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武庙至圣 第十六章 画了个寂寞

作者:博耀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1-22 03:29:44

通行竹简之上,刻有通行人的基本信息,通行的缘由和目的地。

李上造查验的内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其一,查验登船时间;其二,查验登船后是否形迹可疑;其三,查验通行证是不是本人持有。

正如梦星缘打探的那样,三楼的乘客,大多都是童生,修为皆在童生高段,已经查验的三人之中,有两人跟张靓和梦星缘的目的一样,都是打算到下邳学宫参加入门测试,追求更高层级修炼之道的童生。

他们身上,不仅有通行证明,还有学府开具的推荐信。不过,这三位不是沧浪学府的童生,叔伯同窗都算不上。

查到白衣刀客季柳这儿时,稍稍出了点状况,季柳不是童生,是个游侠儿,也没有同伴,单人,不能自证身份。

游侠儿,就是超过了童生年纪,但多少有点修为,不甘平凡,四处游历,寻找机缘的低阶修士。

李上造问了几个问题,季柳都对答如流,但李上造还是问了句:“你说你是出门游历的游侠儿,那么,你怎么证明你就是季柳,并且,怎么证明自己就一直在船上?”

季柳倒是没有惊慌,大大方方地说道:“官爷,我真一直在船上,并且跟底层的几个武夫颇有交情,这几日,倒也聚过几次。”

李上造“哦”了一声,正待让人传话的时候,张靓踏前一步,站在季柳身边,笑着说道:“这位官爷,我可以证明,这位兄台这几日的确一直在船上,未曾离开。”

梦星缘站在张靓身后,情不自禁地瘪瘪嘴,心说,你自己都没在船上,能证明才怪。

李上造向这边看来,张靓不慌不忙地说道:“上船之后,我每日都有练剑,这位兄台亦是如此,是故,我能判定,他必然在船上。” 记住网址m.wxsy.net

季柳对张靓展颜一笑:“兄弟还不是每日练剑,你我也算有缘,鄙人季柳。”

张靓拱手,笑着说道:“沧浪学府道童,张靓。”

季柳拱手,露出羡慕表情:“张兄弟年纪不高,修为却是不弱,此次,想来是去下邳求学的吧。”

张靓笑着点头。

这边,李上造点头说道:“嗯,既然如此,那就没有问题了。”

说话之间,李上造已经站在了张靓这边,张靓身后,梦星缘踏步上前,将两人的通行证明和沧浪学府的推荐信递了上来。

此时,张靓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张靓一直以公子韩的名义出现在樊篱面前,但樊篱大致能猜到公子韩就读于沧浪学府。

如若这一点也被搜魂的话,这一刻,自己就相当危险了。

好在,李上造接过通行证,并无异样,也没有如同询问季柳那般盘查张靓,简单问了几句之后,就随手将通行证明交还给了梦星缘。

实际上,李上造上船之后,就一直在观察每一个乘客的一举一动,一些细节都落入他的眼中。

张靓出门的时候,跟季柳打招呼,后来又证明季柳每日练剑,这些细节就说明,这道童应该一直在船上,李上造认为,这人没问题。

七名乘客,很快完成初步排查。

李上造伸手对梦星缘和另外两人一指:“你们三位,请先回客舱,其他人等待安簪最后排查……”

另外两人没有多说,掉头就往客舱里边走去。

梦星缘倒是好奇地问了句:“官爷,为何我可以进去,而他们却需要留下?”

李上造扫了他一眼,说道:“上边命令,长得帅的留下,你,算了吧!”

梦星缘……

季柳在边上笑了起来。他也是留下的那个。

张靓听到,楼船的四楼,传来了女子银铃般的笑声。

李上造又举手向岸上的安簪报告:“发现四名疑似对象,还请大人验证。”

安簪袅锐利的目光扫视过来,威严地从四名疑似对象身上扫过,然后又看看手中画像,最后看看李上造的表情,挥手说道:“没有神似,下一批……”

疑似不神似,张靓过了这一关。

梦星缘此时刚刚走进客舱,听到安簪袅这句话,轻声嘀咕了一句:“画了个寂寞……”

张靓神态自若,跟季柳边走边聊,进房之前,还相约去酒肆小坐。

到了客舱,看到一脸郁闷的梦星缘,张靓笑笑说道:“除非是儒家的画道大儒出手,要不然,画像绝对面貌全非,这排查,斗的还是个心理素质。”

想想前世的5G成像技术,张靓心说,那技术才是真的狠,就算整容,也有可能被成像还原。

大秦王朝这画像,那还是算了吧。大秦法家和兵家当道,儒家跟大秦皇室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儒家的大儒本就稀少,还真不大可能为大秦所用。

梦星缘耸耸肩说道:“怪谁哎?”

……

张靓有所不知的是,枫林渡这边开始盘查的同时,始皇帝已经东巡到了泰山,并且,正在准备祭天封禅。

这一点,严格来说,也跟前世的历史略有区别。

前世,公元前219年,秦始皇封禅泰山,博浪沙刺秦却发生在公元前218年。

而这个异世界大秦,这两件事都发生了,但却是先有博浪沙刺杀,后才有了封禅泰山。

当然,目前来说,张靓还未收到封禅泰山的信息,对此倒是一无所知。

泰山之巅,徐福站在祭天祭坛之上,口中念念有词,向上天祈福,为始皇帝封禅泰山做前期准备。

一块巨石已经立于泰山之巅,上面勒文,记载了始皇帝的丰功伟绩。

始皇帝站在巨石之旁,仰望祭坛,等待封禅。

蒙毅和王宁等人恭恭敬敬站在始皇帝身后。

看了几篇祭文,已经把全文熟记于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始皇帝随口问了句:“蒙毅,那公子韩可曾抓获?”

蒙毅垂首说道:“未曾。”

始皇帝眉头微皱:“大索已然六七日,依然没有丝毫消息吗?不是有徐仙长的画像吗?难道他能凭空消失不成?”

徐福今早才给始皇帝测算,说那公子韩依然活蹦乱跳,成了始皇帝一块心病,是故有此一问。

蒙毅低头,闷声说道:“臣下无能,这就吩咐下去,继续加大力度,大索天下,势必将那歹徒缉拿。”

王宁此时单膝跪地,扫了祭坛上的徐福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启禀陛下,那日,我匆忙之间,也略微扫到了公子韩的些许样貌,不过……”

始皇帝愣了下,问道:“不过什么?”

王宁压低了声音:“以微臣所见,徐福仙长并不擅画道,所画公子韩画像,只能参考,另,各地画师水准参差不齐,良莠难分,所以……”

这意思就是说,徐福仙长画得不像哦!其他画师更有可能以谬传谬。

秦始皇无语。

良久之后,秦始皇咳嗽一声,缓缓说道:“既如此,大索十日即可,不用继续扰民,另,吾观此子必不是常人,驱动的雷椎威能巨大,其能可怖,其志不小,尔等从各大学宫入手,或可有所收获。”

蒙毅单膝跪地,大声曰:“是,臣下这就下去安排。”

秦始皇摆摆手说道:“罢了,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让中车府令去办更好,赵高……”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