠狠的打。

这个时候的景瑟和景笙,怕是坐在烧了地龙的屋子里,看着书用着暖暖的汤。

他们怎么不来看看她呢?

“是表姑娘,她见我可怜,才亲自和管事的说,让管事的饶了我。”柳妈妈继续苦笑,“她那样高高在上的小姐,还亲自来给我扶脉,还喂我汤药。说是,我长的像她的奶娘。”

“她是那么纯善那么好的一个人,像是菩萨一样。在我高热不退的时候,甚至还为了我落泪。”

柳妈妈提起张含玉,本来冷漠的脸上终于挂上了笑意:“我这一生没有什么亲人,没想到到了临终的时候,居然还能遇见这样好的人。”

柳妈妈说到这里,看着景瑟和景笙说:“姑娘留给我的东西,我愿意拿给你们。我不求你们能饶恕我的性命,但是我只求你们不要再去冤枉表小姐了。”

“表小姐是个好人,我不愿意连累她。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们。”

景瑟怒极反笑。

“一个好人做了一百件好事,只要做了一件错事,那么她就是个恶人。”

“一个恶人做了无数的坏事,只要她做了好事,那么她就是弃暗投明,是个好人。”

景瑟走到柳妈妈身前,弯下了腰和柳妈妈的视线相接,“你说你在外院受苦,那么我在内院的日子又怎么会好过?我的手上到如今都有伤口!可我即使过的如今辛苦,却依旧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帮你。若我没猜错,在两年前含玉表姐才开始接近你的吧?因为这个时候外院的管事换成人。”

“柳妈妈你这么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管事是三哥安排过去的。三哥为何会插手内宅的事情?谁能让他多言呢?”

“含玉表姐一边让人毒害你,一边又扮演好人,就让你如此的感动。”

“我一直都知道升米恩,斗米仇。如今看来,还是我明白的不够透彻。”

景瑟站直了身子,“你不愿意说真相也没关系,我并不想知道。因为我知道我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

“你方才的那句不配,我现在还给你……你不配提起她的名字。”

景瑟这次再也没有犹豫,跟在景笙的身后朝着院外走去。

屋内,柳妈妈撕心裂肺的大喊,“四小姐你怎么如此恶毒?你为什么一定要害表小姐,她是无辜的啊,她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害她。”

“你会遭天谴的,景瑟、景笙……你们若是敢害表小姐,你们会不得好死……”

最后不知是谁堵住了柳妈妈的嘴,周围的声音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如今已经入秋了,夜里的风携着微寒,让有觉得有些寒冷。

景笙顿下脚步,借着淡淡的月色看着景瑟的面容。

他方才还差点被柳妈妈的话蛊惑了,去怀疑自己的母亲,他真的是蠢笨。

若不是景瑟点醒他,他怕是会真的想多了。

“桐桐。”景笙说,“你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

“即使我们拿不到母亲留下的东西,我也会护着你的。”

“你也别伤心。我……”

景笙的确不会安慰小姑娘,他看完了藏书阁里大部分书,却不知道在此时该说点什么。

柳妈妈于他们而言不像是个下人,反而像是亲人。

如今为了一个才照顾了她几次的张含玉,柳妈妈居然要害他们兄妹。这怎么不让人觉得伤心呢?

那种被背叛的感觉,让景笙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就在这个时候景瑟抬起头来,看着景笙的眼睛,笑了笑:“嗯,哥哥今日说的话,我都记得了。”

“我不伤心,也没有难过,我还有哥哥在我身边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