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明秀,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没打就走了。”田真真追上去问道。

“已经打完了。”明秀说道。

“打完了?怎么会呢?你不是只刺了一剑,怎么就打完了?我明白了,是周文躲不开你的剑,所以是他输了对吗?”田真真连珠炮一样问道。

“当然不是,是我输了,风秋雁说的没错,教练和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层面的存在了,他只是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弱点,并且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的弱点所在。”明秀说道。

“什么弱点?”田真真实在搞不懂,明秀都在说些什么,她只看到周文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做。

“因为是切磋,所以我出剑的时候,稍微偏离了一点,害怕真的害了他,而教练一眼就看穿了我心中的犹豫,所以他根本没有出剑。”明秀说道。

“这很正常啊,你们接着比就是了,为什么你就认输了呢?”田真真还是不明白。

明秀摇头道:“不用比了,如果教练是敌人的话,他看穿了我心中的犹豫,如果那时候他出剑的话,我就已经败了。他没有出剑就是告诉我,既然我把自己的人生都寄托在了这一剑之上,那么在出剑之前就应该确定自己的内心是否真的想要杀这个人,如果连自己都不确定,那就不要出剑,因为心中有疑惑,出剑就必败,如果我出剑之时不能做到心中无疑,那就不应该拔剑。”

“可是你们不是在切磋吗?手下留情不是很正常的事吗?”田真真说道。

“这就是教练高人一等的地方,很明显他是在告诉我,人生没有演习,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不可能有重来的机会,我既然把自己的人生都寄托在了剑上,哪还有什么切磋之说?出剑就要搏命,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的剑道修行果然还是不够,竟然想和教练切磋,事实上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我就已经败了。从今天以后,除非我能确定自己要杀敌,否则绝不会再拔剑战斗。”明秀认真地说道。

“看来这一次来夕阳学院真是来对了,你真的成长了很多。”田真真看着明秀说道。 记住网址m.wxsy.net

“是的,能够遇到教练,这是我的幸运,可惜我们在这里的时间只有三个月,不能跟着教练多学一点东西。”明秀点头道。

周文不知道明秀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是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原本还想看看明秀的剑法如何,谁知道他只刺了一剑就跑了。

不过明秀的那一剑确实让人感觉惊艳,那种认真赌上一切的剑法,有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震撼。

狭路相逢勇者胜,明秀这样的剑法,在与真正的强敌对决之时,是最容易取胜的剑法,但也是最容易死去的剑法。

明秀从周文这里领悟了自问和不出剑的道理,大大减小了他死去的可能性,这才有了日后名动天下的明日剑客。

周文发现自己的力量和速度都比明秀强,剑法也不会比明秀差,可是他无论怎么出剑,都没有明秀的那种决绝。

就算他全力发挥自己的力量,那也只是把自己的力量最大化打出去,完全没有那种决绝的感觉。

“教练,反正都已经来了,要不你和我也切磋一次吧?”风秋雁拿着自己的刀下了场,看着周文说道。

他没有用练习刀,因为他对于自己的刀法已经有了绝对控制的自信,就算再激烈的战斗,也不会失手伤了周文。

“好。”周文正觉得有些不上不下,风秋雁自己跳了出来,他也不推脱,直接一剑就斩了过去。

周文的剑法其实也没怎么练过,就那么一招天外飞仙,配合上他的身法,基本上都是一招制敌,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的招术,一招已经足矣。

这其实和明秀是一样的,两人都是不出剑则矣,出剑必用全力,只不过因为性格的不同,也就使两人的剑法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周文的身法和剑法都太快了,快到连风秋雁都有些跟不上,只能被动的挥刀格挡。

在门外的明秀和田真真听到练习场内有声音,知道周文他们在对练,就又走了进来,看到对战中的两人,田真真有些惊讶地说道:“风秋雁竟然被压制的只能防守吗?”

她还没有见过风秋雁使用守势,风秋雁经常和明秀对练,无论明秀的剑法再怎么强,风秋雁都会选择对攻,从未落在下风。

可是现在风秋雁在周文的剑法之下,竟然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

明秀边看说道:“教练的剑法确实比我更快更强,而且他还有余力,不像我,一出剑就用尽了全力,完全无法控制。”

“他还没有出全力?”田真真更吃惊了,把风秋雁压制成这样,竟然还没有出全力,那他出全力的时候到底会有多强。

周文不断的使用天外飞仙,虽然只是一招,但是配合上不同的身法变幻,从不同的角度出剑,造成的效果就不同。

可是风秋雁这家伙简直就把刀法练成了龟壳一般,守的密不透风,只是用剑法的话,竟然攻不破他的守势,虽然能够压制风秋雁,却没办法打败他。

风秋雁也被压制的没有还击的能力,战了一百多刀,周文放不开手脚战斗,感觉实在没什么意思,就收剑退后说道:“没意思了,不玩了。”

“是我不够强,让教练无法尽兴,你放心,我会继续努力的。”风秋雁认真地说道。

“那你继续努力吧。”周文把剑放回架子上,和李玄一起离开了练习场。

“老周,你都已经晋升史诗级了,还在学院里面上学有什么意思?有没有考虑过毕业以后做什么?”李玄和周文走在校园内的小路上,随意的问道。

“找份和次元领域有关,清闲点的工作,最好是上班的时候能玩游戏的那种。”周文想也没想就说道。

“毕业的时候你也就是二十岁,二十岁的史诗级,虽然因为王明渊的原因,不是谁都敢用你,不过在洛阳,肯定有很多人愿意请你,你这要求不是问题,可是你真的打算这样过一辈子吗?”李玄看着周文正容说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