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周文一直没有再见到那个白衣人,整个山谷内空无一人,让周文很是怀疑,这个次元领域是不是一座监狱,专门用来囚禁人用的。

好在周文身边还有芽儿,尽管她很少说话,可是有个人在身边,感觉上还是好很多。

周文一边在山谷中布置,一边刷手机副本,等待着那个白衣人再次出现。

这一等是七天,七天后的晚上,周文终于又听到了熟悉的笛声,连忙跑去溪水边的桃花树下一看,果然看到那白衣人正坐在上次的地方吹笛子。

他的笛声清幽飘渺,让人听了之后心情放松,有种忘却烦恼的自在感。

周文的心志坚定,并没有受到笛声影响,他只想着要怎么制服这个白衣人,问出离开这里的方法。

“我们又见面了。”一曲之后,白衣人又看向周文说道:“这次你要喝一杯吗?”

“我只想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周文死死地盯着白衣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再让他像上次一样消失不见。

“看来你已经下定了决心。”白衣人端着酒杯说道。

“是的。”周文微微点头,已经握紧了手中的竹刀。

“那么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怎么离开这里,但是我有一个条件。”白衣人出乎周文意料的说道。 首发网址htTps://m.wxsy.net

“什么条件?”周文有些意外的看着白衣人。

“你会用剑吗?”白衣人把玩着酒杯说道。

“算不上会,只是学过几招剑法。”周文回答。

“不会也没什么,我这里有一门剑法,只要你能够学会这门剑法,我就告诉你离开这里的方法。”白衣人说道。

“为什么?”周文有些惊愕,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次元生物。

“不为什么,你学还是不学?”白衣人并没有解释原因。

“我学。”周文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

“我这剑法一共有十三式,不算太难,就算再怎么笨,三五天也应该能够学会了。”白衣人说着,起身站了起来,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枯枝,然后就舞了起来。

他以枝代剑,将那一套剑法使了出来,那剑法清灵飘逸,似乎不带半点杀机。

世间的剑法大多都是追求伤敌,可是他这剑法,却一点也没有压迫性,与其说是杀敌,不如说是一种自娱自乐的剑舞。

很快,那白衣人就把十三式剑法舞了一遍,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文问道:“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周文的记忆力卓越,那十三式剑法也算不上太复杂,每一个动作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白衣人微微一笑:“等你练会了之后,再来这里找我吧。”

“不用那么麻烦,我现在就练给你看,今天一晚上,应该不难学会,只要能够完整的把剑法使用出来,就算我学会了对吧?”周文看着白衣人说道。

“不错,只要你能够把那剑法完整的使用一遍,就算你学会了。”白衣人手中竹笛,在指间转动着。

“好,那我现在就练给你看。”周文说着,就召唤出了一柄传奇级的细长剑器,那是从古剑冢中爆出的伴生卵,平时也没什么大用,看它的剑型,比较适合这一套剑法,所以周文就随手召唤了出来。

周文握着剑,先在脑海里面把那白衣人的剑法回忆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细节上的遗忘,周文就开始出剑。

以他的战斗经验和天赋,想要模仿一套剑法的招式实在太容易了,别说只是十三式,就算是一百多式,周文只看一遍也能够模仿的分毫不差。

可是周文一剑刺出,人却楞在了那里,仅仅只是刺了一剑,他就练不下去了。

不是说这剑法的招式动作有多难,以周文现在的身体素质,再难的动作,只要是人类身体支持的动作,他都能够使用出来。

可是这一剑,周文却怎么也接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记忆中的剑法,似乎和白衣人演示的剑法有些不一样。

“奇怪!怎么会不一样呢?”周文微微皱眉,收回了刺出去的剑,再仔细回忆白衣人的剑法。

关于剑法的记忆,清晰的出现在周文脑海中,但是周文的脸色却渐渐地变了。

因为他现在脑海中记忆的剑法,和他刚才记忆的全法,似乎完全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很古怪,就像是一个人明明记得自己看到的人是红色衣服,可是再去回忆的时候,记忆中那人的衣服颜色却变成了白色。

记忆和记忆产生了冲突,这种情况周文从来没有遇到过。

转头看向白衣人,想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那桃花树下却已经空无一人,白衣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周文微微皱眉,再次回忆那十三式剑法,结果这次与前两次记忆中的剑法都不一样。

就好像周文记住了三套不同的剑法一样,虽然剑法都是十三式,可是风格却完全不同。

白衣人演示的剑法飘逸,周文第二次记忆中的剑法却刚猛霸道,第三次记忆中的剑法阴柔诡秘,让周文对于自己的记忆都产生了怀疑。

然后周文再想要仔细回忆一遍的时候,发现那剑法竟然又变了,他每次回忆的剑法,似乎都不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文神色变幻不定,他可以肯定,自己的记忆力绝对没有问题,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记忆力会不断的变化呢?周文也想不明白。

“是幻觉吗?”周文很快就又否定了这种想法,他的专注度很高,就算是幻觉,也难以动摇他的意志,如果只是纯粹的幻觉,不可能这样影响他的大脑。

“如果不是幻觉,那就是剑法本身有问题。”周文再去回忆那十三式剑法,一遍一遍的不断回忆,他要试试看,他到底会有多少种不同的记忆。

黑夜过去,太阳升起又落下,当夜晚再次来临的时候,周文至少已经回忆了一百多遍,可是每一次回忆出来的剑法都不相同,没有一次是重复的。

“你记住了吗?”月上枝头,白衣人又出现在了桃花树下,坐在树根上,一手提着酒壶,一手端着酒杯,倒着酒问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