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239章 亡者之王

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10-18 06:04:31

刘长安捏住上官澹澹的腰肢拿着,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左右看了看,目光聚焦在赶尸人队伍上。

刘长安对赶尸略有研究。

在大众眼中,赶尸属于巫族文化,但这个巫族和生活在马来半岛的巫族没有任何关系。

会赶尸的巫族,并非一个民族或者种族,而是在人类上古时代,能够和异兽对抗的那些人。

在异兽横行的年代,人类相对于它们显得十分孱弱,好在分布广泛,依靠着努力繁衍才得以生存下来,不至于灭绝。

人类肉体虽然孱弱,但拥有比异兽强大的繁衍能力,更拥有在绝境中逼迫出来的智慧。

人类选择改善自己的血脉,他们派出俊男美女,虏获了一部分异兽的心,让这些异兽和人类结合,生下了一些拥有人类血脉和外形,但又继承了异兽能力的后代。

这些后代便是巫族,神话传说中那些来历不明又异常强大的人物,多半就是这样的巫族,例如辅佐黄帝的许多功臣。

巫族的存在,让人类在异兽横行的年代终于获得了一些生存的资本,强大的巫族可以直接对抗异兽中的顶级强者,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击败对方。

“你还记得你舅舅兼亡夫上位的关键原因吗?”刘长安把横拿着的上官澹澹竖起来放在地上。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动作过程,但实际上很自然,因为上官澹澹为了表示她扮演小僵尸是专业的,保持着浑身僵直的状态,就像一条咸鱼干一样拿在手里很方便,不像活鱼那样弹软滑溜挣扎难以把捏。 记住网址m.wxsy.net

上官澹澹落地以后,双手放下,又蹦了几下来到她的保温壶旁边,这才说道:“巫蛊之祸吧。我怀疑你从中作祟,但我没有证据。小棠说她对这段东汉历史有所研究,准备亲自编剧,将来拍个电影或者连续剧什么的。”

“她对这段东汉历史有所研究?她先搞清楚西汉和东汉的区别,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再说吧。”刘长安的声音不自觉地高了起来,她还亲自编剧?

刘长安刚想说竹君棠担任编剧的话,这剧情一定没法看到极点,但是想想竹君棠编的再匪夷所思,难道有某些现实编剧写的霍去病为了异族女子向匈奴下跪来得荒唐?

霍去病是上官澹澹的大外公,想必竹君棠在瞎编的时候还是会有所收敛,不至于这么脑残。

“小孩子玩儿,何必生气?”上官澹澹不以为意地说道,竹君棠的胡闹,正是她可爱的地方,太后甚是喜欢。

“我想说的是,巫蛊之祸中,其实有巫族的身影,只是那时候的巫族,他们祖先的特殊血脉已经变得稀薄。让刘彻震惊的尸兵尸将,便是巫族最后的荣光了。”刘长安有点遗憾地说道。

巫蛊之祸中,刘彻被巫族神秘莫测的手段弄的心惊胆颤,但他终究是汉武大帝,借此机会将这种能够动摇帝国中枢根基的秘法彻底铲除,涉入继位权力斗争的巫族全部诛杀,更在全国范围内通缉追查,从此以后巫族便在中原大地销声匿迹。

巫族并没有彻底灭绝,只是来到了南部充满毒瘴蛇虫的湘西,这里地理位置偏僻险要,又有毒瘴蛇虫这些天然屏障,巫族慢慢繁衍生息下来,但传承的血脉一代比一代稀薄,原本能够驱动尸兵尸将的“移灵”,变成了帮人运尸回湘的“赶尸”。

如今的“赶尸”,和“蛊毒”,“落花洞女”一样,被并称为“湘西三邪”,其中蛊毒和落花洞女还不算难见到,“赶尸”才真是百闻难得一见。

今天晚上刘长安和上官澹澹就见到了。

赶尸队伍一共两人六尸,领头的是一个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中年男子,蓑衣下还有一件老旧的道袍。

道袍破的很自然,膝盖的位置仔仔细细地缝了补丁,看上去年岁久远,道袍穿在身上也十分合身,不像电影电视剧里跑龙套的那般松松垮垮,毫无气度。

六具“尸体”并没有像上官澹澹那样伸直手臂蹦蹦跳跳,而是躯体怪异地扭曲着,走动时双腿僵硬,像是勉强挪动一条腿,然后再拖着另外一条腿千金,速度十分缓慢。

有的“尸体”头侧着横在脖子上,有的挺头望着天,还有的把头用黑布包了起来,形成了一支和影视作品上截然不同的赶尸队伍。

赶尸队伍最后一人,戴着一副圆框眼镜,穿着倒是普通的多,脖子上挂着一个绿色的布包,颇为费劲地跟在后面,时不时地去拉扯一下那些“尸体”。

“我又饿又累又困。”上官澹澹打了个哈欠,随便说了点什么,想要吸引下刘长安的注意力,赶尸能有什么意思呢?难道这些僵尸走路的样子,比太后一蹦一蹦的更加可爱吗?

“你一路上就趴在我后背上睡觉,走动的时间最多五分钟,晚上吃了那么多虾仁蟹肉和牛肉,刚刚还喝了那么多泡腾水,你要是这么容易就又饿又困又累,我看你应该把你的棺材带在身边。”刘长安的目光转移到了另外一边。

他没有被上官澹澹吸引注意力,只是随口回答她,在庙宇的另外一边,茂密的丛林中那闪动的手机屏幕光,正是狐狸异兽和几个人,他们似乎是冲着这赶尸队伍来的。

武当山并不在其中,看来二鬼子依然只能当当带路党,没有资格涉入机密,跟着异兽的那几个人应该是日本人。

大多数日本人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气质差人一截,而且无法提升,哪怕是政坛上层也是如此……毕竟是合影总是被挤在角落,上不得台面的人物。

刘长安不是很客观但合理地推测出了那几个是日本人,心中揣摩开来,难道他们是真的相信“赶尸”,所以亲自来调查?

仔细想想,因为异兽的存在,刘长安怀疑他们是冲着移灵而来。

在百度百科上写着“赶尸”就是“移灵”,但显然“移灵”是比“赶尸”高上无数倍的手段。

移灵的真正实现方法,现在已经不可考,刘长安只能揣摩那是类似上官澹澹用头发控制别人的类似方法。

异兽们来自于上古时代,它们和鼎盛时期的巫族战斗过,共存过,见识过真正的移灵,也就它们会在听说了“赶尸”之后,联想到了那可能和移灵相关,才会慎重其事地跑到这偏野山林中调查。

“那你会帮我背着小棺吗?”上官澹澹想了想,尽管自己没有力气,但是刘长安力气很大。

如果能够随身带着小棺,上官澹澹也是愿意的,最近自己都是陪着电动小马车比较多,很少怜爱它了,回去以后要在小棺里躺一躺才行,让它知道上官澹澹还是很爱它的。

“不。”刘长安拒绝了,他又不是神经病。

他只在电影电视剧里见过有人背着棺材吃喝住行打架耍帅,而实际上那些道具棺材都太小了一点,真正给人用的棺材沉重无比而且尺寸巨大,更何况上官澹澹那一口青铜棺材?

重量倒是无所谓,体积太大了,坐地铁什么的,安检门都过不去。

上官澹澹皱了皱眉,自己还计划躺在小棺里,让他带着自己和咚咚到处玩耍呢,如果在小棺上安置一条绳索,让咚咚坐在上面,刘长安在前面拉着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估计只有咚咚愿意拉着跑,可惜咚咚和自己一样,都没有很大的力气。

刘长安没有再纵身起跳,捡起油锯往对面半山腰走去,上官澹澹跟在后面,看到他下坡路过一块大石头,上官澹澹便走到大石头上跳下,正好落在刘长安后背上,抱住了。

尽管刘长安走过去的距离较远,速度也不快,但还是比赶尸人队伍先一步来到了庙宇中,也没有惊动异兽和日本人。

在黑漆漆的庙宇中,刘长安找了一个窗口看过去,发现异兽和日本人安放了许多拍摄器材,因为有日本人参与,这种拍摄就显得尤其专业的样子。

上官澹澹挤了过来,她的脸颊软软的,让刘长安感觉是沾了粉的果冻在按他的脸一样,不得不避开一点。

“你想看什么?”刘长安问道。

“我想看你在看什么。”

上官澹澹东张西望看了几眼,也发现了那些隐藏的摄像机,顿时高兴起来,这些都归太后了。

上官澹澹并没有马上去去拿属于她的摄像机,而是在庙宇里转了一圈,看到庙宇中央摆放着一口棺材,便走过去推开棺材盖板躺了进去,然后一阵扒拉把盖板又合上了。

只要她不出声惊扰到外面的两拨人马,刘长安也懒得管她,从她眷恋棺材的行为看来,确实是个僵尸太后,有趣的是,如果你用“僵尸太后”作为小说章节名,“僵尸”两个字会被删除,可能是因为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刘长安继续在窗口观察,这时候慢慢悠悠赶路的“赶尸”队伍,也来到了庙宇前方的空地上。

只见那领头披着蓑衣的道士,煞有介事地比划了几个复杂的手势……刘长安怀疑让他重新再做一遍,肯定做不到重样。

道士比划完手势后,从蓑衣中抽出一把略带锈色的长剑,绕着几具尸体转了一圈,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道士说的是湘西这边的土话,语速极快,一般人根本听不懂,南方很多地方都是十里八村不重音,好在土话自古流传,和百八十年前并没有什么区别,刘长安听着听着便逐渐听懂了。

道士念的是:麻痹麻痹脚脚,你上树摘鳄梨,鳄梨树倒了,麻痹脚好了,顿顿都吃菜粑粑,菜粑天天缠我家,白大米饭莫得吃,要搭过年得一夹,顿顿都吃菜粑粑,菜粑天天吃没完……

刘长安叹了一口气,要不是那些异兽和日本人也在,他现在就要冲出去把这个道士打一顿。

那个跟在最后的圆框眼镜,这时候则拿出了手机,弯腰蹲着绕圈拍摄,大概是想要做出偷拍的效果,时不时地晃动几下手机,又或者快速转换拍摄角度,营造慌乱紧张的拍摄气氛。

道士念完,眼镜拍完,道士挥了挥手,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燃了几根白蜡烛摆放在周围。

他怒喝一声,跳入了白蜡烛的中央,开始舞剑。

这一出倒是让刘长安吃了一惊,这道士舞剑竟然颇有气势和章法,没有个十几二十年的苦练,做不到这种程度。

只是舞的这么一手好剑,你拍点道家弟子日常生活的视频,点击关注啥的应该也不低吧?何苦来拍这种糊弄人的“赶尸”?

道士舞剑完毕,以剑作引,又比划了几个无法做重样的手势,驱使着六具尸体整整齐齐地站在庙宇的屋檐下。

眼镜突然惊叫一声,把手机丢在地上,然后配合着道士呜呜喳喳的怒喝声,象征着拍摄被发现结束。

“完事了。”道士对那几具“尸体”说道。

“尸体”们纷纷扭动身体,有的摘下了包头的布,有的擦了擦脸上厚重的粉唰唰的落下来,有的干脆就坐了下去掏出手机玩耍。

这时候那异兽和四个日本人冲了出来,又惊又怒地看着拍摄“赶尸”视频的一行人。

“你们是假的?”异兽走到道士面前,勃然大怒,他在车上满足了武青莲三次,最后由另外一个擅手活的日本人接替,他才抽身赶到这里,结果发现赶尸完全是一个骗局?

“你们是什么人?”

尽管人多势众,赶尸队伍还是吓了一跳,大半夜的突然冲出几个看上去像埋伏在这里的人,任谁都得心头发憷。

“你们别管我们是什么人!”异兽拿出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条视频,是不是你们拍摄的?”

视频正是刚才眼镜的拍摄手法,熟练地使用了BBC式的偷拍和阴间滤镜,拍摄了阴间的内容,同样是赶尸的过程。

“是啊?”眼镜点了点头,略微有些尴尬,“你们不会是看了我们的视频,就想来现场观看吧?”

“胡君,我们只要把今天晚上拍摄到的真相公之于众,他们就会身败名裂,再也没有人看他们的视频了。”一个日本人恼火地说道。

异兽更是恼火,回头冷冷地瞪了开口说话的日本人一眼,“我们是来寻找真正的赶尸人,不是来揭穿骗局!”

“几位,有话好好说,但你们千万不能把你们拍摄的视频公布到网上去啊。”道士焦急地说道。

“呵呵。”异兽冷笑两声,“除非你们把真正会赶尸的人交出来。我们调查过,你们虽然是假的,但早去几十年前或者一百多年前确实有会赶尸的人存在,他们即便死了,也有后代存在,你们告诉我赶尸人的后代在哪里,我可以考虑不公布。”

眼镜和道士面面相觑,倒是有个扮尸体的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们湘西大着呢,有赶尸人传说的大湘西地区,接近两千万人口,里面赶尸人的后代只有个位数,比大熊猫都稀少多了,即便有他们也隐身埋名,不会提自己祖先的职业,谁能知道啊?”

“怎么会有人信呢?”

“你们真是……怎么说你们好,大凡接受了九年义务制教育,就不会相信吧?”

“短视频不就看个乐呵吗,你们看看视频底下的留言,最多就是有人说看着害怕,但没有人真的相信尸体能被驱赶走动吧?”

扮演尸体的几人笑了起来,冷静下来己方有八人在,对方只有五人,大不了抢过他们的手机删除掉视频就完事。

“你们别说了。”道士看上去比较权威,挥了挥手,示意己方不要冷嘲热讽,又对眼前几人说道:“哥几个,这事是我们不对,你们听我们解释。”

道士说完,沉默着心中措辞,眼镜却开始说了:“其实我们这是一个扶贫项目,我是对口月塘村的扶贫工作者小张,现在短视频十分火热,一个网红或者火遍全网的短视频,就足以带动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

道士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我是月塘村的村长赵志。我们村旅游条件较好,就是缺少营销和推广,只要我们充分利用起本地的志怪传闻,把这里发展成一个赶尸文化打卡点,足以让我们全村人脱贫致富。”

“我们几个合伙经营一个民宿……”

“餐馆也整起来了……”

赵志和小张一通解释,希望好说歹说让对方不要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公之于众,他们的短视频还不是太火,但已经初见成效,这时候有人公布所谓的真相,未必能引起多大负面作用。

怕就怕最终大火之后出事,大家发现早就有人揭穿真相,村子就再也没有人关注了,至于什么旅游和网红打卡点更是泡汤。

“大家伙都穷怕了。”小张叹了一口气,他也是没有办法,才和村长赵志合计出这么一个点子。

“我管你们!”

异兽冷哼一声,恨得牙痒痒的,既然他们根本不知道赶尸人的后代在什么地方,那么利用巫族后裔的血脉,结合现代科技溯源培养出远古神族的计划就完全无法实施,更遑论寻找休眠的远古大巫了。

异兽的本体是一只狐狸,他是青丘狐还是涂山狐,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苏醒以后来到人类世界,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胡刕。

文盲看到这个名字,便会不由自主地想道,能不能叫他胡三刀?

当然不能,朱獳听到胡刕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便哈哈大笑,马上给胡刕取了个外号叫“胡三刀”,于是胡刕就握住了朱獳的狗嘴,把朱獳狠狠的打了一顿。

朱獳在养生会所中的业绩最差,是排名最后的技师,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取笑胡刕。

胡刕对雌性的脾气比较好,像朱獳这种变态,便没有必要容忍他。

眼前一个扶贫办的年轻公务员,一个道士村长,还有六个扮演尸体的村民,胡刕知道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按照常理,一个村的村长往往是最见多识广的,或者村长会引荐村里最德高望重的老人。

可眼前这个村长好像既不见多识广,也没有老人引荐,胡刕决定用眼镜小张的手机拍摄真相视频,彻底粉碎他们的希望。

胡刕伸手一招,就抢过了眼镜小张的手机。

“你干什么?”小张连忙扑过去想要把自己的手机抢回来,却被胡刕一掌推开,踉跄着撞上了庙宇前的旗杆。

“亡者客栈”的旗帜在黑夜中飘荡着,犹如招魂的幡子。

“兄弟,动手可就不好了。”赵志打了个眼色,其他六个村民也开始活动起来。

村民们把绑在他们身体各个部位的东西摘了下来,也正是这些木棍木板盒子什么的绑在肢体躯干上,让他们的走路姿势变得无比怪异,这样的方法比自我演绎出来的怪异步伐更有“赶尸”的感觉。

六个村民和爬起来的小张,还有村长赵志,将胡刕五人团团围住,这里只有胡刕颇为高大精壮,而剩下的四个人又矮又龊,根本没有被赶尸视频拍摄团伙放在眼里。

胡刕不慌不忙,拿着小张的手机按了几下,无法解锁也无法使用,便丢在了一旁,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自己拍摄完再发给那小张,强迫他发出去就可以了,至于用哪个手机拍摄的倒是不重要。

“就凭你们几个?”胡刕随手抢过村长赵志手中的长剑,一剑就刺中了他的手臂。

赵志顿时痛的按着手臂惨叫起来,这一剑不是透肉而过,却是剑尖刺骨,痛彻心扉。

其他几人见到胡刕竟然还敢伤人,拾起原本绑在身上的铁棍木棒就朝着胡刕砸了过去。

四个日本人马上抱头蹲在地上,村民们和校长也只冲着胡刕而去,可他们哪里是胡刕的对手,一个接一个被胡刕打倒在地。

看着七倒八歪躺在地上的数人,胡刕正要拿出手机拍摄,却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风声,连忙闪避,却看见一具棺材从庙宇中飞了出来,平稳地落在了胡刕刚才站立的位置。

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仿佛双腿无法弯曲似的,在庙宇中像炮弹一样射向高空,然后笔直地落在棺材盖板上站着。

他身材高大而精壮,足足两米有余,浑身上下只在腰间系着一块破布,皮肤惨白散发着阴森的死气,脸上涂抹着厚厚一层石灰,嘴唇却鲜艳无比。

瘆人的是,他紧闭着双眼,整个眼眶都死黑,但是他却在缓缓转动着脑袋,似乎在用那双紧闭着的眼睛,在打量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最让人无法理解的却是,这个犹如僵尸王一样的高大人物,他手中还提着一把簇新的油锯。

-

-

感谢大家的慷慨打赏,感谢大家的月票,多么希望能像直播那样,看到大家的打赏就马上大喊谢谢XXX的多少起点币的打赏,谢谢XXX的十四张月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