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这一曲弹完,钱宸停了下来。

等了片刻,周公子看着钱宸一手按着琴,一手支在膝上托着腮,怔怔的望着前方的大漠。

似乎陷入了沉思。

良久,周公子终于忍不住出声:

“你在想什么?”

“这个沙漠真小啊。”钱宸直起腰,转头就看到了一身古装的周公子。

咦,这人啥时候回来的。

这不巧了吗?

正发愁呢。

“才一千多亩,真难为电影里能拍出无边无际的感觉。”周公子说。

“那是因为想象没有边际。”钱宸将古琴扶正。 记住网址m.wxsy.net

指尖在琴弦上拨动,叮咚叮咚,如泉水流淌。

“你弹的是古琴吗?”周公子问。

“对,难为你没把它认作古筝,明明是那么不一样的东西,总有人认错。”钱宸笑笑。

心里盘算着周公子的腰包有多鼓。

这部电影在片酬上其实不算大方,宣传的时候说九千万。

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

而且是税前。

周公子的片酬比钱宸高一些,也不会超过五百万。

不然徐恪哪来的钱请特效团队。

“我以前唱过歌,懂音乐,也懂乐器。”周公子很傲气。

“那给你看看这把古琴。”钱宸托着古琴,递过来。

钱宸的保姆车停在沙漠边缘的碎石上。

周公子走过来。

伸手接过古琴,入手颇为沉重。

将琴轻轻的放在放倒的座椅上,轻轻的拨动了一下。

铮~

然后她各处看了一下,终于在左下的一个角看到了标记。

那是一个印章模样的东西。

手指轻抚,刻的是四个字——长阳居士。

“我其实也没见过几把古琴,这把琴我不认识。”周公子知道几位斫琴大师,但都不叫长阳居士。

“长阳居士,我,”钱宸指了指自己:“这把琴是我制成的,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啊,哈哈~”周公子被逗笑了。

这套路太low了,如果是二十年前的话,她真的有可能相信。

并且会奉献上崇拜的眼神。

“怎么了?”钱宸无语,我想卖个琴,怎么就这么难呢。

文化人的事,不能太直接。

你要是直接问,我有一把古琴,一百万卖给你,要不要?

人家会把你当成乞丐和商人。

“你……你和女人搭讪,其实可以更技巧一些……”

笑话对方,实在是不对。

之前武指的时候,还教了自己一套新奇的功夫。

甚至都可以算自己的半个老师了。

“搭讪……”钱宸悚然。

姐姐,您是74年生的吧,我86的,咱们差了一轮呢。

“你太小了。”周公子很洒脱的拍拍钱宸,把琴还给钱宸。

钱宸有点崩溃。

这个比说没有,大概率是好一些的。

“今天,我还有两首没弹,下一首叫《风暖》,给你听听。”

说完也理会周公子,把琴横置的膝上,认真的弹奏起来。

清晨的露珠在青绿枝头颤动。

阳光透过露珠,散出斑斓的色彩。

在野花和青草掩映的山间小路上,行走这一个书生。

这是一首很温暖的音乐。

而钱宸的唱词,是刘过的一首词。

就是那个写出“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的刘过。

词本身就是用来唱的。

用来当歌词自然没有半点问题。

写的是刘过赶考的途中,夜晚迷路,在山林中露宿了一晚,第二天继续赶路,本来应该是很沮丧的心情,在看到山间清晨美景的时候,变得非常愉悦。

钱宸上辈子不小心烧掉的那个孤本,大概是刘过早期的作品,虽然文学造诣没有中后期的出色,但是却洋溢着属于年轻人的朝气和梦想。

周公子想了想说:“没有第二首好,但这首词很好。”

“第二首叫《雪山》,刚才这首叫《风暖》,最开始弹的那个叫《小倩》,”钱宸循循善诱:“怎么样,喜欢古琴吗?”

“挺喜欢的。”周公子实话实说。

坦白的来说,她之前对古琴真的没有什么感觉。

觉得太寡淡。

而今天听了,却觉得清淡之中满是韵味。

“这把琴卖给你,你有没有兴趣?”钱宸充满期待的看着她。

周公子陷入了呆滞。

“本来,我希望这把琴能卖一百万的,但是咱们是朋友嘛,收你五十万便宜你了。”

问,如何卖掉一把价值五十万的琴。

简单。

找到买家,问他要五十万,再把琴给他,交易就达成了。

“这真的是你制作的,你是制琴师?”周公子这才反应过来钱宸刚才没开玩笑。

“嗯,准确说,是斫琴师,尊神农氏为始祖。”钱宸点点头。

昔神农氏……削桐为琴,绳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焉。

“一把琴就五十万啊?”周公子好不容易才消化掉这个信息。

但随即又被这把古琴高昂的价格给吓住了。

又不是古董。

“如果是斫琴大师,应该能品鉴,演奏家也能察觉出细微的不同,这把琴是复古做法,不管是在南方还是北方都能用,保存千年不是成问题。”钱宸侃侃而谈。

这就是专业。

而且我一个1583年穿越过来的古人。

我做出的东西,可不就是古董嘛。

“那你要教我弹吗?”周公子摸了摸琴。

“……”钱宸颓然的摇摇头,他哪来的时间教别人弹琴。

弹着弹着,咱们就成姐妹了。

“你为啥要把它卖了呢,这把琴就叫长阳居士吗?”周公子问。

“卖掉是因为我还有其他的,长阳居士是我的名号,钱宸,号长阳居士,这把琴还没有名字,购买的人可以自己取,我帮忙刻上去,如果让我命名的话,就叫雪山。”

钱宸没命名,就是打算推行定制服务。

“卖掉真是可惜了,不过你要是真想卖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买家,价格人家认不认,我可不管。”

周公子对有才的人很有好感。

钱宸大喜:“那真是谢谢了,放心吧,介绍不成也没关系。”

剧组还有一个搞音乐的纯爷们。

只是和正统的音乐圈子,恐怕没有什么太大的交集。

正统音乐人看不起她。

周公子能帮忙那是再好不过了。

“你刚才弹得是什么曲子?”周公子没有立刻意识到这是钱宸的作品。

拜托,音乐作品那么多。

哪有谁一下就能听出来门道,就算是音乐创作者也不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