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我的剑渴望鲜血 93.故人重逢(求首订)

作者:寻常玉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11-30 18:04:56

晚上六点整,南大附中剑道队全体成员在教练的带领下来到学校东门对面的珍味观。

这是许非头一回在人均消费六百以上的餐厅用餐,但他心里装着事情,提不起胃口。

八点半,庆功宴终于散场,与教练挥手道别后,许非迫不及待地赶回家中。

到家时是九点多,姑姑已换上睡衣,却仍坐在电脑桌前忙碌,听到许非进门,她马上放下鼠标。

“回来啦,累不累?”

“不累。”许非一边换鞋一边回应,“本来下午还想再练练,教练不让。”

“吃饱了吗?”

“嗯,还行。”许非说着,打开冰箱取出营养膏,舀了一勺送进嘴里,“对了,曹一鸣说他想订三十套剑道服,教练也说你设计的剑道服特别好,他说以后咱们校队的队服都从你这订制。”

“好啊,哈哈,我这网店还没开起来就有订单了,真棒。”许晴拍了拍手,问道,“对了,今天怎么没看见那个小姑娘?姜筠,是叫这个名字吧?”

“她在医院,没来参赛。”

“噢~难怪你看起来忧心忡忡的,她怎么了?生病了?” 记住网址m.wxsy.net

“受伤了。”

“啊?她没事吧?”

“教练带我们去医院看她了,看起来没什么事。”许非坐到沙发上,长吁一口气,自从得知警方对连洪的悬赏提到五百万后,他就心神不宁,胸口像压了块沉甸甸的石头。

“没事就好。”许晴歪头坏笑,“我下午又去了趟裁缝店,按她的尺寸订了一套剑道服,估计后天下午就能做好,到时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去取,然后送到医院,正好有个理由再去探望一下,我跟你说哦,追女孩啊就是要注重细节,要有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温柔,尤其是在她生病受伤、需要陪伴的时候,一定要找借口在她身边多待一会儿。”

“……”许非沉默片刻,他对姜筠的确有好感,但暂时还没有追求的打算,这件事他已反复强调过不下十次,可姑姑总是左耳进右耳出。

“跟你说话呢,听见没啊?”许晴凶巴巴地瞪了一眼。

“听见了。”许非十分无奈地点了点头。

许晴转过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许非,过了一会儿,她问道:“小非,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下午捧奖杯的时候不是挺开心的么?怎么一回家就板着脸?”

许非踌躇半晌,开不了口。

“你呀你呀,唉。”许晴起身取了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轻轻摆在茶几上,“来,陪我喝两杯,庆祝你夺冠。”

“我还没满十八岁呢。”许非大感诧异,姑姑可是从小就教育他,未成年不能抽烟喝酒。

“按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算是还差几天,加上娘胎里十个月,早就过了。”许晴说着,斟了半杯红酒。

“还能这么算?”

“反正我说了算。”许晴把半杯红酒塞进许非手里,“干杯!”

确实,这个家姑姑说了算。

既然姑姑这么说了,许非便不再迟疑,仰头饮下人生中第一口酒。

味道一般,没有想象中的美味,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爱喝酒。

一杯接一杯,一瓶红酒很快见底,许非没有半点醉意,而姑姑醉眼朦胧。

“你怎么……”许晴放下酒杯,双手撑着头,晕乎乎地问道,“唔,你怎么喝了酒还像个闷葫芦?想让你说说心里话就这么难吗。”

许非恍然,原来姑姑是想让自己酒后吐真言,然而以他如今的体质,这点酒精毫无作用。

“噗通”

没等许非开口,许晴就趴在了茶几上,许非摇摇头,把姑姑扶到卧室,用毛巾和热水给她洗了脸,然后给她盖上被子,关上房门。

接着,许非回到自己的卧室,出神地盯着窗外的夜色。

今晚的月亮很圆,依稀能看到玉兔的轮廓。

看着那一轮圆月,脑子里突然蹦出电影中狼人在月圆之夜变身的画面,接着,思维自然而然地从狼人跳转到吸血鬼,又从吸血鬼跳转到献血车劫案,最后跳转到一个人名。

连洪。

许非满脑子都是连洪。

在会展中心看到的那双猩红眼眸,仿佛是来自异世界的一缕余音,萦绕于心,挥之不去。

连洪至今没有落网,这个隐患渐渐成了许非心中一处暗疾。

之前,许非想过也许自己该做点什么,但那时他什么都做不了,为了确保自己能在另一个世界的战斗中活下去,他必须抓紧每分每秒提升实力,无暇顾及其他。

现在,情况有所变化。

无言高塔内还有99瓶银之血,库存充足。并且,高塔内的威胁已经被清除一空。

既然暂时解决了血渴问题和生存危机,那么,现在就该设法解决连洪这个隐患了。

许非缓缓合上眼皮,在心里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假如遇到连洪,我该怎么做?”

“毫无疑问,杀死连洪是最优解。”

“现实世界的被诅咒者,包括我自己,都是随时可能制造混乱的不稳定因素。”

“定时炸弹的数量,当然是越少越好。”

“最理想的状况是,只有我和连洪感染了诅咒之血,没有第三者,嗯,没有第三个被诅咒者。”

“这样一来,只要杀死连洪,我就可以独自背负这个诅咒,不对更多人造成影响。”

“不过,全世界有七十亿人,七十亿人里只有两个人感染诅咒之血,而这两个人刚好在同一个城市,这概率有多大?微乎其微。”

“所以,不能抱有这样的侥幸心理,我不仅要解决连洪,还要设法把已知的情报传出去,让有关部门做好应对的准备。”

“可是,该怎么做呢?”

思索间,许非忽然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诧异。

连洪毕竟是一个人,不是黑血者那样的怪物。

面对一个活生生的人,真的能像面对怪物那样,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吗?

虽说连洪很可能犯了命案,但这也只是许非的猜测,警方至今没有公布详细案情,许非并不清楚连洪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连他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就拿定主意要杀了他,只因为他感染了诅咒之血?

许非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他深吸一口气,低头看向黯淡无光的洞察之眼。

不管怎样,总之,得先找到连洪。

洞察之眼的侦查半径只有650米,想用洞察之眼找到连洪,就需要连洪出现在以许非为中心、半径650米的球形范围之内。

可是,南都有近千万常住人口,占地面积超过六千平方公里,就算连洪还没有离开南都,要想找到他也是极其困难。

许非盯着洞察之眼,脑子转个不停,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在脑海里飞舞,全都围绕着一个核心问题:

连洪,究竟在哪里?

………………

南安新区,御景华府。

火山甩着钥匙扣走出电梯,高高兴兴地打开房门。

“楠楠,饿了吧?走,吃饭去!”

说话间,火山推开房门,看到门内的情景,他呼吸骤停,心脏漏跳半拍,大脑一片空白。

他看到弟弟在沙发前半跪半坐,嘴巴被人用胶带粘住,眼睛上绑了一圈黑布,从黑布到胶布,挂满泪痕。

他看到一个面容恐怖的怪人坐在沙发上,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握有一把手枪,枪口指着他的脑袋。

“哈喽。”

怪物露出八颗牙齿,想模仿出火山的爽朗笑容,却笑得无比骇人。

“郑灿,好久不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