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不过师弟,你让我注意这些事情有何用?”乌云仙问道。

“师兄日后便知道,只需按我所说行事便行了。”孔宣回道。

乌云仙闻言点了点头,当下便没有再问。

就在孔宣在青城山吾乌云仙谈笑风生的时候。

兜率宫内的太上老君似乎就不那么有闲心了。

随着玄门落败,佛门势力大增,如今佛门动作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大,已经威胁到了老子的人教地位。

身为老子分身的太上老君自然就应该烦心了。

要知道以前有截教在前面挡着,又有阐教做替补,他人教只需喊666就行了。

然而封神一战,阐教截教互相争执,截教落败,阐教虽然胜利,却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

加上最近阐教的弟子接连叛变入佛教,一时之间佛门风头无二,影影约约的成为了第一大教。

如今佛门更是疯狂的扩张影响力,导致老子的人教也开始受到了影响。 首发网址htTps://m.wxsy.net

身为众圣之首的老子圣人又如何能容忍此等行为。

因此身为老子圣人分身的太上老君便开始想办法想要瓦解佛门的气势。

当下太上老君来到后园,看着正在打坐的多宝道人说道:“多宝师侄,时机已到,随我下界走一遭吧。”

多宝道人闻言睁开双眼,随即起身行礼道:“遵圣人命!”

当下太上老君上了青牛,多宝拉着牛头,随即二人便下了凡间。

此时的凡间已经来到了春秋末战国初期。

各种思想在下界涌现,然而最出名的竟然是孔宣元神分身所成立的儒家。

没错,孔宣元神分身投胎下界之后成了孔丘。

这就是为什么孔宣必须经过六道轮回从新转世为人才行。

要知道当年伏羲成天皇,那也得从六道轮回转世脱去妖身变为人族才能证得天皇之位。

孔宣所化的孔子也差不多,也必须是人身才行。

孔子在下界广收门徒,麾下弟子三千,贤才有七十二人。

经历多年的传道授业,孔子的功德开始渐渐圆满。

随着孔子带着众弟子游历各国之后,弟子根据其言行记录成论语。

论语一书完成之后,天将功德,灌注于孔子之身,同时多余的功德演化成儒家教化至宝春秋笔。

孔子手持春秋笔对天立誓,成立儒家,自身为儒家教主,以春秋笔镇压气运。

随着孔子的立誓完成,天地震动,有天花坠下,地涌金莲,响应孔子的誓言。

儒家成立之后,孔子便携七十二弟子驾云前往武夷山洞天。

而随着孔子的成道,此时在青城山的孔宣瞬间便有了感应。

当下来不及跟乌云仙道别,直接就化光直奔武夷山洞天。

武夷山洞天,孔宣瞬间便到了此地。

入了洞天内,看着已经在等候的孔子等人。

孔宣笑着说道:“恭喜道友证道,如今本体以至还不速归本位。”

孔子闻言点头回道:“善!”

说完孔子便化为一道流光径直没入了孔宣体内。

随着孔夫子回归本位,孔宣体内法力大增,道行同时也瞬间暴涨。

一时之间孔宣身体三花涌现,五气盛开。

不多时便有一老者从孔宣体内走出,其头顶二十四颗定海珠,手持春秋笔。

随着此人走出,孔宣体内又生变化,只见三花光芒大作,不多时又有一人从孔宣体内走出。

随着二人的出现,孔宣这才睁开双眼,道行也被压制在了准圣大圆满之境。

看着斩出的善尸与自我尸,孔宣笑道:“二位道友有礼了!”

“道友有礼,你我本是一体,不分彼此!”二人回道。

看着自己的二尸,孔宣心生感叹。

“想不到自己的机缘竟然是孔夫子!”

“如今我三尸皆斩,善尸更是有圣人的法力,虽然我没有圣人的道行,但终究也只差半步了。”

“哪怕现在就是面对圣人,我也可以坂扳手腕了。”

当下孔宣留下善尸在武夷山,自己则融合自我尸前往了下一地点。

而太上老君带着多宝下凡之后,便一路往西而去。

路过函谷关时见关尹尹喜诚心向道便传下道德经一卷,同时留下混元一气太清神符给了他。

尹喜得太上老君传道之后,自称文始真人,于峨眉山清修创立峨嵋派。

而老君传道尹喜之后没有久留,还是继续往西而去。

待二人来到西牛贺洲迦毗罗卫国境内。

太上老君对着多宝道人说道:“多宝,机缘已至,速去投胎吧。”

多宝道人闻言点头应诺,随即化光不见。

多宝道人转世投胎成了释迦摩尼,创立了小乘佛教,同时自认为小乘佛教教主。

随着小乘佛教创立,天将功德于释迦摩尼和太上老君二人。

释迦摩尼乘机斩尸成就准圣之位,同时也明了自身。

太上老君则是将功德收起演化金刚琢,得一后天功德至宝。

然而太上老君以为自己成功瓦解了佛教气运之时。

却不想,多宝道人因恼怒太上老君当初封神一战之所作所为。

当下便带着小乘佛教拜入西方净土世界准提接引二人门下。

准提接引二人见多宝道人竟然要拜入自家门下。

这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大好事,这岂有拒绝之理。

当下二人十分高兴的欢迎多宝加入佛门。

准提更是将多宝道人收为亲传弟子,传他西方妙法。

得准提传授,又有佛门功德相助,多宝道人又斩一尸,成为佛教第一个斩二尸的准圣。

当下准提便任命多宝道人为释迦摩尼如来佛祖,为佛教三世佛之一,佛教现在的掌教。

有了多宝的加入,佛教不仅气势没被瓦解,而是越发的壮大。

太上老君此行却是赔了多宝为佛门做了嫁衣。

自己虽然得到了一个法宝,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孽畜,竟敢如此!”兜率宫内,太上老君无能狂怒道。

然而骂归骂,终究是自己作的,能怎么办呢。

因此骂了一句之后,太上老君也只能低头陷入沉思。

虽然自己失了一子,但是对于圣人来说,只要没到结束,棋局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更何况还有一个孔宣在旁边呢,他能容忍截教弟子叛变大教?

更何况此时的孔宣也是一教之主,他定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佛教气焰嚣张,因此棋局还未可知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