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船离岸只剩几十米的距离,穆舒遥清晰地看到,码头护栏边上站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身形挺拔,一身黑色休闲装扮,双手插着口袋酷酷地站在那白与绿的岸与海之边界上,显得格外的突兀且显眼。

男人的神情,穆舒遥看不太清楚,但他那冷峻的气场及英俊锋利的眉目轮廓,却让她只瞥一眼便能肯定,那人,是宁泓捷!

穆舒遥的内心,犹如万匹草泥马嗒嗒奔腾而过。

这些男人们,一个两个,都这么喜欢玩突然袭击吗?

到底,是想要给她来个突然惊喜?

抑或,其实是想要给她来个突然惊吓?

就在穆舒遥犹豫着要不要木无表情地转过身去当作没看见他时,站在码头上的宁泓捷显然已经看见了她,手举了起来,朝她挥了挥。

模糊视野中,依稀还看到他对她咧着嘴笑了笑。

穆舒遥的手还没来得及递起来回应他,身边突然有阵风扑过来,一团黑影伏到她身边的围栏上。

张皓冠的脸倏地凑近,一脸担忧地瞅着她。 记住网址m.wxsy.net

“还是很不舒服?要不这样吧,上岸后让他们先回酒店,我叫辆车过来载你去看医生。”

船离码头越来越近,穆舒遥清晰地看着宁泓捷脸上的笑意凝住,凌厉的眼神如刀一般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嗖嗖飞了过来。

刹那间,穆舒遥有股趁着船没泊岸而一头扎进海里逃走的冲动。

倒不是她心虚,而是,她已经可以预见,一旦宁泓捷与张皓冠碰上面,将会是火星撞地球的灾难现场。

就在她各种脑补灾难大片的时候,船只缓缓靠了岸,船员把艞板探出去平稳落到码头上。

刚刚站在护栏边上的宁泓捷,这会儿,已经走到了艞板边上,他微仰着头向上瞅着穆舒遥和张皓冠,脸上的笑意早已不见,森冷的脸容一看就知道心情不太愉悦。

穆舒遥假装没看清他的神情,笑眯眯地先是朝岸上的宁泓捷笑着挥了挥手,然后才转头对张皓冠说道。

“应该不用,我没什么,有点晕船而已,上岸歇歇就好。”

她来例假的事,并没有跟张皓冠明说,他也一直只当她晕船。

穆舒遥拒绝完张皓冠的好意,手用力撑离围栏,迈开步子边艞板走去边对张皓冠说,“你回去也好好休息一下吧,今天玩了这么久,估计累坏了。”

张皓冠很是自然地尾随着她身后走上艞板,双手张开护在她身体两侧,似是防着她会摔倒一般,然后笑着回她。

“这点运动量对我来说小菜一碟,别说玩大半天,从早玩到晚我也没有怕的。”

穆舒遥心里叹了口气,不管是岸上那一位还是身后这一位,全都不是省油的灯。

很显然,以她微薄的力量,是没能耐阻止这一场灾难的。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会尽人事尽力去化解一下,至于结果,只能听天由命了。

暗地叹气间,她已走到艞板尽头,身后的张皓冠很是自然地伸手要扶她迈上岸,宁泓捷的手却适时伸过来,长长的手臂圈上她的腰,手臂用力,半抱半拖,一把将她抱到了岸上。

穆舒遥在从船上走下来这十来秒的时间里,已经想好了化解的招数。

因而,她脚刚着地,便倚进他怀里,仰起脸眨巴着眼睛瞅着仍是冷着一张脸的宁泓捷。

“泓捷,你怎么来了?”

她努力让自己表现出欣喜若狂的模样,身子无比亲昵地半靠在他怀里,任谁看了,都绝不会怀疑她与他这份旁人难与介入的甜蜜。

宁泓捷也是演惯了人,迅速收起脸上的冷意,垂眼满目柔情地睇着她。

“我想你了啊……”

那半垂的眉眼及瞬间柔和下来的神色,在外人看来确实是#宠#溺无比。

穆舒遥抬手环上他的腰,移开眸子,迎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和宁泓捷的张皓冠。

“泓捷,我来跟你介绍一下。”

她站直身子,从宁泓捷的怀里钻了出来。

“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冠锋娱乐老板张老板,他和他的拍摄组过来工作,今天蹭我们大部队一起出海潜水。”

穆舒遥是个聪明人,想着趁着宁泓捷与张皓冠之间的战火还没燃起,赶紧把张皓冠与她的私人关系撇清,希望能浇点水将战火的燃点降下来。

当然,宁泓捷信不信,并不在她的掌控范围之内。

但起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无论宁泓捷还是张皓冠,都不会当众撕脸。

果然,之前一直无视张皓冠的宁泓捷,这下淡淡地瞥对方一眼,然后伸出手,如寻常社交一般,冷淡却不失礼貌说道。

“张老板,幸会!”

张皓冠亦伸手握着他的手,同款神情同款语气回道。

“宁总,幸会!”

握完手,张皓冠深深地看了穆舒遥一眼。

而宁泓捷跟张皓冠打完招呼后,向着陆续从船上下来的员工微微颔首点头当是打过招呼,然后搂着穆舒遥的腰朝不远处停着的车子指了指。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我们坐车子回酒店吧。”

穆舒遥比他更想迅速离开,以便隔离他与张皓冠,减少正面冲突的可能性。

于是顺从地点点头,转身对刚刚上岸的常若茹说,“若茹,我有点不舒服,和泓捷坐车先回酒店,晚上怎么安排,你在群里说一声。”

常若茹偷偷瞄一眼张皓冠,然后朝穆舒遥挥挥手。

“去吧去吧,实在不行就去看看医生,看你脸白的跟纸似的。”

宁泓捷恩恩爱爱地搂着穆舒遥后腰走到车边,俩人上了车,车门一关上,宁泓捷的脸色便沉了下来,黑眸仿是带寒霜。

“你和张皓冠,是事前约好一起来玩的?”

穆舒遥啧了一声,“我刚刚说的就是事实,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其他人啊。”

宁泓捷冷哼一声,扭头吩咐司机开车。

穆舒遥见他不吱声了,姑且当他是相信了她的话,于是试图转换话题。

“你最近不是很忙吗?怎么抽得出时间过来?”

宁泓捷抿着唇看着窗外,半晌,才转过头来狠狠地盯着她。

“怎么,你觉得很可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