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掌家小农女 第六六五章 外松内紧

作者:南极蓝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9-21 07:31:18

四人磕巴都不打地行礼,“信得过!”

“一定要记住,慌乱于事无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才是我道家该有的气派。更何况三师兄在琴鸣山几个月内是出不了事儿的,咱们不急,有的是时间与他们斗,就是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只要咱们抓住时机,何愁不成事!”小暖小小的个子,却颇有大将之风。

“是。”

四人忧心忡忡地退下后,小暖坐在椅子上揉着额角沉思着。给三师兄送东西的事儿,必须在建隆帝回来之前办好,而且在不动用三爷的关系和三爷的人前提下办好,最后也不要动用玄妙观的人,否则只会弄巧成拙。

也就是说,在众多耳目的包围中,她可用的人只有贺风露四个,勉强还可以算上绿蝶和玄迩。若想成事,着实不易。

要成此事,有四个关键人物:大太监邓进忠、断了胳膊的袁天成、师姑师无尘和不知猫在什么地方的师祖。

小暖抬眸望着墙上“招财进宝”的四字金招牌,大脑飞速旋转着。她知道自己运气不差,但是如果不努力谋算,只靠船到桥头自然直地撞大运,早晚会出事的。她绝不能如此,必须外松内紧,全盘筹算,否则悔之晚矣。

小暖站起身走出书房,望着满园的苍翠,听着院内的欢声笑语,目光愈加坚定。遇大事,她不慌不畏缩,而是斗志昂扬。每清掉一个障碍,她身边的人就多一分安稳,人生就是要不断砍树开路前行。砍得越多,就能走得越远越高!

她陈小暖此生,就是要痛快活着!

“小暖,这俩箱子放书房里?”秦氏见闺女出来了,抬头问道。

“好。”小暖走过去帮忙收拾行李,翠巧不在,很多事情得娘亲亲自安排,看来得快点培养个二把手才成。 记住网址m.wxsy.net

“姐姐——姐夫的房子盖好高啦,咱们去看吧!”小草的声音先到,第一个冲进来的却是大黄。

这厮跑到树边,怏怏不乐地趴进它的狗洞里,只露个脑袋在外边。把小暖都看乐了,“怎么,玄其大哥不在家?”

大黄耳朵耷拉下来。

跟进来的张冰解释道,“玄其大人跟着三爷去济县了。”

这样啊……小暖看着垂头丧气的大黄,忽觉同病相怜,她俯身拍了拍它的狗头安慰道,“没事儿,京城里不是还有其他朋友嘛,那个连兔子也追不上的家伙应该在,你可以跟他玩。”

大黄闭上眼睛,脸脑袋也钻进了洞里。

“姐姐!姐夫那边好热闹,好多人盖房子,还有人在给木头雕花,用的都是好木头。”小草冲了进来,小脸红扑扑的,“咱们去看吧!”

女婿在盖娶媳妇用的屋子呢,秦氏很是关心,“你姐去像什么话,那边都用了啥好木头,小草给娘说说?”

小草立刻开始数了,“说是有黄杨木、黄花梨木、檀木还有楠木,这么粗!”

第四庄的人们说起这事儿来,那叫一个滔滔不绝,“东家,五十多年的楠木也就晟王才能用,没功名爵位在身的富户有钱也不敢买不敢用!那老粗的楠木,晟王居然拿来当柱子用!”

“您看!”又有婆子用力拍着第四庄抄手走廊的柱子,“这个是榆木,好榆木。咱这也是亲王建的庄子,用榆木已经不错了,可晟王要用黄杨木和檀木啊!”

“两个字,有钱!三个字,有面子!”众人气七嘴八舌地说着,“那样的好木头要是做成家具,留着传家都成啊。以后可得放着有人到晟王的庄子里去挖木头做串珠啥的。”

有钱指的是女婿,有面子自然指的是闺女,但秦氏还是心疼。就算女婿不缺钱,但也不是这个花法啊,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说啥,只得跟着呵呵乐,心里琢磨着自己该准备什么样的家具才能配得上女婿盖的屋子。

小暖明白三爷这么做的用意。三爷并不是讲究这些的人,这么做一方面的确是为了体现出他对自己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建隆帝等人相信,三爷真的是“沉迷”于她陈小暖的“美色”无法自拔了。

再说了,这个庄子盖了也不只是小暖住,还有华嫔娘娘呢,盖好点也没啥。

华嫔娘娘那样的美人儿,什么屋子都衬得起!

“院子里的树呢,砍了没?”小暖笑问道。

小草像只欢快的小鸟般比划着,“大多都没动,就是翻盖屋子,树上杏儿过几天就能吃了,梨子和桃儿也长了好大!姐姐,咱们去吃吧!”

“等娘娘来了,咱们挑日子一起去。”小暖拿帕子给小草擦擦汗,“进屋喝点水,别上了火。”

正说着话,齐之毅的堂兄齐之衡、京城绫罗霓裳分号的掌柜展聪、赵书彦京城酒楼的管事等人过来给秦氏和小暖问好。小暖与娘亲到前厅待客,又零零总总地听了不少京城各家的闲话,当然少不了皮场街柴智岁和宁后府方挽离的亲事。

待到旁人都走后,齐之衡面带难色地看着小暖,不知如何张口。

小暖笑着问道,“齐大哥,有话但讲无妨。”

齐之衡这才道,“右相的外甥郑笃初到登州后,说齐家要是不与他合作,就要把齐家毁了,这件事儿我叔父扛了过去。郑笃初被押送回京后,右相家的三公子和管家就没少注意齐家的生意,不晓得他们在打什么算盘。”

原来是这样,小暖沉吟片刻,道,“齐家可还有意争这一任的绢匹皇商?”布匹皇商两年一换,今年又到时候了。

齐之衡也不隐瞒,“齐家筹谋已久,已是十拿九稳。”

齐家两年前就是皇商,上次因为一些意外失了手,这次齐之衡敢说这话,就是已经有底了。这种时候,最怕的就是徒增变数,若是这次再失手,齐家的声誉会大受打击。小暖径直问道,“齐大哥需要小暖做什么?”

齐之衡吭哧了两声才道,“就是……那个……再过一月家翁六十大寿,若是……妹妹能过去坐坐……”

小暖明白齐之衡想请的不是她而是三爷,便笑道,“若是到时小暖还在京中,一定过去给伯父贺寿;若是小暖已回济县,也会请晟王府的管家过去的。”

齐之衡面带惊喜,要压住右相府的人,就得比右相身份更高。纵观京城上下,能压住右相的也只有左相、晟王和易王这几个了。其他人,齐之横就是搬着梯子也够不着,而且他也不想够。因为就算够到了,人家和你的交情不到,你就得花银子,这样的人出手,要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只有小暖这里,他还有点交情,而且小暖还不贪心,所以他才来一试。没想到他刚一说还没提好处,小暖就痛快答应了,如何不叫他欣喜!

不过在商言商,请人做事就得拿出应有的诚意,齐之衡道,“大恩不言谢。若是此事成了,齐家的京城的所有生意都分妹妹一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