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黑化西游宇宙 第42章 恶客临门,驱虎吞狼

作者:灰色诡纪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0-12-02 05:37:42

水晶宫大殿内,更显得压抑。

只有金翅鸟的尖叫声,还在回荡刺耳。

东海龙王敖广脸色微沉,不禁说道:

“贤侄,吾东海十九公主敖凰儿,何曾与你许下什么婚约?”

敖乘坤毫不意外敖广的反驳,轻笑几声,又道:

“大伯,你是不是忘了当年找西海搬救兵之事?”

西海搬救兵?

此言一出,敖广和敖燮的脸色更是变得难看。

三十多年前,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东海,敖广万般无耐之下,敲响撞龙钟,想要聚齐四海龙王商量对策。

哪知南海龙王不闻不问,北海龙王自顾不暇,只有西海龙王响应,率精兵前来助阵。

后经西海龙王一番劝说斡旋,答应孙悟空的条件。又对南海和北海许下承诺,再才召集四海龙王齐聚,献上定海神珍及万古神炼甲胄,再加诸多珍奇,方劝退了孙悟空。 首发网址htTps://m.wxsy.net

此事之后,敖广曾对西海龙王有言,将来西海若有何危难,有何索求,东海必定办到。

如此又过十年,西海最小的龙子敖乘坤出世,居然得到佛门灵山迦叶尊者的厚爱,收为记名弟子。

当时四海齐贺,酒宴上,敖广又曾醉言,如若敖乘坤将来未入佛门,回来继承西海龙王大位,便将东海龙女许配西海。

只是当时之言,聊为笑谈。举座皆知,敖乘坤深得迦叶尊者看重,将来之路,必定远比当个龙王强上更多。

所以敖广从未将这些言语放在心上,只当过眼云烟。

哪知此刻,敖乘坤亲赴东海龙宫,旧事重提。

敖广原本有心推托,但眼角瞥见大吃大嚼的金翅鸟,不禁心中又是犹豫难断。

仙界皆知,佛门灵山的九翼金翅真鹏,乃是龙族天敌,成年后便有食龙之威!

虽说眼前这个金翅鸟还未长开,尚在幼雏。

但毕竟是佛门灵山出来的真鹏血脉,且不说能不能食龙,单凭它是灵山佛母孔雀大明王的后裔,东海龙王便不敢轻易招惹。

明摆着敖乘坤带此金翅鸟前来,就是来助威叫阵的。

敖燮不断地对父王敖广使眼角。

敖广看得明白,意思是随便许个龙女,让敖乘坤滚蛋。

但是敖广心有顾虑。

虽然四海龙王,以东海为长,奉为长兄。

敖广却是自己心里清楚,东海虽明面富贵、水族百万,但在内蕴实力上,比不了西海。

若是撕破脸,东海要倒霉吃亏。

世人皆说西海受佛门管辖,低伏灵山下苟且偷生。但是敖广非常明白,西海龙王是个“狠辣”的角色。

这个狠辣,指的是“极其不要脸”!

西海龙王敖闰为了巴结佛门,承受恩宠,真可谓无所用之不及。什么脸面、什么龙脉血裔,统统可以不要,全都奉献佛门,甘为驱策。

再加上敖乘坤已经顺利成为迦叶尊者的关门弟子,如此趾高气扬地前来求亲,誓必不达目的不罢休。

而且指名道姓,必娶十九公主敖凰儿。

水晶宫大殿内,顿时陷入尴尬的沉寂气氛。

唯有金翅鸟撕咬蛟龙肉,不断吧唧嘴的刺耳声。

“呃......”

敖广轻咳一声,带着温和笑意道:

“贤侄,并非本王不近人情,而是凰儿她在南海观音菩萨座下习艺,菩萨也有收为入室弟子的心意......”

话未说完,敖乘坤大笑几声,打断道:

“正好,我师迦叶尊者与菩萨有旧,只须一句言语,此事便能成真。一来东海西海结亲传为美谈,二来尊者与菩萨亲上加亲,实乃好事成双!”

敖广脸色一窒,再也说不下去。

金蝉、摩诃、迦叶、阿傩,佛祖如来世尊座下四大弟子。迦叶尊者的名头抬出来,压倒东海绰绰有余。

敖燮在旁边急得脸色阵青阵红,插句道:

“乘坤,十九龙妹正在潜修寄望金仙大道的关口,你此刻求亲,岂不是枉费她的道行进境?”

敖乘坤瞧向敖燮,眼色神情变得倨傲:

“敖燮,你难道不知佛门有双修之法?我若娶凰儿龙妹为妻,她的进境只会更快!”

“你......”敖燮气得七窍生烟。

按道理敖乘坤礼应称他一声堂兄,直呼其名便是赤果果的蔑视。嚣张跋扈,已是溢于颜表。

敖广按按手,沉声道:

“贤侄,此事容后再说,我与你父再行商议。”

敖乘坤呵呵摇头轻笑: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全都已经备妥。大伯无须推托,今日我必娶凰儿龙妹,否则誓不罢休!”

“阿尼玛,还要叽里呱啦讲多久???”金翅鸟听得不耐烦,甩着满是血水的尖嘴叫道:

“吾已经不想再等!这老龙不答应,吾先撞翻了这宫殿再说!看看是吾的翅膀硬,还是你这龙宫硬!”

说着,竟是振翅而立,面向东海龙王敖广。

这只鸟虽小,但全身骤然金光大盛,有佛音缭绕,禅唱声声,更有若隐若现的孔雀明王真身在顶上虚化,喷薄极其玄妙的气势。

整个水晶宫大殿内,无数饰品摆设等等,皆是无风震动,哗啦啦纷乱一片。

东海龙王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恶客临门,偏偏无从下手,真真让老龙王气得肝疼。

敖燮见势不妙,起身大喝道:

“凰儿龙妹即将出关返东海,数日后,傲来国近海州举办龙女娘娘庆典,凰儿龙妹当年受了龙女娘娘庙的香火,必然会现身傲来国!”

老龙王敖广听了惊诧交加,怒目而视。

敖乘坤却是喜不自胜,上前一步,大声问:

“当真?!!”

敖燮咬牙道:

“你若有心,便自己去寻,绝无虚言。”

“好!我信你一回,如若有假,再来问罪!”

敖乘坤也不想久待,将手一挥,紫黑雨云闪现而出,立即卷着自己和金翅鸟,瞬间遁出宫去,消失不见。

“孽子!你气煞吾也!”

敖广指着敖燮,气得眉眼大跳,几乎一巴掌抡过去。

敖燮的脸色也是难看,争辩道:

“父王,恶客临门,打又打不得,骂也骂不过,只有如此,才可将此嚣张跋扈的东西赶走啊!”

“你怎可透露凰儿的行踪?若被敖乘坤拦截,如何是好?”敖广仍是气愤不已。

“父王,据孩儿所知,凰儿已经是九真人仙大圆满。听说还在菩萨指点下,斩自尸即将功成!”

“敖乘坤即使再横,斗得过凰儿龙妹?”

敖燮如此一说,敖广顿时冷静下来,琢磨不语。

“父王,你我皆知凰儿龙妹的脾性。你好生想想,若是这个嚣张跋扈的小子前去滋扰,会是什么下场?”

敖广深深一叹,仍是带有一丝怒意的说道:

“你这驱虎吞狼之计,算计的乃是你的胞妹!”

敖燮脸色不痛不痒的笑了笑:

“若真能驱虎吞狼,解决了眼前祸患,岂不更好。”

敖广细细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但一想到掌上明珠被推动风口浪尖,面临一番磨难,不禁又是心中不悦。

老龙王脸色忿忿,不想多说,拂袖而去。

敖燮坐回椅子上,自己倒了杯酒,慢酌细饮,哼道:

“别人家的太子,嚣张得蹬鼻子上脸。我若有个成大事不惜身的父亲,未必这个敖乘坤比得上我!呸......”

。。。

天高海青,白云吟风。

一片浅滩蜿蜒百里,白沙漫漫,距离海边不远。

袁抗、朱刚烈、敖桀,三人并肩前行,打量着周围环境。

可见一座高崖上,雕刻着几个大字:

“傲来国近海州”。

崖岸之上,已经可见房屋鳞次栉比,高耸连绵颇远,带着异域风情。周围车水马龙,路人川流不息,一派热闹景象。

朱刚烈在东海历练十年,多次往返傲来国,所以路途熟悉,一边指点,一边带路。

袁抗和敖桀却是第一次来,不过敖桀出身龙宫,身世显赫,对这海边小国不大看得上眼,兴趣不高。

“不错,另有一番格调,比我想像的人多。”袁抗却是津津有味的四周探望,颇为满意。

人多就意味着世间百态尽有,那么引发元婴第一灾的可能便大增。

“咦?好像近海州的居民,在办什么庆典大会?”

朱刚烈听得懂傲来国的本地方言,顿时哈哈笑道:

“师尊,我听他们说,什么龙女娘娘庙、什么祭海庆典,咱们有一番热闹可看了。”

“走,去瞧瞧!”

袁抗兴趣高涨,立即带头向集市上奔去。

......

......

稳定更新,目前正在试水期,请求每一票支持,非常重要!

你的每一票都非常重要,感谢大家的厚爱和支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