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好久不见了,秦武夫。”亚克转过身体,看向了秦武夫。

秦武夫看清楚了亚克的那张脸,顿时大惊失色:“不可能……亚克……你怎么可能出来……”

当年秦武夫就曾经参与过围捕亚克的行动,与秦武夫一起参加行动的,还有他在联邦中的不少战友。

那时候的秦武夫还是意气风发的壮年,与联邦中的一众史诗级强者一起围捕杀人狂魔亚克,那时候的他,没有丝毫畏惧,只有一腔为民除害的热血。

可是随着围捕的进行,越来越多的同伴被亚克用各种手段悄无声息的杀死,而他们连亚克的面都没有见过几次,这让秦武夫意识到,亚克简直就是一个恐怖的魔鬼,一只狡猾的狐狸,一条阴狠的毒蛇,他身上拥有所有恶人所必备的素质,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恶魔。

秦武夫背上有一道斜跨了整个背脊的伤疤,那就是当年那一战时留下来的,如果不是他的命格过人,怕是他早已经应该死在了那一战当中。

亚克之名,顿时让一些中年军人脸色大变,杀人狂魔亚克,那是小时候他们父母用来吓唬他们时经常提起的名字。

如果他们犯了错,又或者是一直不停的苦恼,那么他的父母就会说,杀人狂魔亚克要来了,要把他们带走吃掉,那简直就是童年的阴影。

纵然他们现在已经成长为了史诗级的存在,听到这个名字,依然是下意识的有些恐惧。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史诗级军官,显然没有听过亚克之名,也可能听说过,但是对于亚克已经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了。

毕竟他出生的时候,亚克已经被抓捕了起来。 记住网址m.wxsy.net

“不管你是谁,都不能在这里任意妄为。”年轻的史诗级军官冷声说道,他自诩天才,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就晋升史诗,比起六大家族的那些天才也不逊色多少。

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面前的人有多么可怕,也低估了一个能够在联邦历史上留下魔名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亚克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轰!

那年轻军官的身体爆破开来,恐怖的冲击波把附近的房屋都给炸塌,虽然那些军官已经反应很快,可是他们距离太近了,有不少军官都被炸伤,附近顿时一片狼藉。

“从现在开始,都给我闭嘴,我没有时间浪费在你们这些垃圾身上,谁再废话,这就是下场。”亚克冷冷地说道。

“你他……”有脾气火爆的军官就要冲向亚克,却被秦武夫拦了下来。

“亚克,你到底想干什么?”秦武夫盯着亚克问道。

“我只想要他。”亚克指着周文说道:“现在就跟我走,如果你敢说一个不字,我就让这里的所有人都变成烟火,作为我享用美食前的庆祝。”

“周文,你听我说,现在你立刻离开这里,这里交给我来处理。”秦武夫盯着亚克,身上光芒闪烁,一副铠甲出现在他身上。

其他军官和士兵也都召唤出了自己的伴生宠,随时准备听令战斗。

“看来你们还是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那我就让你们清醒清醒吧。”亚克说着,就要抬手打出响指。

“亚克,等一等。”周文开口说道。

亚克停下了手,饶有兴趣地看着周文说道:“怎么?想明白了?”

周文点点头说道:“我想明白了,我跟你走。”

周文到不是为了秦武夫这些人才答应跟亚克走,他本来就不怕亚克,而且他必须要找到亚克的真身,彻底解决掉亚克这个麻烦才行。

就算他现在动手,把面前的亚克给杀了,可是他并不知道这是不是亚克的第二个分身布偶。

“周文,不可以,你现在立刻离开这里。”秦武夫喝道。

“秦督统,现在整个军营的人都被亚克种下了生命爆破,作为棋子山的总指挥,你想要拿所有人的命给我陪葬吗?”周文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不想再浪费时间。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都是神色大变,所有人都被种下了生命爆破,那他们岂不是随时都会像刚才那个年轻军官一样爆炸?

“这不可能,生命爆破需要接触才能够释放,我们根本没有见过他。”秦武夫变色道。

“你们应该见过它吧?”亚克指了指自己脚边的猫。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那只猫,一看之下都是脸色一变,因为他们确实看到过这只猫,但都是无意间看到,可是再去注意的时候,却没有再看到它,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现在却都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了,而且刚才那个年轻军官的自爆,也让他们心寒。

“要让我证明给你们看吗?”亚克冷森森的说道。

“不用了,我跟你走。”周文想要快点摆脱现在的局面,他必须要尽快找到亚克的真身所在。

这样危险的家伙,还和自己过不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继续活下去。

这一次是和他无关的军人,难保下一次不会是他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周文……”秦武夫神色异样的看着周文。

“督统,请记住您的责任,您所要守护的不是我周文一个人,而是您背后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周文只想快些跟亚克走,秦武夫若是阻拦,反而变成了他的障碍,只得出言扣了一顶帽子在秦武夫头上,让他不要生出鱼死网破的决心。

可是这话听到秦武夫和吕素等一众军官和士兵的耳中,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了。

周文的形象,一下子在他们心中变的高大起来,简直就是为了拯救黎民百姓而牺牲自己的圣人形象。

他们哪里知道,周文现在恨不能距离他们越远越好,谁也不想和一堆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在一起。

“走吧。”亚克转身就向驻地大门走去。

周文毫不犹豫的跟在他身后,秦武夫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是对着周文敬了一个军礼。

所有军官和士兵,都向着周文敬礼,目送他和亚克出了军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