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执道纵横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战火延绵不休

作者:燃烧的矿泉水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5-29 11:51:04

执道纵横第一千四百零二章战火延绵不休随着这一整片天地都渐渐地陷入到黑暗中去,那如血的残阳也缓缓的消失在这个世界的尽头。夜幕已经在缓缓的降临,可是这个世界却没能迎来它应该迎来的静谧。

时间始终都在一刻不停地流逝着,而各种各样的轰鸣之声、破碎之声,却是在接连不断的响起。那是修士们展开厮杀时才会发出的声音,这样的声音从没有在这个世界中消失过。

“还不够。”

随着那轮残阳最后的一抹余晖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中,东山的一方战场之上,最后一道人影也终于倒下了。而在这道人影倒下之后,整片战场之上便也就只剩下一道人影了。

此刻,那个人影正在喃喃自语着。他只说了三个字,而伴随着他将这三个字说出来,一枚又一枚漆黑的符文,却是在以一种极致的速度在这战场之上消弭着。

就在不久之前,这些符文都还是有如一轮烈阳一般的黑洞。它们幽邃而可怖,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威能,演化到一定地步,便足以吞噬这战场之上的一切存在。

一缕晚风不知从何处而起,带着丝丝凉意拂过这片战场。那个人影的一头白发也被这晚风吹的飘动起来,随风摇曳着,就仿若是九天之上的银河垂落,灿烂而无瑕。

过膝的白发被吹拂而起,才显露出这个人影无比年轻的侧脸。仔细看去就可以发现,这个人影原来就是一个青年,很是年轻,也颇为俊秀,整个人的气质,更是极为不凡。

不过,与其去在乎他身上那种微乎其微的秀气,倒不如多多的在意一下,他身上的肃杀之气。毕竟是刚刚才经历了一场杀伐,此刻的他看起来颇为可怖。

浓郁的血液气息始终都缭绕在这方战场之上,哪怕是有晚风吹拂,这种气息都不曾消减过半分。反而是随着晚风的风势愈加强烈,这血液的气息也变得愈加浓烈了。

一番血战之后,这个青年的伤势好像并不是特别的严重,只是胸口处有那么几道骇人的伤势,胸骨都显露出来了,身上也有一些其他的地方失去了血肉。 一秒记住https://m.wxsy.net

不过这个青年自己似乎是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些,只见他随处找了一个山头就坐了下来,轻呼几口浊息,便取出一些天材地宝,也不管到底是灵植还是仙矿,直接用牙咬了上去。

随着几声脆响响彻在这片山头,一阵阵浓郁至极的仙道气息却是蔓延开来了。而这些气息,则是全部都属于那些被这个青年吞食的仙物。只不过这个青年并不在乎炼化的方式。

在他看来,好像是只要能够将这些仙物蕴藏的仙性物质炼化了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他好像并不在乎。只不过,还没过几息的时间,这个青年就默默的起身了。

他凝视着远方,那抹残阳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夜幕也已经完全降临。这片天地之间,似乎也就只剩下他,还有一地的枯骨。那些枯骨也在缓缓的化为灰烬,因为它们本该如此。

那个青年已经用他的手段将这些枯骨炼化过一次,这些枯骨之中所蕴藏的,一切可被称为有价值的东西,通通都被这个青年给彻底的炼化了。化成灰烬,只不过是一个过程。

化成尘土,才是这些枯骨的结局。尘土终是要随风而逝的,而在过去的时间里,已经有很多修士像刚刚那样随风而逝了。在他们陨落之前,他们记住了让他们陨落之人的名字。

“修。”

短短几天的时间里,这个名字已经传遍了整个东山。那些陨落的修士,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也并非是没有伙伴,只是在他们陨落的时候,他们的伙伴恰巧不在他们的身边而已。

只不过还被传播开来的消息还是传播开来了,而这段时间之中传播开来的所有消息,几乎是全部都与那个人有关。传闻中,修,无比残暴,无比可怖,他逢人便战,要掠夺一切。

修,就是白夜。事实上,白夜也正是那样去做的,因为他真的无比需要这里的资源,只要是能够被他炼化的,他根本就不会管他到底要面对什么。

白夜能够通过血脉的联系感应到他的重瞳世界那边传过来的需求,而现在,他每天至少要跑十多个战场,才能够勉强维持住那个供应与需求之间的平衡。

“还不够。”

白夜再度喃喃自语,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然后看向了远方。他凝视着远方的一切,重瞳法默默推演,又看到了一方又一方的战场。

那些战场全部都或多或少的蕴藏着一些修行资源,当然,每一片战场之上都聚集着一群修士。那些修士,或许是在对持着,或许已经开战,仙力纵横,神通推演,无比璀璨。

片刻之后,白夜便消失在了原地。而当白夜再度出现时,他已经身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了。而于此刻,白夜的重瞳之中正闪烁着无比璀璨的瞳芒,他还在凝视着远方的一切。

他至少已经感知到了四片战场的存在,而他最先选择的便是资源最为丰富的那一方战场。除却这一方战场之外,其他的战场,他暂时是看不上的。他现在考虑的只有效率。

怎样去做,才能够以最短的时间获取到最为丰厚的报酬,这就是他正在思考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选择最近的,也是报酬最为丰厚的一片战场,然后直接过去。

至于到底要面对怎样的敌人,关于这个问题,他早就已经想好了答案。因为他在很早之前,或许是启程的时候,便已经想好,既然是要动手,那么无论到了哪里,都要赶尽杀绝。

斩草除根,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世间众生,实力为道。没有实力的人,在修行之路上注定会是寸步难行的,这是一条至理。而在白夜走过的地方,一株株莲花,洁白且无瑕。

那些无瑕的白莲,它们开遍了白夜走过的路。随着白夜的前行,它们的数量也正在变得愈加繁多。而不知从何时起,这些莲花的花瓣之上还有莲叶之上,就出现了血色的纹路。

那些纹路殷红到了极致,比之血液,还要更甚三分。而这个变化的出现,也在标志着,它们不再是纯洁无瑕的白莲,而是那血纹白莲了,它们象征着一个人的道,一条杀伐大道。

“杀!”

在一段时间之后,随着一道怒吼之声的响起,又一个战场彻底的走向了沦陷。那方战场的修士不由得发出一道道惊呼之声,他们纷纷看向那个刚刚才加入到这方战场之中的修士。

白发如瀑,黑衣残破,璀璨重瞳,再加上那伟岸的背影,还有绯红十二翼,不是白夜又能是谁?而伴随着白夜的降临,一个血色的世界也降临在众多修士的身边。

那个血色的世界无比恐怖,尸骨累累,血流成河,还有阵阵迷蒙的雾霭。极致的死寂,大概是对这个世界最好的诠释。而众多的修士则是一头雾水,他们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那个世界的异象,还是那个刚刚出现的修士,所展露的手段?对于这个问题,他们根本就想不明白。但是相比于这些,他们更为在乎,自己是不是那个站到最后的人。

“轰——”

众多的修士集聚在一起,他们之中只有极少部分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还像原来那样同原来的对手交锋。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都选择了停手,聚集着,一致对外。

尽管他们还没有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不曾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可他们知道,他们已经身处危险之中了。这是他们的直觉、他们的本能告诉他们的事。

“活着是轮回的一部分。”

“而你们的这部分,已经结束了。”

随着阵阵狂风吹拂而起,只是片刻之间便有一道道飓风在这个世界之中成形,于雾霭之中存在,散发着可怖至极的压迫力,压迫着众多修士,让他们感到窒息,还有无穷的痛苦。

刚刚响起的声音就是白夜的声音,而随着这声音的响起,白夜整个人的身影也再度出现在众多修士的视野之中。而同一时刻,亦是有那么一群修士,选择对他出手。

众多神通,全部都被推演了出来,一种更比一种璀璨,一种更比一种威势惊人。这些神通全部都向着众修眼中的白夜轰杀而去,而白夜似乎也就只是现在那里,默默的承受一切。

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白夜,又怎么可能会这样做。随着那一阵神通推演时发出的声音渐渐微弱,众多修士听到的就是一声闷响,而这声音,是从他们这个人群的某个角落传来。

他们是何等的人物?自然能够在第一时间感知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可纵然他们的感知无比之快,他们也只是感知到了,一道身影快到了极致,已经在他们的感知中快成了残影。

…………

PS:今日一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