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无限穿书 七零学医路3

作者:楚蛮人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9-20 13:14:28

婳儿也是有一手好绣技的,可惜在这个时代无弄武之地。

有了书灵的前车之鉴,她也要在这个时代好好学门手艺,让自己立足,也能更好地接济他人。

只不知道书灵外祖一家现在如何了。

任何一次改朝换代都免不了权利阶层的洗牌,据婳儿了解,这一次尤其彻底。

源中大队村的大地主家如今正窝在牛棚,地主都如此了,更何况书灵外祖家。她外祖家可是萍城数一数二的士绅,怎么可能幸免。

只是婳儿越了解这个时代,越不敢轻举妄动。

她要是被当成伪装在工农阶级的“坏分子”,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帮助书灵外祖一家还需从长计议,婳儿现在能做的,照顾好自己,经营好月牙湾。

油灯下,婳儿一一列下需要购买的物资:鸡苗、鸭苗、鱼苗……

婳儿原来的工种是鸭倌,每天的任务就是在沙洲上放鸭。可自她从做了那个梦之后就怵水,遂求大队长换了个活。

这猪倌的活相对来说较为轻松,本是给老人和关系户的,她能得到这工作也颇有曲折。 首发网址htTps://m.wxsy.net

源中大队有两大姓,上源周姓,下源吴姓,两姓盘桓在此地数百年,也争斗了数百年,谁也不愿意落了下乘。

就连猪窝的人事安排都讲究个势均力敌,拢共四个人,还两周两吴。

吴家奶奶因为孙女落水一事心有余悸,和儿子媳妇一商量,决定不上工了,回家照顾孩子。恰恰这时周晓棠爷爷又来说换工的事,大队长权衡了一下,就答应了,毕竟周晓棠还是因为救了下源的孩子才落的水。

这样一来,猪窝就有三个姓周的了。这事一说出来,下源人就不干,嘀嘀咕咕就有不好的话。

幸好队长本就姓吴,压得住一部分本家人,又有吴家奶奶一家子说好话,也算平了这事。

婳儿这一旷工,别的人还好说,吴大有家的可就有话说了,“这读过书的就是高贵,想不来就不来。我虽没读什么书,也晓得‘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有些人的书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文秀嫂、明芬婶,你说我讲得有理么?”

文秀没搭理她。

明芬一把年纪了,可不怵她,张嘴就回道:“怎么没理了,你可是队里出了名的明理人,没理也能搅出三分理,三分理能说出七分理,谁敢说你没理。就说晓棠这孩子,多念了几句书,也不晓得碍着谁,就得了个‘高贵’的名头。我也是从旧社会过来,从没看过哪个‘高贵’的人儿会日晒雨淋去沙洲放鸭,会拼死拼活去救人。”

明芬这是念周家老三的情。有一年农忙,她家老头子肾结石发作,卫生所治不了,要去县医院动手术。

她一家子地里扒活的,到了城里两眼一抹黑。这老头子凭着介绍信住了院,这陪院的人可不好安排。且不说别的,这没粮票吃饭就是一个大问题,更不要说住宿了,一是没闲钱二是没介绍信。

好在延佑两口子二话没说就拿了她的行李,叫住他们家,又给粮票又借钱,还跟着忙上忙下,才算有了主意。

文秀稍一想,也明了明芬婶子做法,又想着周敬中几个儿子都出息,谁没准就有求人的一天,遂附和,说:“我这几天瞧那孩子的脸蜡白蜡白的,没准身体没好透,出了什么事也不一定。”

只她不愿意帮人出了头也没落人眼里,当天夜里就来周家闲话,把白日里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番。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周家奶奶就把这事和婳儿说了,嘱咐她道:“晓棠,去了猪窝好好做事,别落不好在人眼里,咱也不怵他下源人,有什么事就和你明芬奶奶商量,她总是不会害你的。”

婳儿乖乖答应,一到猪窝就甜甜地叫人,又解释了下昨日下午没来的原由,再拿了几块桃酥出来赔罪,就连吴大有家的都舔着脸来拿。

这件事,到此就算揭过了。到后来,婳儿做事虽不利索,吴大有家的也没说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婳儿也渐渐融入这个时代,学说萍城话、学着做周晓棠。

年关将近之时,她和晓菡去买年货。置身于热闹的集市,听着猪叫声、羊叫声和人声,心里很是畅快。

这个时代再不好,也是女子能顶半边天的时代。

婳儿喜欢这个时代!

这一刻,她特别的轻松,傻兮兮地买这买那,贼兮兮地和人讨价还价。等到散集,晓棠把藏被子里的三十块钱全用光了。

两姐妹都一手一个蛇皮袋,提都提不动,站在路上干瞪眼,“要不叫那个婶子帮我们把世杰叫来?”

“那我们还要等两个小时,在寒风凛凛中。”

“那你还买这么多?”晓菡眉毛一皱,道:“都叫你别买了,还买买。布票都换了小羊羔,伯母知道了该怎么说?”

“我的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我娘才不管这些。”

晓菡眼气得很,唉声叹气道:“我怎么不是你?”

蓝蓝的天,缓缓的流水,窄窄的乡间小路上,两个穿着花袄子的姑娘,一人怀里抱着只小羊崽,哼着歌悠哉悠哉地回家。

这是多么美好安宁的画面!

“笑,还傻笑,今天尽看你傻笑。”说着,晓菡也笑了起来。

王决明自下放到农村,见过许许多多的女子,标致的、无盐的、勤快的、奸猾的、单纯的,不管什么样的,心里都好像压着一段难以言说的心事。

他想过为什么,许是太多的家庭重男轻女,无以给她们十足的关爱;许是条件太过艰苦,她们不曾有条件愉悦自己;许是她们天生心思细腻……他在这里看过过完今天不愁明天的男子,就是不曾见过这般爽朗明快的女子。

直到有个姑娘,摊开双手拦在路口,笑着对他说:“你去哪?能帮我们送下东西去源中大队吗?给一斤鸡蛋糕的。”

要不是青天白日的,他都以为自己是聊斋里的书生——见鬼了。

他仔细一看,是她——他救过的女子。

晓菡凑到晓棠耳边,“就是他救的你。”

啊?!晓棠一阵尴尬,赶紧退开,道:“抱歉,你当我没说过。”

“我又不是聋子。你女孩家家的都开口了,怎么也要搭把手。”王决明下车,将蛇皮袋接过来,问:“有什么易碎的吗?有的话拿出来。”

晓菡把瓶瓶罐罐掏了出来,单独放了一个袋子。

王决明把剩下的三个袋子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问:“剩下的提得动吗?”

晓棠把头扭在一边不搭话,晓菡只得说:“提得动,谢谢大哥了,把东西送到上源周敬中家就行了。”

王决明上了车,晓棠才道:“鸡蛋糕等我们回来给你。”

王决明回头看了她一眼,道:“不必了,就当我是雷锋。”

婳儿赞道:“小哥风格高尚!”可惜我等凡人不信。

“不高,不高,为人民服务。”

“谢您了!”

等人走远了,晓菡感叹:“他人可真好!真是可惜了,婳儿,你该听二伯的。”

“我不听,你可以听呀!”婳儿挤眉弄眼道。

晓菡羞红了脸,跺脚骂道:“你个小蹄子,他救的又不是我。估计要是我,他也不救。”

“你这话没意思了。先不说他这人多好。就说你这模样,瞎了眼的才不救呢。”

晓菡有些高兴,问:“我真的好看吗?我妈说我没你好看。”

“瞎说!你就是比我黑了一点,矮了一点。一白遮白丑,你要好好捯饬捯饬,不比我差什么。”

“真的?你看,我们同一个爷爷奶奶,你妈又是村里一枝花,惹的你爸厂里的姑娘都不要,就要她。你说你长得能差吗?”

晓菡不信,“那还是比不得你。三伯都敢为了三伯母反了爷爷奶奶,我爸就不敢。他可嫌弃我外公了,还一劲儿在我妈面前说。他就不敢说爷爷奶奶。”

晓菡外公是个老兵,以前在学校里做饭,那工资比他们下矿的还多,家里却过得乱七八糟。

至于原因嘛,反正生了三个女儿,也不要起屋做事业,今朝有酒今朝醉,整天胡吃海喝的,家里存款一分都无。

如今退了休,还住在那个土砖房里。

“你看看你爷爷,养了八个孩子,还起了青砖大瓦房。你外公才养三个,还把日子过成这样!”周爸十分鄙视老丈人。

“我的天!四叔真真一条好汉!四婶怎么忍得了?”

“我妈像我外公,凡事不过心。”晓菡吐槽道:“只要有叶子牌打,天塌下来她都不管。”

“四婶真真是个神人!我妈要能学得一分就好了。”

通过吐槽各自的爸妈,婳儿有了一个闺蜜。

在往后的许多日子里,她们经常交流对自家人的看法,并奇迹般的一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