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宫阙有贪欢 戏弄(“朕觉得,有些背后的人该...)

作者:荔箫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2-01-22 05:13:36

“江湖?”太后神情变得复杂, “淑妃还是少读些闲书吧。”

“太后……”淑妃听出她语中的嘲意,顿显尴尬。贵妃也道:“你看静太妃的样子,可像飞檐走壁的女侠么?”

淑妃转过脸, 怒目而视。

苏曜的目光仍凝在她面上,薄唇轻启:“来人。”

两名宦侍上前听命, 他道:“送淑妃去无踪卫。”

“陛下?!”淑妃惊呼出声。

无踪卫三个字令她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她吸着凉气紧盯苏曜, 一个字都说不出。

她原以为自己与静太妃还有的争辩,反反复复地想过静太妃会如何应对,却哪里想得到自己要进无踪卫。

在两名宦官上前押她的一刹, 她倏然回神, 奋力一挣:“陛下, 臣妾做错了什么!”

这回连贵妃也皱了下眉:“陛下,无踪卫审的都是紧要的密案, 这事……”她看看淑妃,“陛下若对淑妃不放心, 交给宫正司就是了。”

宦官们一时停住,抬眼看苏曜。 一秒记住https://m.wxsy.net

苏曜神色不变:“交给无踪卫,传林城即刻来见朕。”

两名宦官相视一望,即刻押住淑妃, 往外拖去。

“陛下!”淑妃声嘶力竭地喊起来,“太后!太后救臣妾!静太妃她……”

再往后她似乎就被人捂了嘴,声音就低下去,听不清她还喊了什么。

屋中安静半晌,苏曜侧首望向太后:“母后怎么想?”

太后眼皮都懒得抬上一下:“哀家在宫中这么多年, 这点鸡毛蒜皮还看不明白么?你觉得哀家会怎么想。”

皇贵太妃与贵太妃闻言,若有所思地都点了点头。

太后又道:“只是送淑妃去无踪卫这事, 哀家也觉得不妥。”

“但。”她话锋一转,看看皇帝,眼底多了嘲弄,“想来你也不会劝哀家的劝,哀家也没心思白费口舌。”

太后说罢起身,看看皇贵太妃与贵太妃:“走吧,我们回去喝茶。”

二人随之起身,顾燕时与苏曜、贵妃亦起身,施礼恭送。

待得她们出门,贵妃就道:“臣妾告退。”

苏曜颔首,贵妃草草一福就带着宫人转身离开。

顾燕时见闹剧散了,拽了下苏曜的衣袖:“怎么回事?”

“淑妃栽赃你啊。”他含笑,“这都没看出来?”

“……看出来了。”她皱眉,“我是想问,押淑妃去无踪卫是怎么回事?”

苏曜的目光落在她面上,对上她水眸中的不解:“江湖那些事除了无踪卫之外没几个人知道,连母后都不甚清楚,她从何处听说的?”

淑妃跟他说他中毒一事与顾燕时有关时他不曾当回事,只当她是听到了些不清不楚的风声。

可她不该提及江湖。

“且让林城查查。”他边说边折回房中,一哂,“或许能将幕后之人挖出来呢。”

这场闹剧误了早朝的时辰,也耽误了林城的事情。

林城原正往顾家药坊赶,乍闻皇帝传召,脑中一懵,咬着牙倒吸冷气:“现在?!”

前来传话的宫人道:“是。”

林城气结,一时简直怀疑陛下是为了护静太妃而故意捣乱,却又不能抗旨,只得吩咐手下照旧去药坊办差,独自策马折向皇宫。

这日的早朝没什么事,上朝虽晚了一刻,下朝还早了些。林城赶入宫时苏曜已回到宣室殿,见到林城,三言两语将晨起的事说了。

林城听得额上青筋直跳:“陛下要臣……审淑妃?”

苏曜抱臂而坐:“怎么了?”

“淑妃是后宫嫔妃。”林城僵了僵,“不合适吧。”

苏曜又问:“你就不觉得她或与江湖上有些干系?”

“臣倒觉得还是静太妃嫌隙大些。”林城眉头紧蹙,“臣不大明白,蓖麻这事……凭什么就不是静太妃干的?”

苏曜面无表情地看看他,想解释,又噎住;再想想,再度噎住。

最后只得告诉他:“舅舅后宅简单,这种争斗你不懂。”

“跟他有什么相干……”林城不满地呢喃,“臣看陛下就是偏心。”

“……”苏曜无奈地睇着他,“改日请母后给你解释。淑妃的事,你按朕的意思办。”

“诺。”林城只好听命,心里念着顾家的事,试探道,“臣先告退了?”

苏曜点头,林城抱拳离去。出了宣室殿,他便纵身一跃,顾不上骑马,飞檐走壁直奔城南。

南边的顾氏药坊里,无踪卫守住了各处,不大说话也不大走动,好似一尊尊雕像。

顾元良与几名江湖人士被押在屋里,几名伙计被赶到院中。林城急赶而来落到院子里,吓得他们惊叫出声。

他无心理会,举步走进屋里,看见顾元良,脸上没什么表情:“先生可有什么话说?”

顾元良被两名无踪卫按着肩坐在椅子上,见他这样问,摇了摇头:“我不明白大人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林城轻笑,“别的纷争咱们迟些再说。只说眼前——你告诉过陛下不做江湖生意,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什么?”顾元良皱眉,意外地看了他两眼,蓦然笑出声,“大人,您怕是误会了。”

林城眉心一跳,静等他的诡辩。

顾元良笑意轻松:“他们出的价高,我那日是动了心,便收了定金,也立了字据。但是当晚回去一说,我夫人她就不干呐——这不,我今日专门约了他们过来,为的就是退还定金,还要另行赔偿。”

说罢,他扫了一眼柜面:“大人来前,我们刚各自签画,就在柜上,大人不信就自己看。”

林城怔住,姑且稳住心神,走向木质柜台。柜面上果然有两张纸,清清楚楚地写着因顾元良违约,定金尽退,再另赔三倍,就此解除先前的契约。

“你……”林城哑然,手里拿着两页纸僵在那儿,良久才回过神,“你休要诓我。”

“不敢。”顾元良抿着笑,略显沧桑的双眼眯成两道缝。

林城冷声:“你说你回去的当晚你夫人就劝住了你,后来一连数日你却在大肆进货。若这生意已不打算做了,还进什么?”

“大人——”顾元良无奈一叹,拖长音的口吻像是在哄小孩。

他摇摇头,慢条斯理道:“入夏了,解暑的药、热伤风的药都会卖得很好。哦……我家还有个解热的膏药秘方,历来卖得不错,但熬制颇费材料。这些东西岂能不提前备上?”

言毕他顿了顿,睃着林城,又笑了声:“大人若不信,药皆在库中,您带人去查便是。”

林城牙关咬住,看着他说不出话。

他神色状似诚恳,在林城看来却好似挑衅。

他胸中发闷,憋了良久,心下虽知那库里必定查不出什么却仍不甘心,还是命手下去查了。

结果确如顾元良所言,多是些解暑的药材,单是熬制酸梅汤的几样东西就占了半个库。

待他再折回屋中,顾元良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口中哼着小曲,姿态悠然。

林城心觉遭到戏弄,却无计可施,怒火涌了几番,终是只得摆手:“走。”

一众无踪卫跟着他离开药坊,他们气势汹汹而来却无功而返,不免都显得灰溜溜的。

.

“这老狐狸!”回到宣室殿,林城忍不住地大骂出声。

苏曜轻啧:“不许说狐狸。”

林城无意与他斗嘴,咬牙只道:“陛下切莫这样信了他们。依臣看,他们断非清白,只是装得周全,为的就是洗清嫌隙。若陛下这便信了,怕是正合了他们的意。”

“嗯。”苏曜轻声, “朕不信。”

又问:“淑妃审了没有?”

“正审着。”林城神情生硬,皱了皱眉,“陛下真疑淑妃?”

“为什么不疑?”苏曜笑笑,“一个顾元良,行事周全到遛得你无踪卫团团转;又冒出个淑妃,身在深宫却偏偏知道江湖上的事。林城,咱们追查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多奇人。”

他语中一顿,笑意骤然消散,眸色沉下去:“朕觉得,有些背后的人该浮出来了。”

林城凝神,顺着他的话想下去,心情好转了些。

他长沉了口气,低下头:“臣遵旨,这便连夜审问淑妃。”

苏曜点头:“她说的每个字朕都要知道。”

.

“嘶——”灵犀馆里,顾燕时想着白日里的事出神,阿狸在身边蹭了她许久她都没有反应。

它终是急了,一爪子挠在她手背上,痛得她的手一缩。

“怎么挠人!”她瞪眼拍它的脑门,阿狸一脸无辜地望着她,又蹭了蹭。

她只好把它抱过来,边摸边道:“你说江湖上那些人怪不怪?明明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却偏要跟朝廷过不去。”

兰月知她昨晚睡得不好,今天又一整日心神不宁,就煎了安神药送来。进门时正好听到这话,启唇道:“也未见得就是他们不讲道理。”

顾燕时皱眉:“你怎么帮着他们说话?”

“不是奴婢帮着他们说话。”她摇摇头,“奴婢只是觉得,这些人平日里鲜少抛头露面,于大多寻常百姓而言都如书中的传说一般,却这样对陛下不依不饶,或许是有些旁的缘故的。陛下说的那些话,姑娘当故事听听就算了,别为此劳神,又弄得自己睡得不好。”

“我就是随便想想……”顾燕时一喟,兰月垂首将药端给她:“姑娘早些睡吧,撑了一整天了。”

“嗯。”顾燕时端起药碗,一饮而尽。过了约莫一刻困意便席卷而来,她草草梳洗一番就上了床,扯过被子睡下。

睡去不多时,有人摸上床来,不客气地将她往里推了推,又自觉地将她抱在怀里。

她知道是谁,无意挣扎。却又闻到了些让人不适的血腥气,禁不住地皱了皱眉。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