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第224章 怕牛

作者:郁雨竹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8-05 06:22:19

小钱氏尴尬的一笑,小声道:“满宝,你快出去排队吧,嫂子自己来就行。”

满宝摇了摇头,去看她炖的汤,白善宝也跑了进来,和她一起把汤抬到了案上。

菜和饭等钱氏也摆好了,冲过来的学生已经吵吵闹闹的排好了队,钱氏这才给大家打饭打菜。

满宝和白善宝便取了自己的碗跑到最后排队。

白二郎冲在最前面,很快就打出来了,见他们两个竟然排在最后面,惊讶得不得了,“你们怎么排在这儿?”

白善宝:“你猜!”

白二郎才懒得猜呢,他看了满宝一眼,哼哼两声便仰着头离开。

白善宝回头和满宝道:“他还在生气呢。”

满宝表示理解。

上次他们打赌,白二郎输了,虽然他坚持不承认他输了,因为他觉得他就是没黑,一定是白善宝徇私,所以才站在她那边。

但当时三人问过了白老太太,白太太,白老爷,刘氏和郑氏,竟然所有人都说白二郎今天比昨天黑,所以他虽然很不甘愿,还是把两个生肖输给了满宝。 记住网址m.wxsy.net

白老爷等人这才知道三个孩子为什么一大早的来找他们评判,他那傻儿子今天是不是比昨天黑。

满宝和白善宝最后,打了饭菜她便也不急着走,好奇的问钱氏,“嫂子,你们是不是去锄田了?”

“没锄,娘让老四去犁呢,我带他去看一下地里能不能动,这才耽搁了一会儿功夫。”

“四哥真可怜。”

“还有你五哥呢。”

满宝立即道:“大嫂,上次我们去县城找了一些碎布回来,你帮我缝成两条厚厚的绑带吧,然后给五哥缠在手上,再放一条在肩膀上,这样就没那么疼了。”

白善宝在一旁吃饭道:“哪要那么麻烦,去我家要一头牛就好啦。”

满宝扭头看他,“你家的牛现在不要干活儿吗?”

白善宝摇头,“不要,我家就那么一块地,闲着呢。”

他家的田产等并不在这里,如今的那一块还是跟白老爷拿的,并不多,只种些菜蔬和养些鸡鸭,种些比较特别些的庄稼而已。

满宝高兴起来,那吃完饭我和你一起去牵牛。

白善宝惊奇,“你会牵牛?”

满宝理直气壮的道:“不会!”

“……”

虽然不会,两个孩子还是去了,当然,小钱氏也去了。

看到那头黑黝黝的水牛,满宝和白善宝远远的就站住了,谁也不敢上前。

白善宝“你不是说你要来牵牛,快上吧。”

“这是你家的牛,还是你上吧。”

看出两个孩子在害怕,负责放牛和种地的长工便大笑道:“小少爷,周小娘子,这牛不会顶人的,你们放心。”

牛不知道是不是也听懂了,哞哞两声,还把脑袋冲他们这边扬了扬,两个孩子啊啊啊的大叫两声,转身就跑,一下就跑没影了。

钱氏:……

长工:……

长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有些心虚的和钱氏道:“孩子的胆子有点小……哈哈哈,对了,老夫人说了,这牛你们尽管牵去,不必急着还回来,等用完了再还也行。”

钱氏感激的应下,接过绳子,牵着它走。

满宝和白善宝一口气跑过了桥,累得喘不上气来才停下,俩人还戒备的往后看了一眼,见那可怕的牛没跟上来,这才直接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你家的牛太恐怖了。”

“不是你要牵的吗?”

满宝心虚的没说话了。

钱氏牵着牛出现在视野中,眼见着桥那头的孩子爬起来又要跑,她就喊道:“满宝,我要把牛给你四哥送去——”

小湾的那块地在桥对面,满宝立即不急着跑了,站在这边的桥头看牛,问道:“大嫂,牛会不会吃人?”

钱氏:“……牛吃的是草,你别整天胡思乱想,回学堂去。小公子,你跟满宝回学堂吧,休息一下,下午还要上课呢。”

白善宝应下,拉着满宝回学堂。

“你家的牛你怎么也害怕?”

“我又不经常见它,你还经常看见牛呢,你为什么怕它?”

两个孩子边斗嘴边走远,正在田里苦逼的拉着犁的周四郎远远的看到大嫂牵过来的牛,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高声问道:“大嫂,哪来的牛啊?”

“满宝和小公子借的。”

方氏拿了一条手帕给周四郎擦汗,低声道:“看看你,你弟弟都没喊累呢。”

周四郎就瞥了一眼旁边,道:“对,他没喊,但你看一下他。”

方氏就转头看过去,就见周五郎直接躺在土上了,听见他们说话,他就一脸虚弱的抬了抬胳膊挥了一下。

方氏忍不住问:“有这么累吗?”

“那是相当的累,你没拉过你不知道,”周四郎道:“每次春耕,我都能直接趴下睡觉,恨不得不动一下。”

他瞥了一眼周五郎,道:“不过老五这次比较惨,他以前都没拉过犁,这是第一次拉。”

周五郎苦唧唧的点头,上头有四个哥哥,他又没成年,基本上这种特别重的活儿跟他没关系。

这还是第一次知道拉犁原来这么辛苦。

想到家里的地,除了部分地可以轮到用牛耕的外,其他的都是四个哥哥,尤其是大哥和三个拉的,他就忍不住叹,“大哥他们可真辛苦。”

“可不是吗,以后你可得对你四哥好一点儿。别整天气我,让你帮把手总是找借口推辞。”

“我说的是大哥二哥和三哥,可不是你。”

周四郎缓过劲儿来了,一边起身宝贝的去把牛牵过来套上犁,一边用脚尖踢了踢他的屁股,道:“赶紧起来别挡道,我怎么了,我也是拉了犁的,你不能因为比我小两岁就享福不吃苦,要知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下地拉犁了。”

太过久远的东西周五郎不太记得了,他疑惑的问,“真的?”

“那当然是真的。”

周五郎就从地上爬起来,“行吧,等晚上我回去问爹,地里的事,爹记得最清楚了。”

周四郎挥挥手,一点儿也不怕,因为他的确是十五岁时就跟着老大他们一起下地拉犁了,当时他可比老五惨多了,正碰上春耕,那犁的地可不是只有一亩多。

春耕近两个月,他就哭了两个月,真的是太苦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