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小郑心底一震,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手心布满了冷汗,连呼吸都有些不顺。

平宁?

大皇子的亲信——黑豹平宁?

他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儿,还和许司矜一起?

小郑被这忽然的变故惊的傻在原地,整个人都兵荒马乱了起来。

但偏偏,司矜还要火上浇油:“小郑,我已经归顺大皇子了,事已至此,就只能出卖你了。”

少年音色深沉哽咽,竟像是真在为自己的选择痛心:“对不起,你千万别怪我,不念昔日情谊。”

出卖?

神TM出卖!

明明全心全意归顺联邦的人是他,怎么许司矜两句话就能弄的他里外不是人! 一秒记住https://m.wxsy.net

小郑慌得厉害,不知该怎么解释,干脆就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一边磕头,一边慌乱的开口:“平副官,我没有,我说这些话就是为了骗许司矜的。”

“我想杀他,我想杀他为联邦清除隐患的!”

“哦?”平宁始终对桑倾誉的人保持着几分防备,追问道:“你到底是为联邦清除隐患,还是为桑倾誉清除隐患?”

小郑脑子混混沌沌,一时没反应过来平宁的意思。

刚要想到一套说辞,抬头时,却“哗啦”一声,撞翻了桌子。

桌上的杯盏落地,噼里啪啦的响起来。

而后,四五个持枪的杀手就涌入了营帐内。

纷纷抬枪,对准了司矜。

而此时,那被枪口齐齐针对的少年,心底却笑的淡然。

小郑不是要摔杯为号吗?

那他就发发善心,帮他把杯子摔了,还附送一个撞头服务。

接下来,就是猎杀时刻了。

小郑痛苦的捂着头,差点撞出脑震荡。

他没记得自己跪的离桌子这么近啊。

怎么还能撞到?

不过,看见涌进来的杀手,小郑反而安心了许多。

他慌忙解释:“平副官,许司矜性格乖张,前几天伤了谢将军和孙将军,是他们命令我除掉这个人的!”

“您看,杀手都请好了!”

不等平宁思考,司矜便暗暗咬牙,先入为主的,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平副官,我觉得这一定是谢临渊的主意。”

“谢临渊这些天对我百般羞辱,我不配合他,他就针对我,现在可能意识到我要走了,就想杀了我一了百了,真是恶毒。”

此时,某位独守空房的白蛇忽然打了个喷嚏。

也没感冒啊?

难道是矜矜想我了?

… …

营帐里,场面还在僵持。

平宁处事谨慎,对于小郑不断变化的说辞,一时无法判断。

干脆就把司矜和小郑一起带了回去,留给大皇子桑倾泽亲自审问。

司矜巧舌如簧,和小郑一起,在桑倾泽的书房里呆了一夜。

第二天凌晨,便为自己洗脱了嫌疑,还忽悠桑倾泽,将小郑便被关进了审讯室。

审讯室外,司矜悠闲的靠在摇椅上。

单手撑头,饶有兴味对着室内被机器人绑在电椅上的小郑,懒懒开口。

“大皇子让我好好审问一下,你是怎么策反孙博严的,除了孙博严,你们星云帝国的卧底还有谁,说,给我全部说出来!”

小郑被机器人压着,有苦说不出,只能高声喊冤。

“我没有!我是忠于联邦的!我……啊啊啊!”

然,一句话未完,司矜就按动按钮,加大了电量。

看着口吐白沫,生不如死的小郑,笑容愈发和煦温柔:“死鸭子嘴硬,小郑啊,星云帝国你是回不去了,何必誓死效忠呢?快把你的帮手招出来吧,这样能少受点罪。”

“不然,我就要再加大电量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