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火锅当然没吃成,  谢塔爆发了。

当白柳被摁在床上的时候,当了多钥匙没『性』生活的邪神大人还没反应过来他的信徒要干什么,还在感兴趣地叙旧:“居然会自己生活了,想当我走的时候……唔。”

然后没然后了。

白柳睁眼已经是二的下午了,  他慢腾腾地起床,  刚一动,  旁边的谢塔迅速地醒了,白柳苏醒的谢塔眼神对视两秒。

白柳:“……给口饭吃再做吧。”

谢塔给白柳穿好衣服,  压在床上亲了一会,问:“吃什么?”

白柳懒洋洋地抱着谢塔的脖子,  半垂眼帘,含笑问:“你会做什么?”

谢塔当然是……什么不会做。

他常吃异端管理局的食堂,整出任务,  休息的时候没几,  回来通常倒头睡,偶尔也不会睡,  抱着布偶睁眼一整晚,  现在白柳这个问题倒是把他问倒了。

“你要吃什么?”谢塔直勾勾地盯着白柳,“我现在。”

白柳:“……” 首发网址htTps://m.wxsy.net

这倒是不必了,  等你会我可能已经饿过头了。

在白柳认真询问了谢塔的工资水平,  目前存款余额之后,身无分文的邪神颇复杂地感慨:“真没想到,你现在也算是车房,五险一金,  月薪过万了……”

“你已经过上当初的我梦寐以求的生活了。”

谢塔说:“是你的。”

白柳一听这话心怀舒畅,亲了谢塔一口,笑眯眯的:“出去吃,  你请客。”

“吃火锅。”

谢塔并不会开轿车,但他记得白柳喜欢开摩托,于是买了辆,但他自己上下班一般不骑这辆车,因为他自己行动会比开摩托快,所以一直放着,现在白柳摩拳擦掌地想开来试试,谢塔迅速地将摩托从车库里推出来了。

“哇。”白柳打量了一圈车库,眼睛发光,“你连车库了。”

“陆驿站让买的。”谢塔解释,“说房子配一套车库,住起来更方便,也会更价值,你会更喜欢,买了。”

白柳上手拧了两下摩托,真是崭新的把手,一看谢塔是真没用过,他戴上头盔,把另一个扔给谢塔:“我带你,走吧。”

谢塔像是在脑中思考了千百遍那样,非常自然地戴上头盔,然后环住了白柳的腰,将他往后一拉,双腿张开环绕住了白柳,白柳后背贴到谢塔的胸了,贴得密密,他顿了一下。

“你松开点。”白柳说。

“为什么?”谢塔没松手。

“摩托开起来是震的。”白柳委婉地表示,“会起反应。”

谢塔语气自然:“对你起反应正常。”

——意思是起反应也不松手,这么抱着,他不觉得什么。

“……”白柳一边呼气一边脸发热,他当了十的钥匙,一下子来到人间,一时之间不太明白这个界的礼义廉耻是不是之前不太一样了。

白柳发自内心地疑『惑』,为什么这条蜥蜴,还能这么坦然地说这种东西?

他不是已经当了十人了吗?

“不行,影响我开车。”白柳语气坚决了下去。“你往后面点。”

谢塔顿了顿,勉强松了一公分:“哦。”

听起来语气淡淡,但是种不情不愿的感觉。

总之,最后终于把摩托车开出了车库,白柳一边开车一边听到后面抱着他的谢塔路上电话一直在响,但谢塔一直没接,白柳问了一句:“是谁的电话?”

他笑容淡了一点:“休息还来找你,一直打了这么多个电话,你们系不错吧?”

毕竟过去了十,谢塔了除他之外的亲密系也是正常的事情。

谢塔声音点闷:“系不错,但我现在不想理他。”

“他给我发工资。”

白柳一顿,语气变得真诚了不少:“接吧,你还要养我,你不能丢工作。”

谢塔接了电话,对面传来陆驿站歇斯底里的崩溃声音:“黑桃,白柳是不是在你那里!!”

谢塔顿了一下,把电话拿远了一点,云淡风轻地扯谎:“不在。”

“绝对在吧!!”陆驿站几乎是在吼了,“四局我说你今没打电话过去问白柳的事情,你肯定找到白柳了,把白柳给我交出来你这个蜥蜴!”

“我跟你说,我们这边多事情要找他协商,是重要的正事,你不准偷偷一个人把他给霸占……嘟嘟……”

谢塔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点出陆驿站的身份名片,拉黑,顿了顿,又把手机机了,才放心地把手机揣回了兜里。

白柳正在开摩托,头盔里是呼呼的风声,他没怎么听清谢塔正在说什么,听到谢塔挂了电话之后,白柳随口问了一句:“你老板怎么你说的?”

“我他说我爱人回来了。”谢塔浅淡地说,“他说给我多放两假,让我好好你在一起,暂时不用管工作的事情。”

白柳诡异地沉默了两分钟。

这个界上还这么好心的老板?

他怎么从来没遇到过?

白柳将摩托车停在店外面,把头盔取下来,锁好,转头看向谢塔,脸上又带出笑来:“那先好好休息两,我再出去找工作吧。”

正将头盔取下来的谢塔闻言一顿:“……找工作?”

“对啊。”白柳理所当然,“我现在没钱,以后也要吃饭啊,当然要找工作了。”

“不过也不知道能找到什么合适的工作了。”

白柳说到这里倒是发自内心地苦恼起来:“虽然界线融合了,但我大部分的痕迹还是被抹除了,我没历,没工作经历,能干的工作不多。”

虽然是个邪神,拥多奇奇怪怪的能力,但这能力也不能当饭吃,白柳也不想拿这能力来挣钱。

“还要麻烦你先养我一阵子了。”白柳笑起来,他轻地凑过去,垂眸在谢塔的耳边轻声说,“养我的钱,我可以肉偿的。”

谢塔:“!!!”

这是什么好事……不是,谢塔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把那『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子,目光直直地看向白柳:“你不去看看他们吗?”

这是他觉得奇怪的地方,白柳回来只找了他,目前为止连陆驿站没联系,而且两后去找工作,中间也他待在一起……

这是不准备去那人了吗?

白柳放下头盔的动作一顿,他背对着谢塔,声音平静:“也没必要去吧。”

“他们不记得我了。”

谢塔一怔,他刚想说方点陆驿站还记得你,看到白柳笑着转过头,对他说:“而且认识我而言,对这人来说,能算得上是一场无妄之灾吧?”

“之前的我认识他们,也没给他们带来什么好的东西,现在的我再去认识他们,似乎除了干扰他们现在已经美好平静的生活,也带不来什么的东西。”

“所以还是……”白柳抬眸,他语带笑意,“这样可以了。”

“我只要你在一起可以了。”

谢塔解释的话到了嘴边,被白柳的最后一句话打断,停在了嘴边,他盯着白柳,缓慢地重复他的话:“……只我,在一起吗?”

白柳态度无比自然地点头,他对着谢塔,几乎是温情地笑了一下:“对啊,你可以了。”

谢塔的目光直了:“好。”

“那只我在一起。”

他们走进了火锅店,与此同时,谢塔的房子外面。

牧四诚脸『色』阴沉地一锤房门:“人不在这里。”

“我打了之前白柳的电话,没打通,他应该是才来到这个界线,还没置办手机。”木柯推了一下自己金丝眼镜,上面白光一闪,他语调温地解释,“不排除黑桃那条蜥蜴不想我们接触白柳,想要独占他,所以故意不给白柳办手机的可能『性』。”

“不是排除这种可能『性』。”刘佳仪戴着墨镜,她现在是名人了,出行会戴着墨镜,她抱着胸,语气冰冷,“是多半是。”

“你们先不要给黑桃定罪啊。”唐二打一边给谢塔打电话,一边深呼吸安抚这群人,“我他是同事,他做事沉稳,不像是这种人,等会我打通他电话,问一问知道了……”

“嘟嘟——您拨打的电话已机,请稍后再拨……”

一群人直勾勾地盯着唐二打。

唐二打:“……”

黑桃,你这个狗蜥蜴!

白柳吃完了火锅,他走出了火锅店,扑面而来的是黯淡的路灯光边落下的小雪。

这东西让他恍然了一下。

在门里,是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他已经忘了,这个界居然还季节这种东西。

谢塔脱下了外套搭在白柳的肩膀上,白柳怔了一下,他拢住着外套,发现上面温热的余温:“你……”

“体温了。”

“嗯。”谢塔安静地看着白柳,声音轻得像是落雪,像是生怕惊走了他,“在你把门掉之后,我了。”

“我还心跳。”

谢塔将白柳冰冷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抬眸专注又认真地望着他:“现在跳得快。”

白柳落雪的长睫颤了一下,他望着路灯下谢塔英俊到一丝不真的脸,倾身过去,缓慢地闭上了眼睛。

——现在这个场景,太适合接吻了。

谢塔也拥住了白柳的肩膀,他俯下身,垂眸要吻下去。

一个凌厉的雪球从二十米开外狠狠砸来,谢塔瞬间伸出右手握住,目光一冽,转手要丢回去。

“黑桃,这个狗蜥蜴!!”牧四诚骂骂咧咧地赶来,他看着路灯下神『色』愕然,穿着单薄的白柳,眼眶一下红了,张嘴骂,“白柳,你也不是个东西!”

“回来居然不告诉我们!是不是不把我们当朋友!”

白柳一时之间,言语凝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我……”

牧四诚猛地冲了过去,他一边冲过去,一边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你这个畜生!”

他一边哭一边狂锤白柳:“你是乐意折磨我们!看我们为你难受是吧!”

“新邪神套路是吧!”

“打白柳。”木柯迅速地来劝架了,他看着白柳眼睛也是发红的,深呼吸了两下,才艰涩地开了口,“但你这次真的做的不对,白柳。”

以为木柯会站在自己这边的白柳:“……”

他从善流地道歉,脸上还是带出了点笑意:“嗯,我错了。”

“你真个大畜生!”刘佳仪抬手是一个雪球,她一边哭一边砸白柳,“给我买一辈子的红豆饼!”

白柳脸上的笑越来越明显,他抬手挡了一下刘佳仪砸过来的雪球,佯装求饶:“我现在可是失业状态,这要求我要完成点难。”

“谁管你!”刘佳仪哭着吼他,“给我买!”

“好了好了。”唐二打白柳嘴唇被冻白了,他迅速地脱下衣服要给白柳搭一下,结果脱下来才看到白柳肩膀上已经批了一件,唐二打看也不看地皱眉拿起,“谁给你披的外套,这么薄?”

“披我的吧。”

谢塔在旁边冷冷地凝视着唐二打的外套。

但也没阻止。

他一向对温度感知差,所以衣服轻便,他的外套对于现在的白柳来说,的确薄了。

但没系,这个冬一定是温暖且热闹的。

“白柳,去买外套吧。”谢塔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