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黎明之剑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夜女士的反常安排

作者:远瞳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2-01-27 13:10:43

维尔德的话让琥珀脑海中所有的念头都停滞了一瞬间——这句话中的内容是如此匪夷所思,以至于琥珀竟不知道她应该先表示惊愕还是先表示困惑,亦或者是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毛病,但在几秒种后,她还是眨了眨眼睛,带着错愕的表情打破沉默:“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在‘边境’,时间不一定会按照现实世界中的规则流动,有的时候,它会飞快流逝,而又有些时候,那里的时光会趋近于静止,夜女士执掌着边境的规则,祂用这种无序流动的时光秩序来禁锢一个闯入这里的……‘不速之客’,以防止那不速之客从这里跑出去,危害到外面的现实世界。”

“不速之客?”琥珀愣了一下,但立刻反应过来,“你说的……难道是‘逆潮’?”

“啊,夜女士确实这么称呼祂,一个可悲而又危险的家伙,”维尔德叹息着,“祂在数个世纪前突然闯入了这里,但事实上早在比那更古老的某个时刻,祂的一部分力量就已经蔓延并污染到了边境。为了阻止这种污染,夜女士构筑了强大的防御,之后又为了把那怪物的本体也困在这里,祂令边境化作了一座失序之城。

“这种做法很有效,至少在最初的几个世纪里,那怪物以及它所带来的污染都被牢牢禁锢在变幻无序的时光中,只在偶尔的时候,那怪物会从边境脱困,但它仍旧无法冲到外面,而只能向神座的方向移动——每当这个时候,夜女士就会将祂驱逐回那座城中。

“这一情况一直持续到不久前……我想,你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夜女士说过,那在现实世界可是个大事件。”

琥珀想到了塔拉什平原战役最后阶段那惊天动地的一幕,想到了从裂隙中钻出来的那半个逆潮神尸,以及那被神性血肉腐蚀冲击出来的惊人壕沟。

她轻轻点了点头:“是的,我们知道夜女士最终战胜了逆潮,并将它的半个尸骸抛入了现实世界,但这跟我们刚才谈到的……”

“‘逆潮’在与夜女士的最后一战中被一分为二,有一半神尸被抛入了现实世界,那你猜……祂剩下的另一半被放在什么地方?”

琥珀立刻抬头,看向了沙漠尽头的那片剪影之城。

“是的,祂被送入了那座城,作为一个‘外来者’,夜女士不能让它的力量长期滞留在王座附近,哪怕祂已经死去了,祂也必须被永久囚禁在王座之外的区域。而你提到的那些‘迷途者’,他们也被送入了那座城,只不过夜女士把他们送进去的原因却不是为了囚禁,而是为了让他们借助逆潮残留的力量活下来,因为他们是夜女士的……‘客人’。” 记住网址m.wxsy.net

“客人?”琥珀皱了皱眉,她突然意识到这里一定发生了某些非常复杂的事情,就在凡人的视线之外,在这失落的神国里面,从紫罗兰王国消失到现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超她与高文的想象,“夜女士把一群误入此地的凡人当做了‘客人’?而且让他们‘活下来’又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夜女士与他们中的某些人进行了交谈,其中好像有一个叫做‘银眼柯罗德’的,”维尔德慢慢说着,“当那些人抵达这里的时候,他们中的大多数其实都已经濒临消散,因为他们并没有通过‘正确的方式’越过现实边界,这导致他们的‘本质’在越境过程中几乎被摧毁殆尽,在抵达神座前的时候已经虚弱的如同幻影一般,而在那时候,夜女士对这些‘迷途者’的出现还感到十分惊讶,我可以肯定,起码在那时候祂是根本不认识那些人的。

“但在与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交谈之后,尤其是在与那个名叫‘银眼柯罗德’的凡人交谈之后,夜女士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她表示这些迷途者是一群‘意外而宝贵的客人’,并决定要想办法让这些即将消散的凡人活下来。为此,祂把他们都送入了那座边境之城——祂说,逆潮残留的某些‘要素’将起到催化剂的作用,以帮助那些凡人完成某种‘转化’。

“说实话,我不太明白夜女士到底想做什么,她没跟我详细解释,我只知道,她在把那些迷途者送入边境之城后不久,便加速了整个边境的时间流动……”

“直到现在这个加速状态还在持续么?”琥珀突然问道,“就在我和你交谈的此刻,那座城市里……”

“已经结束了,”莫迪尔不等琥珀说完便开口道,“此刻那座边境之城的时间流速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而且之后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变化——除非再有什么‘不速之客’入侵这里,以至于夜女士不得不再度启动边境的那套防御措施。”

“……夜女士为什么要加速边境之城的时间流逝?”琥珀又问道,“根据你的说法,我能理解她是为了利用逆潮残存的力量来‘救助’那些误入此处的凡人才把后者送入了边境之城,可这跟加速边境之城的时间流动又有什么关系?而且祂甚至一口气给加速到了……加速到了那些‘迷途者’在边境之城中已经寿终正寝一百年的程度……”

说到“一百年”这个词的时候,琥珀的语气多少显得有些古怪,那饱含着遗憾,惋惜,与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抱怨,可她又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办法抱怨什么,于是嗓音便显得格外发闷。

“我不知道,”维尔德似乎没有注意到琥珀的语气变化,他只是坦白说道,“夜女士有很多秘密,祂也很少跟我解释祂的秘密,而祂不久前在那座边境之城中做的事情似乎是祂所有秘密中最古怪也最匆忙的一个。我是第一次在祂身上看到那种……无措又惊愕的状态,好吧,我不应该这么评价这里的女主人,尤其是祂还是一位值得敬畏的古神,但我真觉得祂当时有点慌乱。祂似乎是匆匆忙忙地为某件事做了准备,不管是救助那些‘迷途者’,还是突然调整边境的时间流速,都是这些准备的一部分。”

琥珀心中困惑层出不穷,但她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位大冒险家所知的恐怕也就这么多了,事实上他能跟自己说这么多东西已经属于惊人的意外收获——尽管这意外收获只给她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她却已经不能奢求更多。

“起码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古神也有因为意料之外的情况而手足无措的时候,”她叹了口气,抬头看向那剪影之城的方向,“祂明显没料到银眼柯罗德他们的出现,更没料到那些‘迷途者’带来的某种情报……你真的不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吗?”

她突然对夜女士和银眼柯罗德之间的交谈分外好奇,根据维尔德的说法,夜女士“大受震撼”以及匆忙进行安排就是在祂和“迷途者”们交谈之后发生的,可一群在紫罗兰消失事件中稀里糊涂进入暗影神国的凡人能带来怎样惊人的消息,以至于让一位古神都乱了方寸?还让祂将这群凡人视作了“贵客”,甚至不惜利用逆潮的力量也要维持这些凡人的生存,还要跑去调整边境的时间流速……这一连串操作可不太符合那位古神留给世人的印象。

琥珀是了解银眼柯罗德的,她知道对方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家伙,但他再有能力……应该也唬不住一个古神吧?

毕竟这事儿让她亲自上也没辙——她去找阿莫恩忽悠俩茄子都费劲……

“我是真不知道,”维尔德的语气也有些无奈,“祂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我是绝无办法探听的。”

“……好吧,我相信你,”琥珀盯着石柱上的黑皮大书看了一会,最后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她又回头看了那巍峨的神座一眼,语气中带着惊叹,“不过我突然对另一件事有些好奇……夜女士到底有多强的力量?祂还能控制时间的流动?”

“严格来讲,即便神明也无法控制现实世界的时间流动,起码已知的神明都做不到这一点,”维尔德似乎早料到琥珀会对此有所疑问,“但这里是暗影神国。”

琥珀皱了皱眉,若有所思。

“一位古神对‘神国’这种东西的了解,远远超过年轻的神祇们,”维尔德继续说道,“夜女士并没有时光领域的权柄,但在这座暗影国度中,她却有能力执掌这里的一切。”

不知为何,琥珀听到这里却突然想到了神经网络中的“起源实验室”,那同样是一个时间流速可调的“时空”,帝国的学者们将意识沉入其中,在“时间加速”的状态下用几个月就能完成几年的工作,但实际上起源实验室中的“时间加速”只不过是思维加速的效果而已……

起源实验室那东西当然没办法和一位古神的神国相比,但这种“在特定环境下制造出反常识奇迹”的特点倒是有些共通之处……难怪老粽子喜欢说一句话,叫做“技术发展至极致,便与神话别无区别”。

她摇了摇头,把这些无关的念头甩出了脑海。

“我能去那座‘边境之城’看看么?”她突然抬起头看向远方,同时询问着石柱上的维尔德。

“……恐怕不能,”维尔德语气中带着遗憾,“边境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尽管你能看到它,但你永远也无法真正地靠近它,除非夜女士为你打开一条通路,或者你拥有像逆潮那样强大的力量。现在夜女士暂时离开了,而我只是个絮絮叨叨的老头子,你是去不了那座城的。”

琥珀想了想,摇摇头:“……好吧,那就算了。”

“我以为你会更坚持一下,”这次维尔德反而有些惊讶,“那些误入此地的‘迷途者’应该都是你很看重的人吧,至少其中一些人是……他们在那座边境之城中度过了一生,你不想看看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么?”

琥珀一瞪眼:“想啊,但你不是说我去不了么?”

维尔德:“……”

“其实……不去看也没什么,”琥珀摆了摆手,“就像你说的,他们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一百年了,我去看又能看到些什么呢?”

说到这她突然沉默了片刻,几秒种后才轻声开口:“我只想知道,他们当年在那座‘边境之城’中过得怎样?在一个远离他们所熟悉的世界,在一座位于失落神国的城市中,他们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维尔德思索着,过了很久才慢慢开口:“我没去过边境之城,而且对于始终待在神座旁边的我而言,那座城市中瞬息而过的一百多年岁月也只是个遥远的故事罢了,但我想我仍然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因为夜女士跟我讲述了祂为那些‘迷途者’安排的生活。

“女士竭尽所能地让每一个迷途者度过了幸福而满足的一生,在这件事上,祂表现出了令我都感觉不可思议的善意与……耐心。”

“是么?那就好。”

琥珀轻声说道,随后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她在沉默中思考着,也可能是在回忆着什么,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她才突然开口:“我好像该离开了。”

“你竟然还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个地方?”维尔德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惊愕,“你上次离开的时候好像还……”

“因为我很厉害。”琥珀露出了愉快的表情,她摆了摆手,身影已经渐渐开始在空气中变淡,但在即将彻底离开此地之前,她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脸上划过一丝古怪的笑意。

她仿佛很随意地念叨了一句:“说起来,若按照现实的时间来看,从那些‘迷途者’越境进入这座暗影神国到我来到这里,中间其实并没多长时间啊。”

“确实如此,”维尔德答道,“那是不久前发生的。”

琥珀耸了耸肩:“就这么短的时间里,夜女士跟你说的东西可真多啊……”

话音落下,她的身体已然彻底消失在空气中。

暗影王座前恢复了寂静,只留下空洞的风卷起沙尘吹过沙漠,石柱上的黑皮大书也陷入了安静,过了十几秒钟,维尔德的声音才从书中传来:“……她最后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话音刚落,一个略显威严而慵懒的声音便突然从上方传来:“意思就是她已经猜到你这次告诉她的许多事情其实是我授意的了。”

那位山岳般的女神静静地坐在祂的位置上,一袭黑裙如乌云般覆盖着王座,她以一个慵懒的姿势靠在那里,一只手撑着身子,一只手轻轻摩挲着那柄黑白双色的权杖,在云雾般的暗影中,又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正带着微微笑意看着石柱上的维尔德。

夜女士回来了。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