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噗, 叶钦云?你就是叶钦云?”

正在喝水的乔桥,突然听到了这位好心少侠的自我介绍,差点没将刚喝下去的水给喷出来, 满脸不可思议地朝正对面的剑客看去。

“怎么?姑娘你, 认识我?”

叶钦云略略有些讶异。

“啊?听……听说过, 对,我从江湖上听说过叶少侠的威名……”才怪。

乔桥连忙找补道。

但这话哄哄对她根本不熟悉的叶钦云还行, 裴衍之是哄不过去的。

只因为他注意到乔桥此时看向眼前男人的眼底深处,掠过了一丝极淡的……怜悯?

联系原著,乔桥对这位也叶钦云,确实是有些怜悯的。

实在是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柳随风的红颜知己之一, 紫云山清冷出尘大师姐的未来夫君。

别看那位大师姐最终和这个叶钦云成了亲, 但在她看来, 那完全就是一场师门强烈要求下的包办婚姻,尽管她这位小师弟待她极好,却怎么也替代不了她心中柳随风的位置。 记住网址m.wxsy.net

甚至还在与叶钦云成婚的前一晚, 从紫云山逃了出来, 孤身与柳随风待了整晚,第二日清早被柳随风送回了紫云山,才与叶钦云走完了流程。

后来辟日教大战之时,不顾丈夫叶钦云还在她的身旁, 就红着眼眶, 幽怨缠绵地朝柳随风望去, 似是唯恐旁人看不出他们之间的猫腻。

之后柳随风被打下山崖时, 就属她与薛语儿的哀嚎声最大,哭得活像自己丈夫坠崖了一般……

种种剧情, 也让一众读者给这位紫云山的天之骄子去了叶绿云的外号,各个话题楼还在调侃他是《绝世无双》第一绿帽子王。

只能说柳随风真的是害人不浅了。

其实也不晓得是仇家人的一脉相承,还是辟日教就是这个风格。

柳随风的父亲仇逍在没遇到自己命定的虐恋情深女主柳心君时,也是绿遍江湖无敌手,而且他还极其混账地,只走肾不走心,搞得江湖老一辈的侠客们基本都被仇逍戴过绿帽子。

柳随风就比他爹含蓄多了,人家走心不走肾,只跟小姑娘玩暧昧,从不越雷池一步,即便偶有逾矩也是因为意外促成的。

同样的,绿遍江湖年轻一辈无敌手。

可以说,江湖上说得上名字的年轻侠客的心上人或者未婚妻,心里头不藏着一个柳随风呢!

原著里那些有名有姓的年轻人,除了一个对女人完全不感兴趣的裴衍之,各个都对柳随风恨之入骨。

若不是剧情最终裴衍之替柳随风将仇恨值都吸引走了,恐怕柳随风就是开个十几二十个挂,也挡不住全江湖的怒火。

还好,大结局时,柳随风乖觉,大战一结束,带着薛语儿就退隐了,恐怕江湖一时半刻还平息不下来呢!

此时的裴衍之,尽管并不知道叶钦云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但联系她看向对方是那微妙的同情,和不二楼传来的情报上,柳随风走到哪儿都旺盛的桃花运,他大致也能猜测乔桥所了解的未来,叶钦云的身旁必定是有女子与柳随风产生了些许关联。

裴衍之垂眸如是想着。

另一头的乔桥还不知道,裴衍之对她已经熟悉到,仅一个眼神,就能将她心思猜得透透的,甚至连原剧情都能猜得大差不离。

想完这些有的没的,乔桥只觉得她因为多嘴,蝴蝶掉了后续的剧情,对其他人的作用暂时看不出来,对这位叶钦云确实再好不过的。

所以,她吃他半只鸡一点也不过分。

乔桥心安理得地这般想着,一时间,嘴角漾起的笑容愈发灿烂明媚了。

这看得始终注意她动静的叶钦云的脸愈发红了,这叫知道自己不对的少侠视线躲闪地忙低了低头,嘴唇轻翕,再次抬起头来,刚想再看乔桥一眼,却不想一下子就对上了绿衣姑娘身旁漂亮少年暗含杀意的眼。

猝不及防下,叶钦云微微一愣,再定睛看去时,少年的眼眸早已恢复到了先前那毫无波动的模样,仿佛他刚刚感受到杀意只是他的错觉一般。

用力眨了下眼,叶钦云的视线才又转移到少年身后的乔桥身上,“姑娘,刚刚在下已经自我介绍过了,还未请教……”

“哦,我姓……”

感受到裴衍之的手指轻戳了下她的手臂,乔桥一个大喘气,“……我姓吴,吴菲菲。”抱歉,菲菲,暂时借用一下你的名字。

“原来是吴姑娘,这位……”

“他,他当然是我弟弟了,对不对啊,弟弟?”乔桥笑嘻嘻地就给了裴衍之一个wink。

裴衍之…… 裴衍之表示他并不想说话。

“那你们姐弟俩这是要去哪儿?”

“酉州……”

开口回答的是裴衍之。

从来都没什么方向感的乔桥是裴衍之说去哪儿就去哪儿,反正她哪里都不认识。

“……寻我姐夫。”

裴衍之一脸淡然地接着说道。

“嗯?”

乔桥难以置信地朝身旁的裴衍之看来,眼神写着:我们去寻哪门子的姐夫?你怎么胡说八道呢?

裴衍之:我说有就有。

乔桥:……好的吧。

两人眼神交流完毕之后,乔桥转头看向正前方的叶钦云,脸颊微微泛红,“嗯,对,寻我夫君……”

这样的回答使得叶钦云脸上的红以最快的速度褪了下去,眼神也跟着一并灰暗了些。

“这样吗……”

白衣少侠低喃了声。

可很快他就再度振作了起来,看向乔桥的眼神也没有先前那般灼热了,然后就从怀中掏了只白瓷瓶出来,“对了,吴姑娘,在下看你手背有伤,这是我从紫云山带出来的上等金疮药,保管你用了之后连伤疤都不会留。”

直到这时,乔桥才发现自己手背上不清楚在哪儿又划了一道口子出来。之前身上的伤,用了裴衍之给的药,差不多都已经不疼了,手上这个,肯定是不小心在哪儿碰出来的。

“多谢!”

这一点小伤,乔桥刚想着不用那么兴师动众,承人家的情,裴衍之已经道了句谢,将金疮药接过来了。

抬起乔桥的手,裴衍之便细心地帮她上起药来。

灰绿色的粉末撒在她手背上的伤口处,凉凉爽爽的,看着裴衍之认真的小脸,乔桥促狭心起,笑眯眯地歪了歪头,“谢谢弟弟!”

听到这儿,裴衍之手微顿,紧接着便缓缓抬头朝乔桥看来,露出一张笑容灿烂得过分的小脸来,“不客气姐姐。”

这使得毫无准备的乔桥,当场一愣,旋即再也无法克制地就冲裴衍之伸出了自己罪恶的小手,在他婴儿肥的小脸上,肆意揉搓了起来。

“太可爱了,弟弟你太可爱了,怎么能这么可爱!”犯规犯规。

乔桥激动得都不晓得怎么办才好了。

被揉脸的裴衍之:“……”

目瞪口呆的叶钦云:“……噗。”

――

在破庙里将就了一个晚上,第二日一早,三人就都要上路了。

“正好在下要去的紫云山,与酉州城方向还算顺路,且我观吴姑娘你与你的弟弟都不会什么武功。最近江湖上不太平,常有魔教中人出没。若是两位不嫌弃的话,在下愿顺道送两位去往酉州……”

“好啊!”

“不必了。”

叶钦云的话还未说完,乔桥与裴衍之就给出了两个完全相反的答案。

答应的是乔桥,否定的是裴衍之。

几乎一说完自己的答案,乔桥就忙朝陪朝裴衍之看去:有人送不好吗?要是又遇到那些辟日教的人怎么办?我好笨,什么野鸡野兔都捉不到,你才遭了那么大的罪,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我觉得有个帮手什么的还挺管用,不过你要是不喜欢……

“还是算了吧!”

“好。”

这回否决的是乔桥,答应的是裴衍之。

乔桥是以为裴衍之真的不喜欢,她当然要将他的要求放在第一位了,却不想……

“劳烦叶少侠了。”

裴衍之顶着一张包子脸一本正经道。

虽说这个姓叶的男子心思不纯,但有他同行,乔桥总会轻快些。

殊不知他这极度反差萌的样子惹得乔桥的手又痒起来了。

只是她的爪子还没抬起就被裴衍之一把抓住了手腕,少年皱紧了眉,“姐姐……”

“我不揉,我就只戳一下,就一下!”

乔桥哀求道。

见她这样,明知道对方绝不可能只戳一下,裴衍之还是叹息着松开了她的手。

最后裴衍之是顶着一张粉红粉红的包子脸上路的,身旁跟着的是满足开心到无以复加的乔桥。

赶了将近一天的路,天将将黑下来的时候,三人总算踏进了酉州城。

直到进了城,看了城中家家户户门口都挂了艾草,和不远处护城河里还未靠岸的龙舟,和岸边左三层右三层围着的人群,三人这才发现今天竟然是端阳节。

向来喜欢凑热闹的乔桥,一时间连下脚的客栈都不找了,拉着裴衍之就要去看赛龙舟。

看完了赛龙舟,乔桥仍有些意犹未尽,最后又托着裴衍之去买了几枚粽子尝了尝,乔桥不挑的,咸口的甜口的都能是吃,裴衍之就不行了,完全接受不了蛋黄肉粽,只吃蘸糖的甜粽子。

两人还一起买了香囊与五彩线,系在了腰间和手腕上。

看见路边有帮小孩子额头画王字的,已经彻底玩嗨的乔桥,无视了裴衍之的拒绝,将他按在路边的小板凳上,跟人家借了毛笔就要给裴衍之也画一个。

只是在她兴冲冲地举着笔要给裴衍之画的时候,对方的眼神看上去总是有些怪异,这叫乔桥觉得自己好像是忘了什么事情,可任她怎么回想都想不起来,管他呢,先帮裴衍之画了再说,嘻嘻。

乔桥开开心心地就在裴衍之的额头用雄黄酒画了个歪歪扭扭的王字。

这一下子,更萌了,弄得乔桥追着裴衍之就要他再喊她一声姐姐。

可把自始至终都跟在两人身后的叶钦云给笑得不行。

长这么大,他就没见过这么逗的姑娘。

晚上住客栈时,是叶钦云去订的房间,乔桥与裴衍之一间,他自己一间。

想着裴衍之现在是个小孩子,她还需要照顾他,所以他们两个一间完全没问题的乔桥,跟叶钦云道了句晚安后,就牵着裴衍之的手上楼了。

在店小二的帮忙下打开了厢房的门,还不待对方先进去把灯点亮,裴衍之就说了句不用,然后在乔桥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就赶紧拉着她进了屋子,同时关上了房门。

房间内很黑,裴衍之那边一进了门就松开了她的手,这叫乔桥一下子在黑暗当中摸索了起来,“弟弟你干什么呢?屋里头这么黑,怎么还不让店小二点灯呢?”

说话间,转身就要打开房门,想着好歹就着外头的灯光,先把屋里的等给点起来。

却不想下一瞬,一只宽大的手忽然揽住她的腰。

乔桥还未来得及惊慌,鼻尖就嗅到了裴衍之身上独属的那股味道。

“裴衍之?”

“嗯……”

回答她的男人熟悉的嗓音。

“你好了!你恢复成原样了对不对?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地方疼的?你让我看看,让我看一下……”

乔桥忙转过身来,却不想直接就被来人抱了个满怀,对方的下巴磕在了她的肩膀上,温热的呼吸的呼吸有一下没一下地喷洒在她的耳朵、脖颈上。

“呵……”

黑暗中男人低笑了下,声音好似醇厚的陈年烈酒。

“已经不疼了,就是……”

裴衍之的声音听起来好似有些苦恼。

“什么?”

乔桥的心一下子高高地拎了起来。

“怎么办?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的模样了,好像没法子满足你那奇怪的趣味了怎么办?”

说话间,裴衍之微微抬起头,嘴唇若有似无地贴上了乔桥的耳垂,声音黯哑,“姐姐……”

乔桥:“!!”

刹那间,乔桥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好痒,腿还有些发软。

“喜欢我这么叫你吗?姐姐……”

裴衍之又道。

乔桥:“!!!”

还来!

她是真的想不到裴庄主平日端的那样一副冰冷禁欲的模样,竟然……竟然这么会嗷嗷嗷!

乔桥……乔桥要被撩死了……

呜呜。

第二日清晨,差不多一晚上没睡好的乔桥,直到被易容后的裴衍之带着在叶钦云的面前转了一圈,听见他以自己夫君的身上跟对方道歉,才猛然回过神来,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几乎一离开白衣少侠的视线,乔桥就立刻用力扯了扯裴衍之的衣袖,压低了声音,“你怎么回事?我跟他道别就行了,你何必特意在对上面前绕上一圈,之后的武林大会可还是要跟对方碰面的,要是被他认出来了怎么办?”

乔桥是真的有些忧心。

见状,行走在她身旁的裴衍之下意识转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直看得乔桥眉头都皱起来的时候,才忽然扬唇笑了笑,“真的不知道?”

乔桥:“啊?”知道什么?

乔桥有些懵。

“他喜欢你。”

裴衍之表情平静地丢下这么四个字。

乔桥:“!!!”什么玩意儿?

喜欢?

为什么?

叶钦云哎!

原著里的第一绿帽子王,他不是喜欢他大师姐吗?

怎么会……

看着裴衍之缓步往前走去的背影,这时才发现什么喜不喜欢根本不是重点的乔桥,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嘴角一下子扬起一抹灿烂至极的笑来,然后快跑了几步,整个人一下子扑到了裴衍之的背上。

裴衍之顺势接住了她。

随后就见乔桥在他的耳边嘿嘿笑个不停,“什么呀?你刚刚特意牵着我的手去人家面前转一圈干嘛?你说呀,是不是吃醋了?是不是?哈哈……”

闻言,裴衍之的嘴角始终翘着,却并没有回答是或不是。

乔桥这边还想逼他承认,路边几个正在打陀螺的小孩子看见他们俩,却一个两个拍着手,嘻嘻笑着围了上来。

“猪八戒背媳妇咯!”

“背媳妇咯!”

“胡说,什么猪八戒,你们才猪八戒!”

乔桥气极。

“就是就是,略略略!”

几个熊孩子冲着乔桥就做起鬼脸来。

“才不是才不是,略略略!”

被裴衍之背在背上的乔桥被他们气的,也立马跟着他们一起吐起舌头来,垂在一侧的小腿还跟着张牙舞爪地扑腾了两下,以示自己的不满。

却不想下一秒,背着她的裴衍之就忽然加快了步子,惯性使然,叫差点没摔了的乔桥急忙尖叫着抱住了他的脖颈,随后就是一阵欢腾畅快的大笑。

裴衍之也跟着一起高高扬起了嘴角。

此时,头顶的阳光正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