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你可知道,你是怎么输的?”周文看着独孤虫问道。

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想要先把事情弄清楚。

独孤虫听了周文的话,却会错了意,苦涩道:“文少爷您确实高明,我使了吸血蜘蛛、黑血蛊等七种微型伴生宠,一个比一个小,可是却没有一只能够逃过您的法眼,所有的伴生宠都被您给杀了,最后不得不用出了魔发蛊。原本以为能够借着魔发蛊给您一个教训,没想到受教训的却是我自己。”

“你为什么要对我下手?”周文又问道。

独孤虫老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道:“之前在医院见了你的手法,觉得你比较适合学我的养虫之术,所以就想要把您弄去南区,跟老头子我去学养虫。”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收我当徒弟?”周文怔怔地看着独孤虫问道。

独孤虫老脸通红:“文少爷,真是对不住,我也是丢人丢到家了,今天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别说是您给我当徒弟,我给您当徒弟都不配,要杀要刮您只需要一句话便可,不脏您的手。”

“秦督统脑中的次元生物和你有没有关系?”周文直接问道。

独孤虫立刻正容道:“绝对没有此事,虽然我们独孤家确实很需要一批元金,可是也没有下作到这种程度,更不会害那镇守次元领域的秦副督统。”

“既然如此,那你走吧。”周文想了想说道。

独孤虫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咬牙望着周文说道:“文少爷,我也算是养了一辈子虫子,第一次栽的这么狠,连怎么栽的都不清楚,您能不能告诉我,您是怎么杀死魔发蛊的?” 记住网址m.wxsy.net

“不知道。”周文随口说道,他确实不知道魔发蛊是怎么死的,他根本没有见过那玩意儿。

不过现在想想,刚才小鸟飞来飞去,不知道在干什么,大概也可以猜到是小鸟解决了那些微型伴生宠和魔发蛊,只是这些话,他却不好告诉独孤虫。

“您不知道魔发蛊是怎么死的?”独孤虫自然不相信这样的答案。

“我还没有看到它,它就已经死了,我怎么知道它是怎么死的。”周文说着就准备要关上门,他没有心情和独孤虫再说什么。

若非不想让独孤虫死在学院里面,造成独孤家和洛阳的冲突,他刚才就动手了。

虽然没有打算现在动手,不过周文也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独孤虫,他打算利用隐形衣的能力跟踪独孤虫,看看他还有没有同党,然后再决定怎么处理。

周文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想要把独孤虫打发走,好试试隐形衣的效果到底怎么样。

可是独孤虫听了,却是大吃一惊:“你连魔发蛊都没有看到,竟然就把它杀了?”

“是的,你没什么事的话,现在就回去吧,别再来打扰我。”周文说着就要关门。

谁知道独孤虫却是连忙冲过来,按住门板说道:“文少爷,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伴生宠,能够轻易杀死魔发蛊的伴生宠,一定非同凡响……”

独孤虫还想说什么,却突然看到了站在桌子上面的小鸟,顿时瞪大了眼睛呆在那里。

“你怎么回事?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周文冷着脸说道,独孤虫再这么纠缠下去,他不得不在这里就出手了。

“那……那该不会是……”独孤虫似是没有听到周文的斥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鸟,结结巴巴的说道:“那该不会是神话传说中凤凰幼鸟吧?”

“你认得?”周文有些惊讶地看着独孤虫。

小鸟跟着他的时间也不短了,不过能够认出小鸟来历的人却不多,现在的小鸟长的就像是一只小号的金鹰,怎么看也不是像是凤凰。

“认得认得,当然认的,玩虫的怎么可能不认得凤凰鸟,凤凰就是虫类的天敌克星,再厉害的蛊虫遇上它,也是白给……难怪……难怪了……”独孤虫说着就扯自己的衣服,一下子把上衣都给扯了下来,露出干巴巴的胸肌。

“你想干什么?”周文后退了两步,惊疑地看着独孤虫。

独孤虫却转过身来,让周文看到他的后背,只见那后背上面,竟然有一个巨大的血色凤凰纹身,看起来极为逼真,似是随时可能振翅而飞,从他背上飞出来似的。

“你有凤凰伴生宠?”周文大吃一惊。

独孤虫讪讪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会有凤凰伴生宠,这是教我养虫的老师,给我刺的纹身,名为凤凰勾邪图,这是以前祖辈里传下来的规矩,用一些特殊的禽血和药材调配之后纹在身上,可以用来驱虫辟邪,以免捉虫养蛊的时候反被所伤。在我这一门当中,还有一些关于凤凰的古籍,里面的凤凰幼鸟,就和您的这一只非常相似,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文少爷……您这只真的是凤凰幼鸟吗?”

“原来如此。”周文没有回答,只是点头说道:“如果没有其它事,你就回去吧,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可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了。”

独孤虫却没有动,有些谄媚的对周文说道:“文少爷,您身边缺不缺跑腿的,要不我给你当助理?”

“我不需要助理。”周文皱眉说道。

“也对,一般男人都是找小姑娘当助理……那您看,我拜您当师父怎么样?”独孤虫眼睛一转,突然出人意料的说道。

“你都多大年纪了,还拜我当师父,我……”周文的我字还没有说完,独孤虫却已经扑通一声拜在了地上。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独孤虫一拜……”独孤虫到是一点也不在含糊,就要三拜九叩,行拜师大礼。

周文人都傻了,根本搞不清楚这是什么个状况,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独孤虫就已经当当当的拜完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周文盯着独孤虫皱眉道。

独孤虫一轱辘爬起来,谄媚地说道:“从今往后,您就是我独孤虫的师父了,师父您什么时候教徒儿养凤凰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