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周文连忙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从混沌空间内拿了一面镜子出来,对着自己的脸照了照。

这一照之下,周文立刻呆住了。

在他原本光洁的脑门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奴”字,像是用墨刷上去的一样,写的龙飞凤舞煞是好看。

“老羊,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你在搞鬼?”周文连忙用手去揉,可是无论怎么揉,那个奴字就像是渗入了血肉之中似的,把皮都给揉破了,奴字还是清晰可见。

老羊非常人性化的做一个无辜的表情,然后用蹄子在地上写了一行字:“我让你扛,你不扛,这怪不得我。”

“你是说那根木头?”周文微微一怔。

羚羊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周文脑门上的奴字。

周文连忙把那根木头从混沌空间中弄了出来,放在地上之后,用十分不信任的语气问羚羊:“你老实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羚羊一脸无辜的看着周文,那表情好似在说:“我只是一只羊,我不会说话。”

周文拿羚羊没什么办法,只好咬牙又问道:“是不是只要我扛着它,额头上的这个字就会消失?”

这一次羚羊十分迅速的点了点头,好像它就在等周文这句话一样。 记住网址m.wxsy.net

周文试了各种方法,都消除不掉额头上的印记,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双手抬起木头的一端,然后用肩膀把木头给扛了起来。

这木头还真重,以周文的力量,扛着它也感觉有些吃力。

不过现在周文对着镜子一照,发现自己额头上的奴字竟然真的消失了。

周文把木头往地上一放,那个奴字就又自己出现了,再扛起来,又消失不见了。

“老羊,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你总不能让我一直扛着它吧?”周文现在杀了羚羊的心都有了,就是打不过它。

羚羊这一次没有推脱,用蹄子在地上又划了一行字:“到帝都,解除契约。”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把它弄到帝都,就可以解除这种契约?”周文问道。

看到羚羊点头,周文就又问道:“那我把它收起来,带去帝都行不行?”

周文打算弄一个帽子戴上,遮住额头上的奴字。这根木头实在太重了,扛着它就什么也不用做了。

“不怕死,可以。”羚羊写了很简洁的几个字。

周文顿时感觉有些蛋疼,心中暗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嘴贱,要和羚羊分什么好处,”

突然,周文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

以羚羊平时的懒惰性子,它不可能会自己刨土的,肯定会让周文帮它。

可是这一次它竟然自己去刨土,而且还刨的那么慢,周文现在回忆回忆,羚羊分明就是故意勾引他上套。

“这是什么社会啊,连一只羊都会骗人?”周文有些郁闷,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若是现在质问羚羊,不仅于事无补,还会让它看笑话。

“不就是把一根木头扛到帝都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周文别的没有,力气有的是。”周文说着,就把木头给扛了起来。

“真他妹的重啊!”周文走了几步,就感觉身体有点想出汗的感觉了。

这根木头的长度有三米左右,直径五六十厘米,密度和重量感觉和钢铁差不多,让周文都感觉有些吃力。

走了半条街,周文就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怕是还没有到帝都,他就得累死在半路上。

想了想,周文把大威金刚牛召唤了出来,他扛着木头,然后让大威金刚牛驮着他,这样就能省下一些力气。

“这样不算犯规吧?”周文看向羚羊。

羚羊点点头,并没有反对。

周文松了一口气,命令大威金刚牛继续赶路,扛着这么一根木头,他什么心情都没有了,现在只想快点赶到帝都,弄掉额头上的那个奴字。

“那个人是傻瓜吧?骑着牛还扛着木头?不会把木头放在牛背上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这是在炫耀。”

“炫耀什么?”

“炫耀力气大,能够扛的动巨木,炫耀自己的坐骑猛,能够把他和木头一起扛起来。”

“哈哈,有道理,不过怎么看,都感觉有些傻啊!”

周文经过的地方,人们都对他指指点点,像是在看傻子一样,回头率比之前更高了。

周文不去听也不理会,只是催促大威金刚牛加快了步伐,希望能够尽快离开城市,进入野外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围观他了。

“有意思!”在一家咖啡厅的二楼,有三个男人正坐在靠窗的位置喝咖啡,其中一个男人看到了骑着大威金刚牛从街上走过的周文。

另外两个男人也向街上看过去,立刻就发现了周文。

其中一个男人突然眼前一亮,对另外两个男人说道:“独孤歌、张春秋,不如我们就用那个人来打个赌,决定那件东西的归属如何?”

“说来听听。”独孤歌面无表情地说道。

张春秋也微笑着点头:“只要公平,我没什么意见。”

“肯定公平,我们就猜那个人何时会把肩膀上的木头放下来,谁猜的时间最接近,那样东西就归谁,你们看怎么样?”夏流川说道。

“可以。”独孤歌直接说道。

“我没意见。”张春秋也说道。

“咦,你们这次竟然没有怀疑那个人是我找来的?难道说,你们认识他?”夏流川有些意外地看着两人问道。

“王明渊的弟子,安家蓝夫人的养子,现在想不认识这个人,还真有点困难。”张春秋说道。

“原来他就是周文。”夏流川想了想,就又笑了起来:“这样正好,一个纯粹的局外人作为赌具,我们谁也不吃亏,赌的公平公正,输了也不要有怨言。”

顿了顿,夏流川又接着说道:“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听了那么多风言风语,估计很快就会放下木头,既然他不是一般人,那就得看他打算什么时候放下木头休息,我猜这个时间不会太久,应该会在下午的七点左右,你们觉得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