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大明头号反贼 第一百六十四章 张献忠危矣

作者:莫问太多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1-27 14:08:08

李自成这一摔,直接把头上的帽子都给甩飞了出去,整个人头上沾满了枯叶和碎草,看起来如同乞丐一般。

亲兵看到李自成摔倒,吓得赶紧下马去搀扶李自成,几人合力把李自成从坑里拉了起来。

一名亲兵把自己的马让了出来,对李自成说道:“闯王,骑我的马,快走!”

李自成看了一眼亲兵,眼中不禁流出两行热泪。

亲兵名叫李大胆,是跟他在陕西就一块造反的老兄弟了,两人还是同村同族。

“大胆,我骑了你的马,你怎么办?”

李大胆说:“闯王,顾不得这么多了,我能活到今天,就已经赚够了,闯王你可不能死啊,弟兄们还得靠着您才能推翻大明啊!”

听到这,李自成心中那股热血瞬间被点燃。

是啊,推翻大明!

那是他们造反的初衷,也是他们的目标。

怎么能因为吃了一次败仗,就把这个事给忘了呢! 首发网址htTps://m.wxsy.net

李自成擦干眼泪,一脚踏上了李大胆的马,举起手中的军刀喊道:“弟兄们,跟我冲!”

毕竟是经过多年恶战的造反者了,李自成还是有点武力的,手中的军刀舞的那是虎虎生风,几下便斩掉了几名想要来取他性命的官军。

李自成一口气连斩三名明军,一时间吓得后面的明军士兵人都傻了,没想到这李自成都败成这样了,居然还能爆发出真么大的力量。

官兵发蒙的这一会,李自成带领亲兵杀出了一条血路,后面的李大胆也抢了一匹无主的官兵的马匹,快马加鞭跟了上来。

“闯王!闯王!”

正在夺路而逃的李自成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同族兄弟李大胆。

“大胆,我来救你!”

李自成再度扬起带血的军刀,对身边的亲兵喊道:“弟兄们,随我杀回去,救大胆兄弟!”

“与闯王同生共死!”

亲兵们这一刻爆发出了老秦人的战斗力,个个不怕死,拿着马刀就跟着李自成往官兵的阵营里冲。

远处,卢象升通过西洋镜看到李自成的亲兵队居然杀的自己的前锋部队节节败退,不禁气的挥鞭骂道:“饭桶,来人,马上派二百人去增援他们!”

两百天雄军骑兵直奔李自成的位置杀奔过来,李自成赶在官兵合围他之前,终于把李大胆给救了出来。

此时的李大胆身中三箭,索性中箭的地方都不是什么要害部位,短时间内要不了性命。

李自成接到李大胆,不禁仰天大笑道:“天不绝我李自成,弟兄们,随我杀出去!”

五十八名亲兵在李自成的带领下,一路往南,真就在天雄军的包围下杀出了一条血路,逃出了官兵设下的包围圈。

李自成一路南逃,一天之内狂奔一百三十里,总算摆脱了卢象升的追击。

当天晚上,李自成在密县以南的八十里的一个名叫小王庄的村子落脚。

小王庄在当地也算是大庄园了,太平年间村子里光村民就有五百多人,全村大部都姓王。

但是经历了连年的战乱后,小王庄早已成了一个死村,村里到了晚上连狗叫都听不到,更没有人气。

村子里一片漆黑,只有一间屋子里传来了一阵火光。

李自成坐在火堆前,烤着一支不知是何动物的东西,肉在大火的炙烤下滋滋作响。

李自成撕下一块肉放入嘴里,品尝了一番,觉得味道不错,连吃了五块,这才感觉肚子里有点东西垫底了。

“娘的,那卢阎王,怎么就跟我过不去呢,偏偏就盯着老子打,有本事他去打南京的反贼啊!”身边的一名亲兵发牢骚的说道。

“就是,河南都穷成什么样了,卢阎王干嘛就跟咱们这群穷鬼死磕,那南京的莫问,有钱有粮有兵,还占了朝廷的陪都,卢阎王不去打南京,怎么就跟咱们在这穷地方耗着!”

听到亲兵发的牢骚,李自成不禁也是长叹了一口气。

一旁的李大胆用一口破缸的碎片盛了一点水,递到李自成的面前说道:“闯王,喝点水吧!”

李自成接过半个破缸,一口就把里面的水给喝了。

“闯王,接下来咱们去哪啊?”李大胆问李自成道。

李自成想了想,对众人说道:“咱们这次损失太大了,几万弟兄都打散了,短时间内根本没法组织起来,咱们只能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要么就去投奔别人。”

“投奔别人?咱们还有谁可投奔的?张献忠吗?那厮可不是好人,闯王您又不是不知道,张献忠跟您不对付,我看咱们还不如重新回山里,歇上几个月,等局势有所转变了,咱们再出山,继续带着弟兄们造反!”

李自成点了点头,“这位兄弟说得对,咱们现在最紧要的还是躲起来,先养精蓄锐。莫问占了南京,朝廷肯定不会放任不管的,卢象升把咱们打散了,下一步肯定就是南下去打张献忠,此时投奔张献忠,跟送死没什么区别,咱们还是回陕西山里呆着,等卢象升什么时候去打南京了,咱们什么时候再出山!”

“闯王说得对!我等誓死追随闯王!”

众人商议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动身向西,准备偷过河南府,进入陕西。

河南府内,此时早已有重兵驻扎,洪承畴率领明军三万人在河南陕西一带剿贼,孙传庭则率兵两万驻扎潼关,防止李自成西进。

大周山下,卢象升看着手中的战报,心里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心情还是非常愉悦的。

他对众将说道:“诸位,这次虽然未能活捉李闯,但是他的二十万大军,已经被咱们消灭殆尽,河南之危以破,不过李闯任然在逃,本帅估计,此贼定然会向西逃窜,想要逃入陕西老家,以图他日东山再起。

本帅岂可让他如此轻易走脱,你们几人,马上带兵向西,在登封,偃师,洛阳以南,汝州,汝阳,宜阳等地,给我全力搜查李闯的行踪,另外,急令轩辕关,大谷关,龙门关守将,不得放李闯偷过!”

“末将遵命!”

卢象升把李自成逃窜的路线都给算得死死的,他派出三万大军西进,部下天罗地网,势必要活捉李自成。

李自成想要偷入陕西并不容易。

五月初九,李自成来到登封少室山下,县城门外,李自成的亲兵化作百姓入城购买干粮,入城之前,便在城门口看到张贴的李自成的悬赏画像,悬赏金额高达一万两白银。

此时的登封县城内,已经驻扎了一千明军,戒备森严,每个入城的人都要被严格检查。

亲兵身上揣着一百多两白银,很快便被守城的士兵发现。

官兵看亲兵穿得一身破破烂烂的,但是身上却揣着大笔钱财,立刻感觉不对劲。

十名官兵把李自成的亲兵给牢牢按住,问道:“说,钱哪来的?”

亲兵回答道:“捡来的!”

“捡来的?你当老子是傻子吗?说,你是不是闯军的细作?”

“什么闯军的细作,我只是个普通百姓!”

“普通百姓一身破破烂烂,身上带着百两银子,你蒙傻子呢,来人,把他带到县衙,交给知县拷问!”

亲兵被十名士兵捆了个结结实实,直接押往登封县衙。

隔得老远的李大胆看到这一幕,立刻意识到不对劲,马上跑了回去,向李自成报告道:“闯王,不好了,小七被官兵抓走了!”

“什么?被抓走了?”

“官兵在城门口张贴悬赏告示,一万两银子买您的人头,小七身上带的银子太多,被官兵发现,官兵把他带走了!”

李自成一听这话,立刻警觉道:“快,上马,马上转移!”

果然,李自成前脚刚走,后脚登封县城便飞奔出来三百多人,直奔李自成刚才藏身的地方而来。

李自成带着剩下的不到五十人一路向西继续逃窜,来到了登封以西的少室山,此时登封县城外到处都是搜查他们的官兵。

李自成感觉自己这一回怕是很难跑掉了,他看了一眼少室山上,听到山上传来的钟声。

不禁问身旁众人:“这少林寺是否就在少室山上?”

亲兵回答道:“正是,少林寺百年古刹,香火极为旺盛,闯王,咱们要不去少林寺躲躲?”

李自成摆了摆手,说:“少林寺可不收咱们,少林寺的僧兵可厉害得很啊,忘了前几年,少林寺的僧兵跟朝廷的官兵勾结在一起,让咱们吃了多少亏,咱们现在人少,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们的好!”

李自成不想招惹少林寺的和尚,但是不代表少林寺的和尚不想灭他李自成。

少林寺一直以来就支持朝廷的剿贼方略,甚至还派出僧兵帮助朝廷剿匪。

卢象升的命令传到少林寺,崇祯亲命的少林寺法席慧喜禅师当即便派少林寺僧兵三百下山帮助官军捉拿闯贼。

李自成前脚刚离开少室山脚下,后脚少林寺的僧兵就下了山。

两拨人马刚好错开,李自成运气好,没被僧兵看见,否则的话,怕是今天就得被这群和尚给当场拿下了。

李自成过了少室山,便转道往北,想要偷过轩辕关。

轩辕关守将谢寿夫刚刚得到卢象升的传令,得知李自成已经被打的只剩下不到百人,极有可能从轩辕关偷过。

谢寿夫一看命令,马上加固关防,并且派出三路斥候在轩辕关东侧游动,寻找李自成的踪迹。

李自成远远的便看到轩辕关派出来的游骑,知道轩辕关已经不好过,当即决定,转道向南,准备去汝州。

李自成在河南被卢象升打的抱头鼠窜,狼狈而逃。

此时窝在谷城一带的张献忠,和呆在郧阳的罗汝才,两人被左良玉打的抱头鼠窜,最后无奈之下,只能接受了湖广巡抚熊文灿的诏安,当了朝廷的兵马。

张献忠这辈子如果说有克星的话,那就只有莫谦一人,如果再加一人,那就是朝廷的总兵左良玉。

张献忠打仗向来以勇猛著称,但是左良玉是个疯子,这人打仗比张献忠还狠。

崇祯九年,张献忠攻占许州,杀了左良玉的哥哥,以此跟左良玉结下了大仇。

左良玉得知张献忠投降接受诏安,气得暴跳如雷,扬言要进入谷城,一刀宰了他。

张献忠也知道,左良玉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不过他这几年一直运气不好,先是在湖广跟莫谦打了两场恶仗,结果差点把老底都给赔光了。

好不容易喘口气拉了五万大军,又碰上左良玉这个劲敌,被左良玉打的抱头鼠窜。

幸亏花钱买通了熊文灿,这才得了一纸诏安的圣旨,得以在谷城立足下来。

但是投降归投降,但是张献忠并未把兵马散去,而是继续手下领着四万人马驻扎在谷城的四郊,让自己的四个义子带兵。

张献忠偷偷的囤积粮草,打造兵器,等着有朝一日,机会一到,便再度造反。

张献忠本想等李自成在河南打热闹点,把在汝宁府的左良玉给吸引走,然后他再度举兵造反。

却没想到卢象升突然带兵南下,把李自成打了个大败,李自成本人都只带着几十人逃走。

得到消息,张献忠立刻意识到事情开始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他隐隐感觉到,朝廷马上要对他下手了。

果然,五月十五日,朝廷的圣旨便下来了,崇祯皇帝命令张献忠进京面圣,说要给他加官进爵。

张献忠当然知道这京城肯定是去不得的,去了就是死字一个。

他索性开始装病,说自己身患不治之症,躺在谷城不出来了。

卢象升看到张献忠装病,立刻也不再装了,马上急令左良玉率兵西进,准备围剿谷城和郧阳的农民军。

左良玉早就等着报杀兄之仇了,得了卢象升的命令,马上带着自己的十万人马从汝宁出发,直奔谷城而来。

说是十万,其实也就四万人,但是左良玉这回可是信心满满,因为不光他带了四万人,卢象升也带了五万人,跟他一块南下合围谷城。

几天后,张献忠得到左良玉十万大军西进的消息,立刻坐不住了。

第二天又知道卢象升也带兵在快速南下,张献忠立刻感觉到事情不对劲。

他当即决定,撒开丫子——跑!chaptere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