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奇怪的是,就连卡佩家内部,似乎对于约翰挑战周文的事情,反应都相当的奇怪。

经过其他几家的打探,似乎连他们内部都不知道约翰为什么会挑战周文。

“这件事确实有点古怪,弦月,你去观战吧。”夏东岳对夏弦月说道。

“有必要吗?”夏弦月有些疑惑的问道。

“就当是去散散心吧。”夏东岳笑道。

几家对于此事的反应不太相同,因为调查之后,发现约翰挑战周文并不是卡佩家预谋好的行动,只是约翰的个人行为,对于此事关注的人就减少了很多。

夏弦月收拾了东西,前往了洛阳。

自从上一次丢失了神话级伴生宠之后,夏弦月最近都不太顺利,虽然夏家在拥有神话伴生宠的情况下,再想要弄到神话伴生宠,机会就比一般人高了很多。

可是想要重新拥有一只神话伴生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算是夏家,在杀一只神话生物之前,也需要大量的时间去调查研究,要有万全的准备,才会派出自家的高手带着神话宠物出动,这个时间一般都是几个月。

而到时候能不能爆出神话伴生卵还不一定,就算弄到了神话伴生卵,夏家那么多人在排队,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轮到夏弦月也很难说。

孵化神话伴生宠也是一个大问题,野生的神话伴生卵,孵化时需要的元气量太大,一般史诗级人类都承受不住,需要使用一些特殊的方法,花费同样巨大。 一秒记住https://m.wxsy.net

来到洛阳之后,决斗日期还没有到,夏弦月就先去了洛阳的几个著名次元领域看了看,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龙门石窟。

能进入的石窟,夏弦月都一一进去探索,当她来到莲花洞内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正在莲花洞内与飞天战斗。

“是他!”夏弦月一眼就认出了与飞天战斗的人是周文。

她对于周文的印象太深刻了,毕竟当初就是因为她阻止周文杀那个小女孩,她的神话伴生宠才会离奇失踪的。

更何况这次她来洛阳,就是为了看周文和约翰决斗。

就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夏弦月发现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周文根本是在模仿那个飞天的动作。

可以看的出来,周文的实力比飞天强了很多,想杀她不难,可是却一直没有杀飞天,只是使用与飞天一样的身法,不断地与飞天周旋。

“在学习飞天的身法吗?”夏弦月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奇怪。

别人模仿学习,应该是越练越好,可是周文却似乎越练越差,原本飘逸的身法,竟然被他模仿的越来越僵硬。

越学越好的天才,夏弦月见的太多了,可是像周文这样越学越差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周文模拟的飞仙姿态,一直都差了一点意思,在游戏中又看不到仙宫异景,周文就决定来莲花洞内与飞天战斗,直接对比飞天与飞仙的差别,看看能不能找出为什么自己总是学不像的原因。

通过实战中的对比,还真的让他看出了一些不同之处。

飞天的身法和周文看到的飞仙一样,都是飘逸绝伦,仿佛是仙女飘舞于云端,身姿也十分相似。

唯一的不同之处,恐怕就是那种意境了。

同样是飞天的仙女,飞天源自于佛家,而飞仙则是道家的,两者气质有着很大的差距,甚至可以说完全不同。

周文想明白这一点,顿时豁然开朗,知道自己为什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用佛家的基础去学道家的飞仙姿态,有隔阂也是正常的。

周文在与飞天的对战当中,不断考虑要如何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越练越发现,飞天与飞仙的意境完全不同,甚至是背道而驰,如果想要练成飞仙姿态,那就只能完全改变身法的意境,才有可能真正练成道家的飞仙姿态。

所以周文在与飞天战斗的同时,不断减弱自己身法中与飞天身法的相似度,慢慢抹去飞天的意境。

他打算先练成飞仙姿态,然后再试试看,能不能将两者融合。

这就造成了夏弦月所看到的局面,周文的身法似乎越练越差,让夏弦月很是疑惑,不知道周文到底在干什么。

看了一会儿,周文的身法已经变的糟糕透顶,在夏弦月看来,那身法空有架式,却没有了神韵。

可是很快,夏弦月发现周文的身法又有了变化,原本僵硬的身法,似乎又变的飘逸起来,只是这种飘逸,与飞天似乎又有些不同。

“奇怪?看起来好像是飞天的身法,可是怎么又让人感觉两种身法似乎完全不同呢?”夏弦月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所在。

同样是飘逸绝伦的身法,飞天的身法有一种舞乐之气,而周文的身法,看起来则更加的超凡脱俗,没有那种靡靡之意。

周文自己也是大为惊喜,完全抹去了飞天身法的意境之后,周文发现自己之前一直感觉到的隔阂似乎不见了,身法越来越流畅自如。

夏弦月心中不由得有些惊讶,明明是模仿飞天的身法,竟然能够练出完全不同的意境,这样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周文果然有些与众不同,难怪连兰诗那样的同龄人,都被他打败。”夏弦月暗自点头。

咔嚓!

周文并没有要击杀飞天,可他只是从飞天身边穿梭而过,衣角带起的气劲,竟然就把那飞天的身体切开,令那飞天直接殒命。

失去了对手,周文感觉有些不上不下,此时大脑中灵感迸发,正想要再更进一步,可是骤然失去对手,有种有力无处可发泄的憋闷感觉。

正想再去石窟深处再寻一个飞天,哪怕是几只飞天兽也行,却突然感觉一股凌厉的剑意破空而来。

周文心中一惊,他一直开着谛听耳环,竟然没有发现那人是什么时候来的,这固然与他的思想专注于练习飞仙姿态有关,但也说明那人非同小可。

剑意如潮,只见一个黑衣女子并指为剑,破空而来,那身姿宛若长虹贯日,寒风飒起。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