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林冲水浒 227 洞庭湖种相造反,大华军夺取伊州

作者:好乐无荒人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1-27 12:56:44

正当大华军在西北节节胜利之时,大华朝荆湘路,洞庭湖一带,发生了民变。

中华元年(1127),大华朝立;中华二年,大华朝灭扬州赵硶小朝廷;中华三年;大华朝又吞并了杭州赵琉小朝廷的地盘。如此除了广南东西路、福建路、江南西路和荆湖南路南部,尚在广州赵恒宋钦宗手上,其余华夏区域,几乎尽在大华朝治下。

大华朝的荆湘路,其南部就是洞庭湖一带,正与广州残宋相接。原本大华朝所占区域达至更南,中华三年后由于大华军主力在灭西夏,宋钦宗乘机派刘光世与陈思恭领军反扑大华朝。大华军的史文恭第九军,在浙江路勉强顶住了刘光世;于荆湘路就过于单薄,只能边打边退,直退至洞庭湖一带。

话说鼎州(湖南常德)有一商人名钟相,走南闯北颇有见识,略有武艺,口才了得,甚能服众。生意做得不大,却热衷聚众。

钟相曾参与方腊起事,学了不少摩尼教。方腊失败后,钟相回到鼎州,就在家乡一带传播摩尼教。还搞出了自己版本的摩尼教宗旨:“法分贵贱贫富,非善法也。我行法,当等贵贱,均贫富。”这个宗旨对下层百姓是具有强大吸引力的,数年功夫,钟相已在洞庭湖地区发展了数万信徒。

中华三年(1129),大华军征西夏,全国征集粮草。荆湘路路长陈灌,为了支应前线粮草需求,来不及施仁政,先施强政,征用粮草,征发劳工。发的补偿是大华朝的钞票,这钞票在中原一带已受信赖,但在洞庭湖这新定区域,百姓们认为是大华朝在用纸头换他们的粮食物资还有劳作。由于紧着西北战场,大华朝一时也顾不太上民生,荆湘路南部物资短缺,物价飞涨。

钟相抓住机会,推波助澜,不但发展教众,还组织百姓加入他的组织──乡社的农民要交一点钱粮,社内实行互助共济,便能“田蚕兴旺,生理丰富”,因此大得民心。

中华四年(1130)二月,钟相以摩尼教和乡社为纽带,在鼎州起事,破州县、焚官府、杀官员,号召等贵贱、均贫富,得洞庭湖地区十数县,大华军被挤压到洞庭湖北,广州残宋的陈思恭也乘机领军夺取了荆湘路南部大片区域。

林冲得到军情,便想起了历史上的钟相杨幺起义,可惜自己早忘了具体时间,要不还能早做防备。但林冲记得,最终钟相杨幺起义是岳飞平定的。

林冲令岳飞第七军急速从长安返回中原,令花荣的第五军也返回。任岳飞为中原军区司令,下属他的第七军,花荣的第五军,还有正在中原的史文恭第九军,平息钟相杨幺,应对广州赵恒伪宋。另外林冲令张顺的长江舰队和费保的黄海舰队,归入中原军区岳飞的指挥。

岳飞去剿钟相,先按下不表。 首发网址htTps://m.wxsy.net

大华军在西北,灭了西夏,抓了李乾顺,复了青塘陇右,实现了林冲的战略目标。以后就是通过移民、修文、变俗等途径,逐步将这片区域复华夏化。

此番灭西夏之初,西边的高昌回鹘,北边的乃蛮和克烈部,都曾派兵助西夏,后来见大华军势不可挡,又都撤兵回去,并遣使解释致歉。

若是致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林冲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北边的两个部落,先让他们送些战马来,作为利息。西边的高昌回鹘,又称西州回鹘,林冲要带大华军去理论理论。正好派人刺杀林冲的灵鹫峰,正在高昌回鹘境内,就一并收拾了。当然,西北刚经战乱,一片荒芜,目前大华朝也无力支持大军长途跋涉杀入西域,再灭一国。

已经赶到的北后耶次奥,也随军而行。

林冲鲁智深便只领了孙立第八军和曹正近卫师,还有一个沙漠师和武松的特战旅,共五万余人,分出瓜州玉门关与沙洲阳关,一路上查探地形,清剿马匪,设立军堡,经过半个多月的跋涉,汇聚于高昌回鹘的伊州城下。

话说这回鹘,乃是铁勒一部。北魏时期,铁勒被突厥征服,回鹘亦在其中,后来又称畏巫儿。后世畏巫儿人认突厥为爹,好比奴仆的后代认主家为爹,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畏巫儿的祖先成分不少,除了回鹘,还有原本在西域的斯基泰人、吐谷浑人、羌人、汉人。后来回鹘在唐朝的支持下,反抗突厥而自立。百年后,黠戛斯兴起,击败回鹘,回鹘人四散,其中一部分便南下西域高昌(吐鲁番)一带,乘着唐朝后期无暇西顾,立了高昌回鹘国。

高昌回鹘的狼主名毕勒哥,之前贪图西夏李乾顺给的好处,派了二万军兵支援西夏,在西平府外,被岳飞灭了大半,余军见势不妙,也不和李乾顺知报,撒丫子跑回了伊州。毕勒哥心大,派了个使臣,到西平府说声抱歉,说是被李乾顺忽悠了,愿与大华朝和平共处云云的。林冲吴用根本没兴趣理那使臣,叫人打发了回去。那使臣却自己加戏,他怕毕勒哥责罚其无用,就瞎编说已经见过大华朝高官,陈述了高昌回鹘参战原因,取得了大华朝的谅解。

毕勒哥听罢甚喜,重赏了使臣,直至收到大华军兵临伊州城下的消息,发觉不对,拘来使臣细审,才方实情。毕勒哥一怒之下,将那使臣斩首。

事已至此,毕勒哥只得召集各部,叫手下大将连撒罗,领军三万多去增援伊州(哈密)。

伊州距离瓜州,不到千里,路上多为荒漠,大华军虽有五万多,却有一个师要维护粮道,再有二个师看住伊州守军,只林冲引孙立的第八军三万多人,在伊州城西,对战连撒罗。

连撒罗未曾与大华军交过手,更未曾领教过大华军火器。他将回鹘军排出了三锲阵,左中右三支劲骑,向大华军发起冲击。同时伊州城西门大开,守军也杀出城来,前后夹击大华军。

连撒罗哪知道大华军火器的威力,三年前如日中天的金军就惨败于登州军火器,如今大华军火器更有改进,而回鹘军却比不上三年前的金军,结果可想而知。

回鹘军的集团冲锋,好比洗干净了脖子凑上来,大华军便不客气。火炮、火枪、手雷等轮番表演,回鹘军损失惨重,军心大乱,大华军乘势出击,回鹘军抵挡不住,向国都高昌城溃逃。大华军追击了一百多里,将回鹘军运输粮草的骆驼后军围剿,缴获了五百多驼骆驼。沙漠之舟骆驼,比马更耐饥耐渴耐寒,驮重力强,乃是西北沙漠、荒漠、旱地地区的最佳运输工具。

且说那伊州城的守将,乃是从西平府外逃回高昌回鹘的多罗。他刚杀出伊州城不久,连撒罗那边就溃败了,多罗忙要回军伊州城内,却被大华军堵在门外,多罗自己,被武松一刀砍下马,再一刀取了性命。说来当日在西平府外斗将,多罗击败了邓飞,是西夏御弟李察哥与岳飞斗将中,仅有的两个胜场之一,如今却还是不免身死。

多罗手下军兵,死的死,逃的逃,降的降。

多罗一死,守军主力又被消灭于城外。当天夜里,便有伊州(哈密)城内大族,开城投降。

夺得伊州城,林冲便与鲁智深商议,分兵两路,林冲自带主力,前往高昌回鹘的国都高昌,找回鹘狼主毕勒哥讲讲道理;鲁智深则与武松曹正薛永,则率特战旅和近卫师去另一处讲道理。

欲知鲁智深与武松要去哪里讲道理,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