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宫阙有贪欢 交代(“姑娘,陛下……陛下喝多...)

作者:荔箫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2-01-22 03:33:02

嫣太嫔打量她几眼,口气不善:“你想如何?”

顾燕时笑意清浅:“我们去见太后吧。宫人们弄不清状况,太后却是清楚的。”

嫣太嫔锁眉,摸不准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旁的宦官垂眸,静观两位太嫔较量。

顾燕时薄唇微抿,不再多言,先一步往太后的住处行去。

脑海中斗转星移地又想了一遍,她觉得自己该是对的。

她才是前阵子刚得了尊封的那一个,乃是阖宫皆知的事情。苏曜胡说八道无妨,身边的宫人敢这样说,便是有底气把差事这样办妥。

而他话里话外还提了太后……

顾燕时知晓当今太后与苏曜并不十分和睦,可从过往的微妙情形来看,太后与苏曜似乎也并不想反目成仇。

她气定神闲地步步前行,嫣太嫔只好跟上她。

自从封了太嫔,顾燕时住得离太后的慈安殿近了许多。同行约莫一刻,她就看到了慈安殿前气派的院门,门口侍立着两名年轻的宦侍,看见她们,即刻恭恭敬敬地迎来:“两位太嫔安。今日除夕,太后正忙着与官眷们说话呢,二位有事?” 记住网址m.wxsy.net

嫣太嫔黛眉高高挑着:“自是有事……”

“不忙。”顾燕时盖过她的声音。

她们之间的那些“事”,可不好传到官眷们耳朵里。

她蕴着笑攥了攥嫣太嫔的手,告诉面前的宦官:“我与嫣太嫔去偏殿等一等。一会儿太后得空了,便由这位公公先去向太后禀明情由吧!”

她边说,边睃了眼御前遣来传话的那名宦官。

两名宦官无声地对视了一眼,慈安殿的这个就笑道:“也好,那两位太嫔请里面坐。”

顾燕时颔一颔首,不理会嫣太嫔肯不肯,就径自先入了院门。

嫣太嫔被她牵着鼻子走,多少觉得不大对劲,却终是不敢在慈安殿门口闹起来。咬一咬牙,只得由着她。

到了太后跟前,看她能怎么办!

太后可不会弄错这些事。

嫣太嫔心底存着气,步入侧殿,面色冷冷地坐下,接过宫女奉来的茶饮了一口。

顾燕时也喝了口茶。茶香淌过唇齿,香气令人静心。她深吸气,不许自己慌张。

她已说过,一会儿先让御前来的人进去禀话,那位公公应该会说明白苏曜的意思吧。

坐了约莫半炷香的时间,有位年长的嬷嬷入了侧殿,神情恭肃地福身:“太后无事了,两位太嫔请随奴婢来吧。”

顾燕时与嫣太嫔闻言起身,跟着嬷嬷往里走去,直入寝殿。

正逢佳节,慈安殿肃穆的寝殿比平日多了几分喜气,门内的屏风上贴着皇帝亲笔的福字,绕过屏风,又可看到窗上贴有寓意吉祥的窗花。

太后端坐在茶榻上,一身枣红色的满绣吉服在身,镶满珠翠的凤冠戴在头上,气势慑人。

顾燕时莫名生出两分心虚,不敢多看她,低着头下拜,与嫣太嫔齐道:“太后万安。”

“免了吧。”太后声音淡淡,“你们清晨时就都来磕过头了,这会子又来,有什么事?”

顾燕时一滞,心中微紧。起身间看到御前差来的那位就在两步外立着,心又放了下来。

她正欲答话,嫣太嫔抢先开了口:“太后,这大过年好端端的,陛下突然下了旨,要遣散太贵人们。”

嫣太嫔说及此处顿了顿声,打量太后的神色。

太后语重心长:“这是早晚的事。先帝嫔妃众多,不能都放在宫里。其中还有不少连先帝的面都不曾见过,困在宫中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放出去好好嫁人。”

“太后说的是。”嫣太嫔垂首,“但臣妾……臣妾可是先帝在位时就做了一宫主位的。宫人们不知怎的竟弄错了,硬说臣妾是不久前才尊封的太嫔,不作数。”她说着含起笑,美眸一扫顾燕时,“御前宫人们真是事多人忙,这样的事也能弄错。若论前阵子尊封,那是咱们静太嫔。”

顾燕时一语不发地站在那儿,不吭声。

从御前宫人进来禀话起,太后应就拿定注意了,她们现下说什么都没有分别。

太后神色淡泊,抿了口茶:“论岁数,你比静太嫔年长一些。论性子,你素日争强好胜,哀家也懒得计较。但,嫣太嫔——”

太后的眸光落到嫣太嫔面上,嫣太嫔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

“今日之事关系重大,你这般在哀家面前颠倒黑白,可是过了。哀家虽长你三十余岁,也还没有老糊涂。前不久封你为太嫔的旨意还在慈安殿里放着,尚不及交到尚宫局记档,你就敢这样来蒙骗哀家了?”

最后一句话里骤然透出严厉。嫣太嫔惊愕交集,惶然跪地:“太后……太后明鉴,前些日子尊封太嫔的是静妹妹,不是臣妾,太后若是……若是记错了,取那旨意来一看便知。”

顾燕时垂眸,觉得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嫣太嫔还没看明白,有些傻。

念头一转,她又觉得也并不是傻。

只是不知苏曜的为人罢了。

苏曜在旁人眼中既是正人君子的模样,又有谁能想得到他会在这种事上胡编乱造呢?

不知他是胡编乱造,更不会想到太后是有意与他一唱一和。

太后神情泰然:“也好,哀家终是岁数大了。”说着一指那御前而来的宦官,“你去书房,将那旨意取来。一会儿离了寿安宫,就将旨意直接送到尚宫局去吧。”

“诺。”那宦官低眉顺眼地往外退,太后面无波澜地看看顾燕时与嫣太嫔:“你们坐。”

顾燕时福一福身,坐去了一旁的绣墩上。嫣太嫔瞟她一眼,径自坐去了与太后一桌之隔的茶榻另一端。

顾燕时抿着唇无声地看她,她下颌仍微微扬着,眉目间颇有几许傲气。

这大约就是宠妃的清高吧。

等了约有一刻光景,那宦官回到寝殿来,手中执着一方锦盒,毕恭毕敬地呈至太后面前。

太后信手挑开盒盖,将盒中玄色织暗红纹的卷轴拿起来,凤眼微微眯起,展开细读。

不多时,她就笑了。

顾燕时见到这缕笑,安静地低下头,太后将那卷轴一递,交给嫣太嫔:“哀家就说没记错,你自己瞧瞧。”

“什么……”嫣太嫔骇然。伸手展开一看,还真是自己的尊封旨意。

上头的措辞一字不变,只是落款处的时间,堪堪就是顾燕时尊封那日的时间。

“这……这不对。”嫣太嫔怔然摇头,“太后,这不对!”

“有什么不对。”太后眼帘低下去,笑意尽失,“先帝驾崩,尊封了二十九位太嫔,静太嫔是其中最年轻的那个。后来又添了你,刚好是第三十位,哀家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说着叹了声:“但天下,终究是皇帝的天下,皇宫也是皇帝的后宫。如今他既说这道懿旨不作数,哀家也只能听他的,你不要闹了。”

嫣太嫔满目惶惑地惊立起身:“太后您……”

“带嫣太贵人出去吧。”太后的口吻骤然一沉,原本在年节时被装点得一派喜庆的寝殿都好似因此黯了一层。

两名宦官无声地上前,并不客气地押住了嫣太嫔。

至此,嫣太嫔终是觉出了不对:“太后!是陛下……是陛下的意思!是不是!”

她奋力挣着,仍是很快就被押到了殿门口。

“臣妾再不敢叨扰陛下了!”她又喊道。

太后眸光一凌:“堵了她的嘴。”

短短五个字,方才的和善荡然无存。

嫣太嫔的喊声被按住,只几声呜咽就被拖出了殿。

寝殿中归于安寂,顾燕时腰背挺直,后背与衣衫之间不知何时已浮了一层薄汗。

太后的目光从他面上瞟过的刹那,她神思一紧,慌忙起身。

“臣妾……”她定一定神,深福,“太后新年大吉,臣妾先告退了。”

太后不欲多看她,浅锁眉心,“嗯”了一声。

顾燕时一刻都不敢耽搁,姿态恭敬地退出慈安殿。

回欣云苑的路上,寒风簌簌。她先经过了嫣太嫔的住处,院中安寂无声,连个宫人也没有,嫣太嫔显然没有回来。

也不知被押到什么地方去了。

.

她回到欣云苑的时候,宫人们已包完了饺子,顾燕时让他们都退了出去,独留下兰月在屋里说话。

“我觉得……陛下最近会有事情找我。”她说。

兰月一怔:“为何?”

顾燕时低着头,思索着呢喃:“送嫣太嫔出宫这事,御前宫人怎么会办得这样不利索呀。非闹这一场,做给我看罢了。”

她想到他前阵子的那句“等过一阵子有了合适的机会,朕必定给母妃一个交代”。

今天这一出,就是这个“交代”。

他那样一个人,才不会白白帮她!

顾燕时心里紧张起来,只是紧张也没什么用,这一切从一开始就不由她做主。

他下的那些套,她每一步都只能乖乖地钻。

怎么会有这样讨人厌的天子。

她心底暗暗生出怨怼,知道迟早会有事找上门,却也没料到他在“讨债”一事上竟如此积极。

当晚,寿安宫中的太妃太嫔们只设家宴小聚了一场,含元殿百官皆至的宫宴却直至半夜才散席。

过了子时就是新年,若懒得守岁到天明,捱到这时便也够了。

顾燕时梳洗之后就上了床,窗外还能遥遥听见几许烟花在天边炸响的声音,总会让人在要入睡时又清醒三分。

突然,院中值夜的阿咫一声惊呼:“陛下圣安!”

顾燕时头脑昏沉,一时不及醒神,只隐隐感觉到院中的灯火亮了。

接着房门被推开,兰月掌着灯,满目惊慌:“姑娘,陛下……陛下喝多了。”

顾燕时终是醒了,猛地坐起来:“……他来了?”

兰月紧张地点头:“玉骨和阿咫在外挡着,怕是也挡不住。”

顾燕时一把揭开被子,趿拉着木屐凑到窗边,往外一看,正看到苏曜正跌跌撞撞往这边走来。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