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早上起来,周文吃过早餐之后,又买了一些给王鹿送去。

“你回来了啊?”王鹿打开门,有些惊讶地问道。

“昨天就回来了。”周文进门把早餐放在桌子上。

“事情解决了吗?”王鹿问道。

“差不多了吧。”周文自己的心情是好了一些,就是不知道监察局那边会不会善罢甘休。

“那就好,我们现在把之前的账算一算,你欠了我很多顿早餐啊,要用午餐补偿才行。”王鹿很认真的掰着手指在算周文一共欠了她多少顿早餐。

给王鹿送过早餐,周文去了一趟玄文会。

“我说老周,你这家伙怎么老是玩失踪,有什么好玩的事,就不能叫上我一起吗?”李玄笑着说道。

“惹了一些麻烦,出去躲一躲,哪有什么好玩的。”周文无奈地耸了耸肩说道。

两人正说着话,只见风秋雁和明秀,还有一个女生一起走了进来。

周文认识明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玄文会,他应该不是玄文会的会员才对。 首发网址htTps://m.wxsy.net

不过对于明秀,周文还是有些愧疚的,好歹自己也是他的辅导生,可是自从他来了之后,自己根本什么都没有做过。

“周文,你终于回来了,现在有空吗?”明秀看到周文,顿时眼睛一亮。

“什么事?”周文觉得明秀有什么问题的话,作为辅导生,他确实应该给予一定的帮助。

“我最近练了一套剑法,想让你指点一下。”明秀说道。

虽然说是让周文指点,不过明秀对于自己的剑法却很有自信,自从上一次见识了周文的天外飞仙之后,明秀就有了灵感,一直在研究改进自己父亲留下来的剑法。

经过自己的不断改进,以及和风秋雁的实战练习,明秀觉得自己的剑法已经相当完美,不逊色于周文的天外飞仙了。

“好。”周文点头答应下来。

风秋雁也十分感兴趣,他知道周文已经晋升了史诗级,如果是生死相搏的话,明秀肯定不是周文的对手。

不过切磋剑法和生命相搏不同,只是以剑法分高低,而不是力量速度等方面,所以风秋雁觉得,明秀应该还是有些机会的。

这段时间,他一直和明秀练习,知道明秀的剑法进步很大,除了等级差了些之外,纯粹以剑法而论,并不逊色于他的刀法。

明秀和周文对战,他也可以在一旁再看看周文的进步如何。

众人一起去了练习场,看着两人换上了战斗服,拿着练习用的剑对峙,场边的田真真有些紧张地问道:“风秋雁,你看明秀有几分胜算?”

明秀的剑法进步确实很大,可是田真真总觉得明秀的剑法太过朴实了,不似周文的天外飞仙那般霸道华丽。

“不知道。”风秋雁摇头道。

如果说是周文以前所用的剑法,再加上周文对于明秀的剑法不了解,风秋雁觉得明秀应该有机会赢,可是他和明秀在进步,周文肯定也不会在原地踏步,所以胜负如何,风秋雁也说不清楚,不过他心底深处却认为,周文一定会赢,只是这种没有证据的话,风秋雁却不能说出口。

“那还用说嘛,没人能赢老周,也就是看明秀能够在老周手下坚持几剑。”李玄却是对周文信心十足。

“切,没打过怎么知道,我看明秀一定能赢。”田真真立刻反唇相讥。

“请指教。”明秀握着练习用的剑,做了一个礼仪性的起手式,然后又把剑插回了剑鞘之内。

“请。”周文没有拿剑鞘,只是把剑握在手里,斜斜地指着地面。

明秀神色不动,只是身上的气息却变的越来越沉静,整个人好似都与空气融合在了一起般,如果不是用眼睛看到他,几乎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

剑光乍现,极静后的极动,练习剑破鞘而出,石破天惊的一剑,快而有力,若剑入青冥,似是要穿透九重天。

与风秋雁的快刀不同,风秋雁的快刀虽然可以超越极限,但是却有节制,讲究的始终还是控制二字。

可是明秀的剑法却不是如此,他仿佛要在这一剑当中爆发自己所有的生命光辉,压榨了自己的每一分力量,每个细胞似乎都已经爆发出了所有的能量。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剑无回。

没有任何控制,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退路,仿佛他把整个人生都赌在了这一剑之上,虽不灿烂,却有着破釜沉舟的决心。

虽然只是一剑,却倾尽了所有,无法控制,也不必控制,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倒下的不是敌人就是自己。

李玄看到这一剑,神色也变的严肃起来,喃喃自语道:“这人把自己的人生都赌在了这一剑之上,值得吗?”

周文盯着那石破天惊的一剑,手中的练习剑却没有动,他从那剑中感觉到了明秀的决心。

“啊!”田真真见周文好像没有反应过来,竟然没有举剑相迎,吓的惊叫出声。

虽然说那是练习用的特制橡胶剑,无锋无刃,本身也竟然弯曲,要是在明秀的剑法加持之下,就算是练习剑怕是也能够刺穿血肉。

风秋雁和李玄也都变了颜色,不知道周文怎么回事,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剑过如风,明秀手中的练习剑擦着周文的脖子刺了过去,剑刃几乎就要碰到周文脖子上的皮肤,可是却终究没有伤到周文。

“为什么不还手?”明秀皱眉看着周文问道。

“你并没有刺向我,我为什么要还手?”周文随口说道,自从他感受了空间轨迹的力量之后,就对于各种轨迹感觉很敏锐,别人也许因为明秀的剑太快,分辨不出那细微的轨迹差距,周文却看的分明,那一剑根本不会伤到他。

明秀听了周文的话,顿时楞在了那里,怔怔地看着周文,半晌没有说话。

许久,明秀的眼神慢慢变的坚定,缓缓收回了架在周文脖子的剑,把剑归入鞘内,对着周文微微行礼,认真地说道:“教练,我明白了,以后我不会再随便出剑,非必杀而剑不出。”

说完,明秀转身就走,到是让周文有些怔住了,不知道明秀发什么疯,先是一剑不刺他,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走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