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武庙至圣 第四章 执念化星光

作者:博耀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1-22 03:39:02

对公子韩来说,樊篱只是协助刺秦的好帮手。但对穿越而来的张靓而言,豪爽、正直,有些铁憨憨的樊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个挚友。

明明给樊篱也留了一条退路。

樊篱为何不走?

人还在半空,回头望向山巅,看到樊篱飞天而起的头颅之时,张靓突然明白过来。

樊篱选择了舍生取义,以他的牺牲,全朋友之义。

以樊篱的修为,战死得如此之快,那么,可想而知,如若两人同时出逃,谁的生存几率都不会超过五成。

看不清山顶的具体战况,热泪涌出眼眶,张靓转身,伸展双臂,向江水之中扎去。

就在即将入水的那一刻,背部突然遭受猛的一击,巨大的撞击力突然袭来,张靓只觉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掉落江水。

……

“这是朕有生以来,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站在偏偏倒倒、有大火燃烧痕迹、狼狈不堪的马车之上,始皇帝虎目扫过狼藉的战场,压抑无比地说道:“没想到,我堂堂大秦锐士,也有如此溃不成军的时候,蒙毅……”

始皇帝一生,遭遇危机无数,但论及凶险,今日之刺杀,堪称首位,大秦锐士伤亡惨重,仙长徐福出手,依然受创不轻,如今回想,只觉惊心动魄。 一秒记住https://m.wxsy.net

这生死一线的感觉,甚至是超越了昔日诛杀嫪毐的凶险,超越了荆轲图穷匕见的惊骇。

蒙毅脸色苍白,衣甲破损,跪地叩首,大声说道:“臣在,罪臣护驾不力,还请陛下恕罪。”

始皇帝伸手,将他搀扶起来:“爱卿奋不顾身,力抗绝世凶器,连本命灵剑都生生折断,何罪之有,伤得如何?”

蒙毅挺身而起,双眼露出恭敬崇拜的神情,轻声说道:“臣已无大碍,只要陛下安然无恙,臣万死不辞。”

始皇帝点点头,放眼看向四方,看到了一片悲凉的战场。

一个巨大的深坑,以马车为中心向四面扩散,深坑之内,百战无敌的大秦锐士东倒西歪,伤亡惨重,重伤的甲士不由自主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深深吸了一口气,始皇帝大声问道:“王宁,伤亡如何?”

王宁手提樊篱头颅,跪倒在地,有些低沉地答道:“轻伤逾三千、重伤逾五百,战死勇士八百,李统领、扬统领和严统领罹难。”

现场一片沉默,护驾始皇帝的大秦锐士,都是从百战之师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中的精锐,这支卫队中的每一个锐士,都是大秦的宝贵财富,放到一军之中,那都是以一敌百的强兵。

没想到,一场刺杀,死伤竟然如此惨重。

尤其是三大统领,那可都是已经通灵的灵士,放到战场上去,都是以一敌千的存在,却战死在了博浪沙。

始皇帝看向王宁手中的头颅,低沉无比地问道:“刺客拿下了?”

王宁低头,朗声说道:“刺客应该有两人,罪臣无能,没能截住那驱动雷椎的主犯。”

始皇帝眉头一皱:“哦?主犯竟然逃脱了?这主犯很不简单啊,比之那荆轲、高渐离之流,更胜一筹,此次伏击,无论是时机,还是杀伤力,甚至是这逃逸,这布局,都让人叹为观止。”

同时跪倒在王宁身边的将士低声说道:“启禀陛下,如若不是这位拼死拦截,属下当能截杀那逃走的主犯,不过,那主犯入水之前,中了臣子一记重剑,想来,也不会好受。”

始皇帝神色稍好:“如此甚好,徐仙长,你可能算出,那刺客此时是否已然伏诛?”

徐福手指捏了几下,轻轻皱眉,微微摇头说道:“未曾伏诛,但状态颇为奇特,怕是隐藏了起来。”

王宁、蒙毅和李青三大禁卫军统领对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骇然。

这位来历不明的徐福仙长,怕是已经超越了玄灵士境的高度,手段之玄奇,让人惊叹。

刚刚那巨椎从天而降,要不是这位徐福仙长出手相助,关键时刻击飞了雷电巨椎,始皇帝怕是凶多吉少。

“未死吗?”始皇帝眼中闪过精光,大声说道:“传我喻令,封江大索,沿江两岸,上下百里,左右百里,所有人等,一律严格盘查,务必将那胆大包天的刺客捉拿归案。”

几位大秦虎将齐齐跪地,大声应诺,不一会,大秦飞鹰展翅,铁骑飞驰,将始皇帝的命令传达下去,大江两岸,展开地毯式搜罗。

此时,垂首站在始皇帝身边的徐福看向王宁,躬身说道:“陛下,或许,这颗头颅能给我们一些线索。”

始皇帝看看徐福,点头说道:“还请仙长出手,此次遇刺,多亏仙长出手相救,仙长放心,东巡之后,大秦立即招募童男童女,组织精锐陪同仙长下海寻找远古仙岛。”

徐福深深鞠躬:“多谢陛下。”

起身,伸手一招,王宁手中的头颅自动飞空,落入徐福手中,徐福一个法决,按在樊篱额头,嘴里清喝一声:“搜魂夺魄……”

两指向外,猛的拉起,一个绿色光点从樊篱的额头冒出了出来,落入徐福掌中。

看到这玄奇一幕,大秦锐士们不由有些心惊胆战。

始皇帝依然神态自若,但双眼之中,却精光闪烁,心中对徐福的仙术佩服不已,对徐福口中的长生仙岛有了更多的期待。

徐福闭上双眼,好似在感知绿色光点,片刻之后,睁眼说道:“陛下,我看到了,那雷椎名为十方俱灭椎,那驱动雷椎的少年,名为公子韩,为刺杀之主谋,其人应是大韩之余孽……”

六国余孽!果然还不死心吗?

这次的刺杀,让始皇帝心惊胆战。这个刺杀的主谋,危险性如此之大,始皇帝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始皇帝缓缓说道:“仙长能否画出公子韩的样貌?”

徐福微微愣了下,然后说道:“大致可以,此人身穿白衣,如同谪仙,是个相当俊美的少年,可惜,这汉子无比刚烈,我竟然不能查探到更多的讯息。”

始皇帝点头说道:“有这些,那就够了,还请仙长勾画公子韩之画像,蒙卿……”

蒙毅单膝跪地:“臣在。”

“三日之后,如若没能抓获公子韩,就发布追捕令,所有郡县张贴海报画像,朕要‘大索天下’,布下天罗地网,让他逃无可逃……”

始皇帝下定决心,穿透力极强的声音响彻博浪沙。

……

而此时,在大江之底,张靓静静地潜伏。

背部焦痛,口中咸咸的,有鲜血的味道,这是背部被重击的结果,幸好身上穿了一件防御力极强的金丝软甲,要不然,伤势会更重。

脑袋有些晕,眼前出现了些许幻境,张靓好像看到,樊篱和公子韩在一条发光的延伸向虚空的阶梯上,越走越远,无论自己在后面怎么追都追赶不上。

走到了阶梯的高处,公子韩转身,振动双臂,无比肃然地对着自己这边行了一个振拜之礼。

脸上绽放欣慰的笑容,公子韩的身躯好似在微风之中,化为淡淡的星光,消失不见。

潜伏江底,张靓只觉得自己双眼湿润,分不清是河水还是泪水。

樊大哥舍生取义了。那两个剑士的样子,自己也记住了,终生不会忘怀,终有一日,自己也要修炼成为飞天遁地的玄灵之士,手持三尺青锋,为樊大哥报今日之仇。

也不知最后一击,有没有重创秦始皇。

好在,公子韩还是比较大度的,尽管不知道刺秦是否成功,但公子韩认可了刺秦之壮举,报仇的这个执念,总算是消散了,张靓清晰地感知到了自己身体内的变化,公子韩的执念意志已经化为星光,向自己的丹田里边流了进去。

然后,张靓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变化突生。丹田之中,翻江倒海,前所未有的肿胀感觉传来,有那么一刻,张靓觉得丹田可能要生生炸裂。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