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娘子万安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夜探

作者:云霓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10-25 04:21:14

白恭人后背,枕褥都被汗浸透了,好像有许多虫子从她的腿开始向全身各处爬去,窸窸窣窣沿着她的经脉扩散到全身,来到她的胸口啃食她的心,让她疼得几乎喘不过气。

“恭人,药,药来了。”

下人端了药上前,白恭人满嘴都是苦涩的味道,不知吃了多少药,却全然没有一点的用处。

看着送药的下人,她的怒火就冲上头:“滚开,都是群废物,真人的药呢?怎么还没找到?”

“没了,”管事妈妈战战兢兢地道,“上次您吃的就是最后的一点点。”

白恭人眼睛通红:“让人去找真人。”

管事妈妈道:“真人出京去了,走了许久,恭人……您……您忘了吗?”

她没忘,但她真的要熬不下去了,白恭人眼泪鼻涕齐流,恨不得立即去死。

“要不然让人去寻老爷,”管事妈妈轻声道,“让老爷想想法子。”

“谁也不准去,”白恭人听到这话,表情狰狞起来,“老爷回来了也不要让他进门。”她不能让老爷看到她这般模样。

“宫人,淡巴菰拿来了,您先再用点淡巴菰。”下人快步走进来。 记住网址m.wxsy.net

晒干的淡巴菰包好用火点燃,管事妈妈深深地吸一口,然后经由一根玉管吹入白恭人口中。

白恭人深深地一口气,淡巴菰的烟气在身体里散开,似是让她一时忘记了痛楚,白恭人伸出了手,示意管事妈妈继续,要不是哥哥弄到了这些东西,她可能早就没了命。

好半晌白恭人焦躁的情绪才平稳了一些,管事立即又吩咐郎中来看症。

几个郎中一起被请进了白恭人的住处。

顾明珠从柳苏手中接过药箱也要走进去。

“怎么不将头上的帷帽取下来?”袁家管事妈妈上前询问。

柳苏立即道:“我师父生来脸上有胎记,加上采药时受了重伤,面目被毁,恐怕吓到旁人,这才戴着帷帽。”

柳苏说着,顾明珠轻轻撩开了面上的纱罗,袁家管事妈妈正好看过去。

只见那婆子脸上一片血红,上面仿佛还长了许多珍珠大小的疙瘩,虽然那婆子站在暗处,管事妈妈并不能看得很清楚,但这样一瞥已经让人皱起眉头,立即挥了挥手:“戴上吧。”这个模样真是要冲撞了恭人。

管事妈妈示意让下人撩开了帘子。

顾明珠踏进了门,屋子里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

紧接着,幔帐后传来白恭人咳嗽声,管事妈妈捧着一杆玉管走了出来,玉管的一段还冒着丝丝烟气。

看着那杆玉管,顾明珠若有所思。

顾明珠知道南方有种药材叫淡巴菰可以祛湿,但用起来很奇怪,需要点燃药材,用玉管吞食烧起的烟气。

他们在太原府时,藏匿失窃库银的庄子上就种着淡巴菰,这种淡巴菰在北方并不常见,周二太太也说过这东西十分昂贵,周家买下庄子,除了因为那庄子离林太夫人的庄子很近,而且庄子上种过淡巴菰,周二老爷家也想种这些东西来卖。

那玉管一头内可见有些泛黄,显然已经用了许久,白恭人是用这东西来治病?看那管事妈妈眉头紧锁,显然这东西并不见得有多大的效用,否则袁家也不会请这么多郎中上门,甚至连她这般名不见经传的医婆也一并招来。

郎中上前询问病症。

“我们恭人的腿是摔坏的,就问你们可知晓如同止痛?”

“用针或许能有效用。”

“用过了。”

“药浴呢?”

“也用过了。”

“没有任何效用?”

郎中们议论纷纷,轮流上前去诊脉,然后又退下来冥思苦想。

“到你了。”袁家管事看向顾明珠淡淡地道,显然没有对医婆抱有任何希望。

顾明珠走到白恭人床前,伸手撩开了帐子,果然帐子里的烟气味道更浓,顾明珠向白恭人脸上看去,白恭人面容消瘦,眼窝发黑,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被吸走了精气。

顾明珠再向白恭人腿上看去,顾明珠掀开盖在白恭人腿上的薄被,两条腿皮肉干瘪,只剩下了两根腿骨。

顾明珠见过许多摔伤的病患,要么是摔坏了腰骨,腿上没有了知觉,要么是骨头碎了,伤处扭曲变形。

白恭人却不同,腿受伤多年还能感觉到疼痛,两条腿的膝盖处有不少刀伤,像是被反复切割过,刀口平整,边缘又被缝过的痕迹,应是外科郎中的手笔。

来之前她已经让柳苏打听过白恭人的病情,白恭人受过伤后开始还能走动,后来愈发严重,这么看来袁家请过外科郎中前来医治,到底是伤得太重,还是医治不当造成如今的情形?

顾明珠伸手去触摸白恭人的腿骨,因她是女眷,旁边的管事妈妈没有阻止。

顾明珠反复查看之后,再次看向白恭人,白恭人折腾了一整日早就没了力气,趁着方才那烟气的效用,半闭着眼睛休息。

顾明珠向管事比了比嘴,医者望闻问切都要看病患的舌苔、舌象。

袁家管事没料到这医婆还是个哑巴,试探着低声唤白恭人:“恭人……”

白恭人却不理不睬。

顾明珠怎么能错过任何一个探查消息的机会,好不容易遇到白恭人发病,定要仔细看清楚。

顾明珠像是要再仔细查看白恭人的腿伤,向白恭人靠近了几分,然后悄悄地掀开了脸上的纱罗。

白恭人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半张鲜红的脸庞出现在她面前,她立即惊呼一声:“你……阿婵……来……来人……”

白恭人挣扎起来,上身和屁股扭动,惊慌中仿佛要从床上掉落下去,管事妈妈急忙上前:“恭人您怎么了?她不是阿婵,她是来给您看症的医婆,这医婆脸上有块红色的胎记,是不是因此吓到了恭人。”

管事妈妈见那医婆还站在那里,不禁皱眉斥责:“还不退下。”

顾明珠本意是让白恭人惊呼出声,她借机看白恭人的口舌,方才袁家管事捧出的玉管上有烟熏的痕迹,若白恭人用这种淡巴菰久了齿上该会留有痕迹。

果不其然白恭人牙齿发黄发黑,张开嘴就呼出一股陈旧的臭味儿。

袁家根基不深,作为佥都御史奉银不多,怎能常年用这样的草药,而且淡巴菰只有祛湿的效用,为何能治白恭人的病?

白恭人嘴里的阿婵又是谁?难不成方才白恭人将她脸上的红色“胎记”看成了鲜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